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k Sinatra 讚他最懂作曲家,爵士情歌手 Tony Bennett 逝世,享耆壽96歲

0
2115

1965年,被美國爵士情歌手 Tony Bennett 視為良師益友的 Frank Sinatra 告訴《Life》雜誌:「在我看來,Tony Bennett 是業內最棒的歌手,當我看到他時,我感到很興奮,他感動了我。他是一位能夠理解作曲家想法的歌手,甚至可能做到更多。」

1963年 Tony Bennett 憑藉《I Left My Heart in San Francisco》贏得兩項葛萊美獎,2001年獲頒終身成就獎,並於2022年憑藉與 Lady Gaga 合作的專輯《Love For Sale》贏得了他最後一座葛萊美獎。追隨20世紀最偉大的美國流行歌手的音樂道路,Tony Bennett 接下火炬將前人的作品帶入21世紀。他的作品被歸為「American Standards」流派(指20世紀初具影響且歷久彌新的美國流行歌曲和爵士經典曲,其黃金時代為1920~1950年為百老匯劇院、音樂劇和好萊塢音樂電影所創作的流行歌曲),憑藉清晰的旋律、受爵士樂影響的演唱、受觀眾歡迎的個性,以及對經典音樂看似簡單的溫暖詮釋,幫助美國經典歌謠在世界各地傳播,加上與席琳.狄翁(Céline Dion)、Amy Winehouse、Christina Aguilera、Lady Gaga 等音樂人的跨代二重唱,都為他贏得新世代的關注,是風格路線一致的樂壇常青樹。

Tony Bennett 在2016年得知自己罹患阿茲海默症,儘管患病,他仍繼續表演和錄製唱片。他最後一次公開演出是在2021年8月,當時他與 Lady Gaga 一起出現在無線電城音樂廳(Radio City Music Hall)一場名為「One Last Time: An Evening with Tony Bennett and Lady Gaga」的節目中。2023年7月21日,Tony Bennett 在長期定居的曼哈頓家中去世,享耆壽96歲。

Tony Bennett 70多年的職業生涯之所以引人注目,不僅在於其長久性,還在於其一貫性。 在數百場音樂會和俱樂部演出以及150多張唱片中,他致力於保存由 Cole Porter、The Gershwins 家族、Duke Ellington,和音樂劇團隊 Rodgers and Hammerstein(作曲家 Richard Rodgers、作詞家 Oscar Hammerstein II)等人創作的經典美國流行歌曲;並堅定不移地追隨20世紀最偉大的美國流行歌手,如 Louis Armstrong、Bing Crosby、Judy Garland、Billie Holiday、Frank Sinatra 等巨星的音樂道路。

20世紀50年代初期,他以爵士樂歌手之姿在時代廣場的派拉蒙贏得了觀眾的讚譽,晚年則與不同流派和世代的年輕歌手合作二重唱,其中最著名的合作對象是 Lady Gaga,2014年和2021年他與 Lady Gaga 一起錄製專輯,並在2015年進行巡演。綜觀其一生,他一直將歌曲創作和表演視為永恆、崇高的追求。

1962年 Tony Bennett 在卡內基音樂廳舉行了一場著名的音樂會,並發行了他的標誌性歌曲〈I Left My Heart in San Francisco〉,從而達到了星路的巔峰。隨著搖滾樂的興起,他的人氣在60至70年代逐漸下滑,還面臨婚姻失敗和毒品的挑戰。唱片製作人確信 Tony Bennett 喜歡的音樂已經降級到塵土飛揚的垃圾桶裡,於是向他推薦噱頭歌曲,但遭到 Tony Bennett 的頑固抵制。他在與 Will Friedwald 合著的自傳《The Good Life》(1998) 中說:「我想唱那些偉大的歌曲,那些我覺得對人們真正重要的歌曲。」

半個多世紀後,他仍在唱〈I Left My Heart in San Francisco〉,這讓許多人誤以為他是舊金山人,事實上他可是道道地地的紐約人。Céline Dion 20多歲時也跟他合唱過這首代表作。

