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和樂器樂團八週年再推 Vocaloid 翻唱專輯《VOCALOID之箇中三昧2》

睽違八年,繼黃金唱片認證的出道專輯《VOCALOID之箇中三眛》和樂器樂團再度推出 Vocaloid 翻唱專輯,和樂器主唱鈴華優子表示樂團八年前出道的第一張專輯是《VOCALOID之箇中三昧》,當時的成員就是八個人,粉絲俱樂部也是以八這個數字為主題,所以一直以來和樂器都很重視「八」的這個概念。今年適逢和樂器樂團八周年,原本就一直有想要做 VOCALOID 的翻唱巡迴演唱會的這個想法,就趁這個有紀念意義的八周年時來推出第二張《VOCALOID之箇中三昧2》的這張翻唱專輯。

《VOCALOID之箇中三眛》當時將 VOCALOID 人氣曲使用日本傳統樂器的樂團重新編曲,再將主唱鈴華優子的詩吟唱法完美融合,立馬引起話題並獲得超高人氣,在歷經8年後,《VOCALOID之箇中三眛2》依舊,將搖滾樂以及日本傳統樂器完美融合。以電子音樂軟體 VOCALOID 製作的很多歌曲是一般人很難演唱和演奏的,吉他手町屋訪問中也直接表示:「全部的歌都很難!」除了彈奏,同時因為是翻唱專輯,還要配上對於原本的歌曲的致敬,然後再去編輯,依循原樣的狀態是相當花心思的:「編曲主要是以原本的旋律,不管是用原本電腦還是鋼琴做出來的旋律,這次都是把它們盡量用他們的和樂器跟吉他去做改編,來融合成他們自己的風格。 」

演唱上,優子則表示翻唱難度尤其是在歌曲速度非常地快,「高速高音而且音調的音距非常大,跟以往的作品比起來VOCALOID的翻唱是特別難的,所以這次跟以往比起來,我花費了相當多的時間在做練習,。」另外,在進行編曲的時候主要是以吉他手町屋為中心,負責做編曲整體的設計,由他先做出架構之後,我們再針對我們各自的風格去安排樂器的編制,因此演奏樂器的成員們也都花了非常多的時間在練習。

本次收錄的作品中,有最近蠻紅的作品,也有年代久遠的經典歌曲,選曲時和樂器樂團挑選近三年在網路上比較紅的歌曲,從一千首以上的歌曲中,選出適合和樂器的演奏風格、或在歌迷之間傳誦度比較高的歌曲。「我們會選很多人希望我們演奏或是我們在表演時大家感覺會喜歡的歌曲,之後我們一起開會來決定最後選出哪一些歌進行翻唱。有一部分很早就決定要翻唱的歌是從以前就很多歌迷敲碗希望可以聽到的〈紅一葉〉,還有之前很有人氣的〈Phony〉跟〈 EgoRock〉這幾首,這幾首是一開始就打定主意要翻唱的。」

町屋:「在我們的改編之中,說實在要統一風格不是那麼困難,我們是以吉他、爵士鼓跟和太鼓這三種樂器為主,只要統一它們的音色,整個專輯的一致性就能大致達成平衡,所以在這方面的調整上較沒有鰻度。」「其實每一首歌改編完之後我都蠻有成就感的,像是第三首〈Marshall Maximizer〉、第八首〈 Identity〉和第十首〈Chimera〉這三首,我覺得有發揮歌曲原曲的特色之外,其中有幾首歌原曲裡面是沒有吉他的,可是我們在改編的時候善用了我們的吉他跟其他的和樂器,在改編、在風格的融合上做了一個很好的調整。」

