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捍衛戰士》配樂你可能不知道的9件事,〈Top Gun Anthem 〉原先要用在別部電影?

《捍衛戰士》(Top Gun)於1986年上映,描述飛行員 Maverick 被美國海軍的精英飛行單位 Top Gun 錄取受訓後,經歷與女教官譜出戀曲、與其他學員互相競爭;在作戰中喪失同袍,差點放棄飛行員生涯等等的故事。而精彩鏡頭之外,天衣無縫的配樂更將《捍衛戰士》昇華為流行文化的里程碑:從 Kenny Loggins 的 〈Danger Zone〉 到 Berlin 的 〈Take My Breath Away〉,旋律完美貼合銀幕畫面,使觀眾沉浸在啟動引擎、扣好安全帶、於天空馳騁的過程。

時隔36年,2022年的續集電影《捍衛戰士:獨行俠》(Top Gun: Maverick)上映後好評不斷,除了沿用第一集的音樂,更找來 Lady Gaga 與 OneRepublic 獻聲。而《捍衛戰士》的配樂和演唱者背後,更是充滿有趣的故事:你知道 Kenny Loggins 實際上並不是演唱〈Danger Zone〉的最初人選嗎?〈Top Gun Anthem〉其實原先是要用在其他電影上的?一起來看看關於這部電影經典配樂的9件事吧!

延伸閱讀:樂手巢精選》樂手巢團隊推薦電影音樂歌單

Berlin – Take My Breath Away

  • Berlin 在《捍衛戰士》上映隔年就解散了

〈Take My Breath Away〉是1980年代的經典情歌之一,由 Giorgio Moroder 作曲、Tom Whitlock 作詞,並由柏林合唱團(Berlin)主唱 Terri Nunn 演唱。歌曲的真情流露,與男女主角間的愛情場面互相呼應,使其獲得1986年奧斯卡與金球獎最佳電影原創歌曲。

這首歌對 Berlin 來說是一把雙面刃。當其獲得市場上的成功後,後續的原創作品被主流音樂人認為不夠「流行」,又被獨立電台貼上「商業化」的標籤,Berlin 在其中掙扎、兩面都無法討好。其他樂團成員也對在剩餘的職業生涯中要表演非原創歌曲感到不滿。好景不常,最終 Berlin 於1987年解散。


▲ 1997 年主唱 Terri Nunn 以全新陣容重組了 Berlin,至今仍在活動,然而已難以達到當初的受歡迎程度。(圖片來源:Berlin Facebook

  • 這首歌使製作團隊決定加拍鏡頭

作詞者 Tom Whitlock 在2014年的訪談中表示,當初導演 Tony Scott 和製片人 Jerry Bruckheimer、Don Simpson 對歌曲留下深刻印象,決定加拍阿湯哥與 Kelly McGillis 的浪漫鏡頭,以更好的展示這首歌曲。Tom Whitlock:「 Tony Scott 和劇組重新開會,拍攝了一些男女主角互動的新鏡頭——替代在〈Take My Breath Away〉前就已拍好的畫面。如果你看到這些畫面,你會注意到它們的燈光不同,還有鏡頭中的薄紗窗簾——這些都是為了掩飾演員們與最初拍攝時不同的外觀。」

而加拍的畫面,就是床戲和電梯裡的談話。距離最初拍攝已過了幾個月,Tom Cruise 已為新電影《金錢本色》(The Color of Money)留了較長的頭髮,Kelly McGillis 頭髮也染成棕色…這就是為何在電梯那幕,女主角戴著棒球帽遮住頭髮;Maverick 是一頭向後梳的濕髮,使其看起來跟原先長度一樣;還有床戲使用藍色燈光與剪影的原因。

Kenny Loggins – Danger Zone

  • Kenny Loggins 不是最初演唱人選

〈Danger Zone〉由 Giorgio Moroder 作曲, Tom Whitlock 作詞,由美國創作歌手 Kenny Loggins於 1986 年錄製並發行。Kenny Loggins 是 80 年代電影配樂的中流砥柱,1984年他為電影《渾身是勁》(Footloose)創作的同名主題曲獲得 Billboard 100 排名冠軍。不過他並不是劇組的最優先人選。當初製作團隊的名單順序有 Toto、Jefferson Starship、Corey Hart、REO Speedwagon 等,這些人因為各自的原因婉拒邀請。最終,電影製片人將這首歌提供給了 Kenny Loggins,在聽了歌曲後 Kenny Loggins 也迅速答應合作。