1966年,Tony Bennett 首次跨足大銀幕,在一部飽受批評的好萊塢故事片《The Oscar》中扮演一個被老朋友背叛的男人。幾十年後,他在勞勃.狄尼洛(Robert De Niro)和 Billy Crystal 主演的黑幫喜劇《老大靠邊閃》(Analyze This)和金.凱瑞的電影《王牌天神》(Bruce Almighty)等電影中扮演自己。64歲時以卡通版的自己出現在《辛普森家庭》中時,82歲時出現在 HBO 劇集《我家也有大明星》(Entourage),並演唱他的代表作之一〈The Good Life〉。

Tony Bennett 是一位終生的自由民主黨人,1965年他參加了從塞爾瑪到蒙哥馬利的民權遊行,並與 Harry Belafonte、Sammy Davis Jr. 等人一起在蒙哥馬利郊區聖裘德市(City of St. Jude)校園舉行的「自由之星」(Stars for Freedom)集會上表演,當天馬丁.路德.金恩牧師博士發表後來被稱為「還要多久?快了」(How Long? Not Long)演講。遊行結束後,來自密歇根州的志願者 Viola Liuzzo 開車送 Tony Bennett 前往機場。當天晚些時候,她被三 K 黨成員謀殺。

1996年南非總統納爾遜.曼德拉(Nelson Mandela)出訪英國,Tony Bennett 為他表演,他也在白宮為美國前總統約翰.甘迺迪(John F. Kennedy)和比爾.柯林頓(Bill Clinton)演唱,並在白金漢宮為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Queen Elizabeth II)登基50週年慶典獻唱。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Elton John(@eltonjohn)分享的貼文

若論演唱風格,Tony Bennett 沒有 Bing Crosby 優美的音色,也沒有 Frank Sinatra 瀟灑的搖擺。如果說 Louis Armstrong 的語氣明顯是沙啞的,那麼 Tony Bennett 更適合用「含沙」(sandy)來形容他嗓音的魅力,所使用的演唱技巧巧妙而不造作,擁有能讓觀眾融入其中的品質。他的歌詞具有講故事者的優雅,旋律具有爵士樂手的自信,並以辦派對的熱情、富感染力的和藹可親來演出他喜愛的〈Just in Time〉、〈The Best Is Yet to Come〉、〈Rags to Riches〉、〈I Wanna Be Around〉等招牌曲。

Tony Bennett 的本名是 Anthony Dominick Benedetto,1926年8月3日在皇后區長島市出生,在藍領生活區阿斯托里亞(Astoria)長大。其父親 Giovanni Benedetto 11歲時從義大利南部的卡拉布里亞(Calabria)移民到美國(移民後改名為 John),成年後從事雜貨生意,但健康狀況不佳,需要妻子 Anna 在工廠當裁縫養家糊口。Tony Bennett 排行老三,十歲時,他的父親就過世了,他曾說父親演唱的義大利民歌激發了他對音樂的熱愛。

他從小就熱愛唱歌和畫畫,成年後主要創作風景畫和靜物水彩畫、油畫,以及他欣賞的音樂家的肖像。1936 年,他的第一位音樂老師安排他在三區大橋(Triborough Bridge,現為羅伯特.甘迺迪大橋)落成典禮上與市長 Fiorello La Guardia 一起演唱。他曾就讀曼哈頓工業藝術高中(High School for Industrial Arts,現稱為藝術與設計高中),但從未畢業。他退學了,找到了美聯社複印員、洗衣店和電梯操作員的工作。他回憶:「我不知道怎麼讓電梯停在正確的地方,最後大家不得不從樓層之間爬出來。」晚上則以唱歌服務生的身分,接一些業餘演出。被徵召入伍後,開始用藝名 Joe Bari 以歌手的身分獲得報酬。

