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巡演紀實:不一樣的人生經歷,因為音樂而出發的旅行。

巡演是一種完全結合音樂與旅行的生活形態。

旅行的吸引力總是一直存在在人類的心裡。可能是因為它可以滿足人對世界的好奇,也可能是讓人放下日常瑣碎煩惱,體驗無拘無束的生活。而巡演就是一種以音樂為核心的一趟旅行。 假如旅行有的是吸引力,那巡演有的就是一種魔力。

▲團員各自背著樂器與簡單的行裝正離開中國天律火車站。

▲準備坐24小時火車出發到北京。

在過去有機會隨著自己的樂團tfvsjs到亞洲不同城市巡演,當中包括台灣、日本、新加坡和中國等地。在巡演的過程裡,大家離不開一個原則就是「在一定時間內去更多不同的地方演出」。 一個城市接一個城市、一個國家接一個國家。在這之間飛機、火車、計程車、旅遊巴士或各式各樣的交通工具都有可能成為旅程的回憶。吃的菜式也可能在一週內轉換幾次,睡的地方也可能是同不等級的空間。幸運的話,會因為行程上的安排而有一兩天可休息,這樣就可以跟團員一起體驗當地的風情。各式各樣的細節,都只因為想要把自己的音樂帶去更多不同的地方交流。 

▲在中國的巡演,軟臥火車是穿梭遠距離城市的低成本運輸工具。 

▲在成都剛好獲得一天休息,巡演經紀人就變成我們的導遊,帶我們體驗各種道地食物。

巡演對於音樂的真正意義在於交流。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音樂生態以及運作的方式。在日本,舞台上樂團交接的過程裡,儘管是要把整個舞台拆除再重組也不能超過15分鐘,這便是考慮到台下觀眾所以才產生出來的演出專業。而在中國,想當經紀人並帶樂團去巡演可不是有人脈和經驗就可,他們需要透過考試來獲取國家許可的執照,這樣才能成為合法的經紀人。不同地方的差異性,都有需學習的地方,這就是交流的意義。 

▲我們在中國合作的經紀人所持有的證件(為保護個資,將部分反黑)據說想考取這張證照,可比考大學難。莫約6年前的南中國還不到5個人持有這張證照。

除了談到學習,去旅行當然少不了遇到有趣的人和地方。過去在北京遇到一個來看演出的年輕人,他在演出結束後花了一個小時與我們大談東西方文化的差異性,繼而又聊到他對香港的印象,都來自於一部香港電影《古惑仔》。或者是認識到一隊中國數字搖滾樂團Chinese Football時,他們鼓手第一句話就用粵語跟我們說粉紅色乳頭,可遇不可求。--因為這是他唯一懂的粵語;在日本,一群玩音樂同時又做手遊的音樂人,他們對我們喜歡的遊戲做了一次完整的調查;同時又認識了日本數字搖滾樂團Rega的團員,我們在居酒屋聊到刺青時,其中一個人說他手上的刺青是父親過世後刺的。或者是在新加坡遇到從事電影業又同時玩音樂的朋友,從而大概解了新加坡的電影業等。每次的巡演裡,因為音樂而彼此認識的大家,大部分時間交流的都不是音樂,而是分享生活中有趣的小故事。 

▲2016年於北京愚公移山演出,在這場演出裡認識博學多才的年輕人。

▲與日本數字搖滾樂團Rega 的團員在京都的Gattaca後台打電動。

▲2015年參加新加坡Baybeats音樂祭,就背對著新加坡著名的魚尾獅演出。

巡演是一趟以音樂為題的旅遊外,也是樂團更上一層樓的磨練。 

試想像兩星期中要抵達兩個以上國家、連續超過十個晚上在十幾個城市裡演出,同時每場演出都要保持一樣的水準和狀態。這年頭還是有人對樂團的生活想像成煙、酒、毒品的 頹廢印象,但其實要面對如此緊密的行程,體力需求可是比想像還要高。所以平常除了樂團的練習外、自身的體力鍛練也很重要。 

▲於上海育音堂演出場地調音中。

連續演出裡,樂手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去思考與調整自己表演的方式與狀態。在自己城市裡的某個週未公演一場,樂手們可以完全使出100%的能量去演出,然後隔天睡過一整天來休息。但在巡演裡,假設今天在東京、明天轉往京都、後天回到台北,那有巡演經驗的樂手們就要懂得控制自己的能量。可能降低每場使出能量的比率,來應付連續又緊密的演出。因為當一個樂手或樂團能夠走到巡演這一步,也代表他們是相當的認真。換言之「做到最好是理所當然,但怎樣做到最好就是一個學問與考驗。 

所以巡演同時也是樂團的訓練,一趟巡演可以讓一個樂團磨練得更成熟。同時,以音樂為題的巡演,真是一趟有趣又難忘的旅行。 

▲2016 年第二張唱片在Zoi中國巡迴演出的最終站。

▲2016於日本東京Summer Sonic的後台巧遇大象體操的好友們。

▲2013 年第一張唱片Equal Unequals to Equal巡迴演出台北站。

撰文、攝影:Mi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