  • 曾用在 NFL 超級盃中場廣告

〈Danger Zone〉走紅,後來也常被使用於廣告中,其中最有趣的是這支日產汽車的1997年超級盃中場廣告,以鴿子飛行仿效原片中戰鬥機的畫面。

Lady Gaga – Hold My Hand

  • 導演曾質疑該曲出現在片中是否合理

導演 Joseph Kosinski 曾解釋〈Take My Breath Away〉代表 Maverick 跟 Kelly McGillis 飾演的第一集女主角 Charlie。續集女主角換為 Jennifer Connelly 飾演的 Penny,因此邀請 Lady Gaga 為電影寫這首新歌〈Hold My Hand〉。不過 Joseph Kosinski 最初並不確定 Lady Gaga 的歌放在 Tom Cruise 的動作片中是否合理。聽 demo 之前,他也擔心如果不喜歡的話要如何婉拒 Lady Gaga。「我們一聽到這首歌就覺得,哇,這是一個經典的旋律。太棒了,即使這還只是demo。」

Joseph Kosinski 和製片 Jerry Bruckheimer 立即決定要將這首歌加入電影,最終在 Hans Zimmer 的幫助下使其更徹底地與電影融為一體。Joseph Kosinski 說:「當 Hans 聽到這首歌時,他認為可以作為電影的主題曲。Hans 把這首歌與管弦樂結合,所以〈Hold My Hand〉不僅僅是一首歌。它也貫穿整部電影的主題。」


▲ Hans Zimmer 加入管絃樂後,使用於電影中的版本。

  • Lady Gaga 的 MV 服裝暗藏深意

《Hold My Hand》MV 的2:22開始,Lady Gaga 將飛行夾克下面的背心換為長禮服。這件裸色禮服是由烏克蘭設計師 Lessja Verlingieri 設計的。背後的理念是將適合飛行員穿的服裝與前衛的時尚美學融合在一起,採用絲綢材質製成,又帶有繩索,讓人不禁想到降落傘——獨立和勇敢,也是生存的象徵。相當符合歌曲及電影主題。


▲ 圖片來源:Lever Couture Instagram

OneRepublic – I Ain’t Worried

  • MV 是在匈牙利錄的

當 Maverick 和他指導的年輕團隊在沙灘上玩橄欖球時,這首歌透過歡快的口哨帶動氣氛,與 Lady Gaga 的主題曲形成鮮明對比。MV 跟電影的沙灘不是同一個地方,也不是在美國。是2021年11月於布達佩斯 Kempinski Corvinus 酒店錄製的,當時 OneRepublic 在當地出演 MTV EMA。

《捍衛戰士:獨行俠》中大夥透過類似團隊凝聚遊戲的沙灘橄欖球,加強成員情感與向心力。這個情節便是使用 OneRepublic 的歌曲作為背景音樂。


▲ 圖片來源:Top Gun Facebook

  • OneRepublic 主唱大讚《捍衛戰士:獨行俠》是僅次《教父2》的續集電影

在2021年8月的 BBC 採訪中,儘管當時不被允許透漏片名,但根據記者附註,主唱 Ryan Tedder 當時在視訊裡不小心講出來,造成公關團隊當下一陣恐慌。Ryan Tedder 相當滿意於自己的音樂作品被使用於《捍衛戰士:獨行俠》中的指標性畫面,並評論:「這是我一生中見過除了《教父2》以外最偉大的續集。」


▲ 圖片來源:Top Gun Facebook

Top Gun Anthem

  • 原本要用在一部喜劇片上

由 Harold Faltermeyer 創作、知名吉他手 Steve Stevens 演奏,而且在1987年贏得葛萊美獎最佳演奏曲的〈Top Gun Anthem〉,起初是要用於名為《古靈偵探》(Fletch)的一部喜劇片上。Harold Faltermeyer 錄製 Billy Idol 專輯《Whiplash Smile》Keyboard 的同時期,也在製作這首歌。路過錄音室的 Billy Idol 無意中聽到 Top Gun Anthem 的旋律,立刻對 Harold Faltermeyer 驚嘆地說這首歌應該用於《捍衛戰士》。

Harold 在多番思考後也認同這件事,進而將其改當作《捍衛戰士》主題曲。「不知為何,Billy Idol 是捍衛戰士主題曲的發起人呢!」他在節目上告訴大家。接著,當被影片主持人問起這二部片的風格相差非常多時,Harold Faltermeyer 笑著回答:「有時候就是要有機動性嘛!」


▲ 電影作曲家 Harold Faltermeyer 上訪談節目,請見影片 1:36:15~1:38:55 處談論 Top Gun Anthem 的製作與 Billy Idol 的關聯。

撰文:Vanessa Kao

參考資料:InsiderLooperInternet ArchiveBBCMusicRadarRedditNews9 Live聆聽風中的音符Variety

樂手巢雜誌 Vol.14 翻閱音樂巨星的熾熱人生,5月24日發行:https://ysolife.com/yso-mag-vol-14/

Lady Gaga 唱《捍衛戰士:獨行俠》主題曲,湯姆克魯斯大讚:「是電影的心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