第二次世界大戰即將結束時,他抵達歐洲,在德國服役步兵部隊。他將在前線的經歷描述為「地獄中的前排座位」,並且是抵達蘭茨貝格(Landsberg)集中營解放囚犯的部隊之一。德國投降後,Tony Bennett 成為占領軍的一員,被分配到特種部隊後成為陸軍樂隊歌手。1946年8月回到紐約,開始了音樂家生涯。他在美國劇院翼(American Theater Wing)上課,他後來說這幫助他學會如何用歌曲講述故事,之後在曼哈頓和皇后區的夜總會唱歌。

他偶爾會在格林威治村的一家俱樂部唱歌,那裡的老闆邀請 Pearl Bailey 作為主打陣容,Pearl Bailey 同意了,但條件是 Joe Bari 也在演出之列。當 Bob Hope 下來看 Pearl Bailey 的表演時,他非常喜歡 Joe Bari,並邀請他在派拉蒙劇院(Paramount Theater)為他開場。不過 Bob Hope 有一個條件,他不喜歡 Joe Bari 這個名字,也覺得本名 Anthony Benedetto 字母太長,不適合標在演出廣告上,於是幫年輕的歌手改名為 Tony Bennett。

1950年,製作人 Mitch Miller 將 Tony Bennett 簽入哥倫比亞唱片公司(Columbia Records),〈Boulevard of Broken Dreams〉是他的第一張單曲。Miller 以製作熱門歌曲聞名,經常讓才華橫溢的歌手演唱新穎的歌曲,或是讓他們翻唱其他人的熱門歌曲。Tony Bennett 拒絕了他的花招,兩人關係時有衝突,但還是共同取得了巨大的成功。1951年,Tony Bennett 的第一首單曲〈Because of You〉登上了冠軍寶座,他版本的 Hank Williams 民謠〈Cold, Cold Heart〉也登上了第一名。

20世紀50年代,Tony Bennett 首次巡演,首次在拉斯維加斯演出,並首次與曾在克利夫蘭看過他表演的歌迷 Patricia Beech 結婚。這段婚姻在60年代因無止境的巡演而陷入困境,但他們的兩個兒子最終在他的職涯扮演重要角色,大兒子 D’Andrea(Danny)成為他的經紀人,而 Daegal(Dae)成為音樂製作人和錄音工程師。

1961年7月 Tony Bennett 在阿肯色州溫泉城演出,正準備前往西海岸時,與他長期合作的鋼琴家 Ralph Sharon 為他演奏了一首由 George Cory 和 Douglass Cross 創作的歌曲,這首歌躺在抽屜裡沉寂了兩年。半年後,他們錄製了這首大名鼎鼎的〈I Left My Heart in San Francisco〉,讓他捧回他的前兩項葛萊美獎,年度最佳男歌手獨奏表演獎和最佳唱片獎,並享譽全球。經常有人問他是否厭倦了唱這首歌?他回答:「你厭倦做愛了嗎?」

在搖滾樂攻占主流的60年代,Tony Bennett 屈服於哥倫比亞唱片公司新任總裁 Clive Davis 的壓力,在1969年錄製《Tony Sings the Great Hits of Today!》,翻唱包括披頭四(The Beatles)的〈Eleanor Rigby〉和〈Something〉。但他視為一場音樂災難,說這張唱片讓他吐了。

70年代中期,他成立了自己的唱片公司 Improv Records,錄製了他最受讚賞的兩張專輯中的第一張,亦即與爵士鋼琴家 Bill Evans 的二重奏。(第二張專輯由 Bill Evans 的廠牌 Fantasy 發行。)兩人共同創辦了新港爵士音樂節(Newport Jazz Festival),該音樂節於1976年移至紐約卡內基音樂廳。

Improv 廠牌於1977年停業,在沒有唱片合同的情況下,Tony Bennett 越來越依賴當時衰落的拉斯維加斯謀生。那年他的母親去世了,他在比佛利山莊過著揮霍無度的生活。國稅局威脅要沒收他的房子。他的第二次婚姻與女演員 Sandra Grant 的婚姻破裂了,並且開始吸食大麻和古柯鹼。1979年的某一天,他試圖洗澡讓自己冷靜下來,卻差點死在浴缸裡。回憶這次瀕死體驗,他說:「一道金色的光芒籠罩著我,溫暖的光芒籠罩著我。一切都很平靜。 事實上我有一種感覺,我即將踏上一段非常引人注目的旅程。但我突然被震出了視野。浴缸裡的水溢出來了,Sandra 站在我的上方。她聽到水流聲已經太久了,當她進來時,我已經沒有呼吸了。她敲擊我的胸口,真的讓我復活了。」大兒子 Danny Bennett 接管了他的職涯,目標是讓典型美國音樂劇歌曲成為他的強項,並翻新風格。