VOCALOID 的生態跟過去八年前差了很多,且主流對於 VOCALOID 的接受度也很不一樣,和樂器樂團自己也感受到,八年前第一張 VOCALOID 翻唱專輯跟本次選曲參考歌曲在整個音樂風格上有很大的轉變,尤其近年有很多節奏比較接近舞曲的歌,所以他們也選擇比較摩登、現代的歌曲去進行編曲。優子表示:「現在的聽眾比較能夠接受或接受度高的節奏去做選擇。在八年前如果翻唱 VOCALOID,大部分人都會有你是御宅圈的既定印象,現在比較不會有這樣子的偏見了,年輕人的接受度也變得很大。尤其我覺得現在年輕人是製造流行的族群,所以他們都聽這種音樂,VOCALOID 也就會成為流行中心的產物,反而是大人們因為不太知道 VOCALOID 音樂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兩年疫情對於樂團的影響,優子表示對於樂團影響最多的是整團開會的時間變很少,因為每次需要整組八個人加上工作人員整個團隊一起開會,但疫情開始之後有一年的時間全部改成線上會議,所以雖然現在疫情稍微趨緩,只要不能一起就會改用線上會議的方式。聖志則是覺得日常生活上待在家的時間變多了,有更多時間面對自己的生活,所以每個人的個性變得更加的明顯:「尤其是山葵的肌肉變得更加健壯!」

不過也因為在疫情第一年的時候,日本大型演唱會基本上都取消,和樂器樂團作為日本第一個舉行巨蛋規模演唱會的團體,當時決定要舉辦線下實體演唱會時,還沒有人做過相關的防疫措施,所以便從零開始做防疫規劃以及聽眾的應對。「後來演唱會變成了其他音樂人要開大型演唱會的時候的參考對象,漸漸也有越來越多大型演唱會可以恢復正常舉辦,還挺開心的。」

優子也表示對於和樂器樂團來說,演唱會是魅力之一,所以剛開始不能辦演唱會也讓團員們都很不安,在那段時間內,大家都投入創作歌曲的部分,也就做出了專輯《Tokyo Singing》。後來在決定要舉行演唱會時.其他歌手也都覺得還沒把握,覺得還不行的時期.但和樂器決定繼續舉行。疫情下所有規定都還很嚴格,很多事情都是在最低限度下進行,歌迷將以往喊名字和口號的應援方式,換成了拍手,讓氣氛不要冷卻,我們也在其中看見歌迷們雖然不能出聲但又很熱情的那一面。

延伸閱讀:人物專訪》和樂器樂團帶《Tokyo Singing》搖滾回歸!吉他手町屋:期待與台灣樂迷再會!

談及對於台灣樂迷的印象,山葵說台灣的歌迷在世界上是最熱情的,「記得有一次我們演唱會的會場大家在我們演唱的時候都又蹦又跳,我還以為是地震了,台灣的歌迷感覺就是非常熱情。所以我個人還想去台灣。我也幾次去過旅行。我很想去台灣見見歌迷大家。」同時,他也分享練肌肉最一開始其實是因為出演music station時,當時他的身材比較纖瘦 ,覺得這樣去上節目很不好意思,想要藉此機會就想要把身材練壯一點,沒想到練出興趣,漸漸地開始各種類型的健身,甚至是攀岩,也讓身材變成他的重要標誌。

以下是團員們給台灣樂迷的話:

聖志:
這幾年的時間因為疫情,很多跨國的合作沒辦法進行,我自己也有在親戚住在台灣,我們也有三年的時間沒辦法見面,我也很想念他們。我們也會繼續努力,希望接下來狀況改善的時候,很快可以跟大家見面,去台灣舉辦演唱會。

山葵(用中文表示):
希望大家不要忘了我的肌肉!

町屋:
台灣的歌迷一直都是特別熱情的.這麼多年的時間沒辦法見面,我們也真的覺得很可惜
希望很快有可以去跟大家見面的機會。我非常喜歡台灣.所以也期盼著可以趕快跟大家見面。

優子:
這些沒有辦法見面的時間反而可以堅固我們相愛的心情。我們之前去沖繩的時候,常常會想到,台灣就在不遠的地方,可是卻過不去。我們之前討論巡迴的時候.都讓要把台灣的場次加進去。現在也只能等到疫情趨緩的時候,才有機會實現。希望可以趕快再到台灣辦演唱會!

撰文整理:謝濬如Nana
採訪協力:環球音樂
感謝聯合站台:ATC Taiwan、KEEDAN、MeMeOn、Onippon

客製化吉他是樂手態度的展現:和樂器樂團吉他手桜村 眞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