Tiny Moving Parts《Breathe》,用小動物搭設會「呼吸」的天堂

如果心跳的畫面是折線,那麼呼吸就是曲線了,一吸一呼,若有似無,看似平穩祥和,卻也潛伏一股不祥,不免讓人揣想會停在哪個斷點?此刻,亞馬遜叢林正發生歷來延燒最久的惡火,地球之肺顯得無可挽回,動物奔出森林、母猴抱著垂死小猴仰天哭嚎等畫面在在讓人心碎。Tiny Moving Parts在《Breathe》專輯封面用綠色山林與野生動物象徵呼吸,拼組模型的手作感,猶如愛說故事的小男孩砌築幻想世界,更點出環境生態與萬物生存息息相關,你對大自然還有感覺嗎?來聽聽TMP「呼吸」的聲音。

▲來自美國明尼蘇達州的Tiny Moving Parts是兄弟檔William Chevalier(鼓手)、Matt Chevalier(貝斯手與主唱)與表親Dylan Mattheisen(吉他手與主唱)組成的三人編制家族樂團,主打Emo(硬蕊龐克子類型)復興樂風。

Tiny Moving Parts從中學時期開始練團,團名源自Screamo(硬蕊龐克子類型)樂團Circle Takes The Square的一句歌詞「tiny moving parts make up the whole」(移動的小物件構成全體)。自2008年發行首張專輯《Waves Rise, Waves Recede, the Ocean Is Full of Waves》後,一直維持平穩創作量,今年9月13日即將發行第七張專輯《Breathe》,而專輯與系列單曲封面皆由貝斯手Matt Chevalier擔綱設計,Matt一直是操刀樂團視覺美學的關鍵角色,他說,由團員自己設計好處是可以節省來回溝通的時間,因為是家族樂團,很常聚再一起,所以常能彼此刺激想法。

▲Tiny Moving Parts 2019年9月發行《Breathe》專輯,封面由貝斯手Matt Chevalier操刀。

樂團希望封面能讓人耳目一新,並且與專輯名稱「呼吸」契合,所以帶入自然原野元素,以曠野與蒼狼表現栩栩如生的生命力,也代表Tiny Moving Parts的音樂演奏風格。「一旦投入設計專輯與單曲封面,一切都變得好有趣。我希望它繽紛鮮豔,讓意象充分反映歌詞或曲名。在經過動腦發想後,開始動手設置場景,過程真的相當好玩。」

Matt先選出野狼、水牛和麋鹿各一隻,再用iPhone拍幾張照片讓大家大概參考效果,方便決定之後要採用哪種動物。畫面保持簡單原則,僅用一種動物模型表現意象,過程中花費比較多時間研究如何讓花卉叢草有自然呈現。「我把它們全都放在一起,再思考怎麼移動花草,它們比較偏自然地落在自已的位置,我盡可能讓花朵與樹叢的顏色與種類平均分佈,也特別提醒自己不要一直來回重新佈置。」

▲Matt Chevalier設計《Breathe》專輯封面幕後花絮照。

因為樂團名稱較長,設計logo也比較花腦筋,Matt希望盡自己最大努力讓團名單獨出現時,看起來也有不錯效果。於是將「Tiny Moving Parts」加上立體陰影烘托出封面的戲劇性,並將字母拉得瘦高一點,而不是一排寬寬呆板的字母而已。尋找專輯名稱字體也是項艱鉅的挑戰,為了契合團名字樣風格,他把自己電腦中有的字體全都試過一遍。

「光是設計封面就花了一星期,擺設場景是很快,不過這是我生平第一次做這種類型的設計,花費許多時間實驗小玩具與場景的擺放方式。我也沒有高級的攝影設備,所以用iPhone拍攝,後續影像編輯過程較冗長乏味。」

▲單曲〈Bloody Nose〉、〈Medicine〉、〈Vertebrae〉封面與專輯封面風格一致,用小模型搭設場景,表現色彩鮮豔飽和的可愛精緻感。

洋溢童趣的小模型佈置,也發展成一鏡到底的實境MV,用明顯未修飾的小鋼絲綁著動物玩具,隨著歌詞意境變化劇情,搖滾的動物樂團也讓人會心一笑。

貝斯手兼設計師推好歌:〈Bloody Nose〉

Matt Chevalier:「回答問題當下,我最喜歡的歌曲是〈Bloody Nose〉,聽起來像我們團的舊作,也和現在樂團的作品風格相承接,表現出承上啟下的脈絡感。」

Tiny Moving Parts表現出結合勵志、親切、逗趣的搖滾態度,如〈Medicine〉副歌反覆唱著「再試一次」,MV中樂團化身醫護人員與病人力抗病魔的威脅,有趣的是,貌似番茄醬的假血液繼〈Bloody Nose〉後再次出現,這種如學校話劇般的土法煉鋼,一如他們的小模型唱片封面,觸動每個人內心的小孩。再想想親兄弟能和諧地組樂團、合作無間,實在又更令人欽佩了。

編輯:蔡舒湉

資料來源:Tiny Moving Parts、Hopeless Rec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