Tony Bennett backstage with Stevie Wonder during the Martin Luther King Jr Gala, Atlanta, in 1982. Photograph: Rick Diamond/Getty Images

1993年,Tony Bennett 擔任主持人,與嗆辣紅椒(Red Hot Chili Peppers)兩位成員出席 MTV 音樂錄影帶頒獎典禮。隔年他為 MTV 的 Unplugged 系列帶來長達一小時的表演,其中包括與 k.d. lang(後來與他一起巡演)和 Elvis Costello,該節目的錄音獲頒葛萊美年度專輯獎。他不僅回到40年前的人氣,而且還被全新的觀眾群接受。

他錄製的專輯向他所崇拜的 Duke Ellington、Louis Armstrong、Frank Sinatra、Billie Holiday 等音樂人致敬,並與年齡只有他一半或不到一半的歌手合作。2006年專輯《Duets: An American Classic》與席琳.狄翁合唱〈If I Ruled the World〉,與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合唱〈Smile〉,與史蒂夫.汪達(Stevie Wonder)合唱〈For Once in My Life〉,並與 Sting 重溫了他的第一首哥倫比亞單曲〈Boulevard of Broken Dreams〉。五年後,在《Duets II》中,他的合作者包括 Aretha Franklin、Queen Latifah、Willie Nelson 和 Amy Winehouse。他再次進行巡迴演出,每年演出多達200場,並錄製了大量的唱片。

2007年第三次結婚,對象是他的長期伴侶 Susan Crow,是一位比他小四歲的教師,兩人是在80年代末認識的,他們共同創立一個名為「Exploring the Arts」的基金會,支持學校的藝術教育,並資助皇后區的一所公立高中法蘭克.辛納屈藝術學院(Frank Sinatra School of the Arts)。

和藹可親的 Tony Bennett 這一生都維持良好的公眾形象,不管是樂評還是採訪報導,都很難找到對他的微辭,甚至他直言不諱的自由主義也鮮少引發右翼的尖酸攻擊。除了他的前妻之外,似乎每個人都喜歡 Tony Bennett。《衛報》記者 Simon Hattenstone 在2002年寫道:「他把自己神話化,每次一開口就拽人名,引導你認識他的利他主義,沾沾自喜得到了近乎卑劣的地步。他應該讓人無法忍受,但他是我見過的最可愛、最謙虛的人之一。」

在2011年出版的傳記《All the Things You Are: The Life of Tony Bennett》中記錄的故事,也凸顯了他的人格特質。1974年 Tony Bennett 向樂評 Whitney Balliett 說了一個故事:「我喜歡生活中那些只有現在才會發生在我身上的有趣事情。有次我在好萊塢露天劇場(Hollywood Bowl)與 Count Basie 的樂隊和鼓手 Buddy Rich 一起演唱 Kurt Weill 的〈Lost in the Stars〉時,一顆流星從我頭頂上方的天空劃過,每個人都議論紛紛。第二天早上我的電話響了,是我從未見過的 Ray Charles 從紐約打來,他說:『嘿,Tony,你是怎麼做到的,老兄?』然後就掛電話了。」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Tony Bennett(@itstonybennett)分享的貼文

文字整理:Lala/樂手巢編輯部
資料來源:nytimesNMEThe Guardian

重返青春熱血的社團時光,5月23日樂手巢雜誌 Vol.17 正式出刊:
https://ysolife.com/yso-mag-vol-17/

Tony Bennett & Lady Gaga 最後合作,以傳奇節目 MTV Unplugged 劃下休止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