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回憶與覺醒音樂祭的邂逅

傷心欲絕-臺下一點都不傷心欲絕,胡亂衝撞才是音樂祭。

說到台灣的獨立音樂,要追溯到好多年前,一直以來一直都在聽董事長樂團的〈愛我你會死〉、美秀集團的〈捲菸〉、茄子蛋的〈浪子回頭〉等歌曲。而我最喜歡的是美秀集團。在看到美秀集團發佈了他們會參與覺醒音樂祭,想追了美秀兩年還沒看過現場,我的心就已經開始蠢蠢欲動。然後主辦商正式宣布了十年彩蛋是草東沒有派對時,我二話不說就買下了門票、從馬來西亞來到了嘉義。

▲馬來西亞的樂團變胎:歌曲〈體外射精,快感五秒〉讓你現場高潮。

因為喜歡「美秀集團」,一直以來我都覺得一定要找機會來嘉義一趟,看看美秀集團團員們長大的地方,而「覺醒音樂祭」實現了我看美秀集團和來到嘉義的願望,也讓我在「美秀集團的地方」買到了《炫炮》專輯。(來到嘉義,當然也要吃美秀集團推薦的豆漿和鷄肉飯!)

覺醒的第一天,因為不熟悉台灣的路,偏偏又正好在下雨而差點遲到,以為會趕不上董事長樂團的演出,所幸到最後趕上了。當天下雨,「射日」舞台的草地還算是完好的,沒什麼爛泥,〈愛我你會死〉電吉他前奏一響起,那份感動,非言語能形容,隻身來到台灣的就是為了要看這些啊。當年聽到〈愛我你會死〉的時候是我高中畢業時,因此踏入社會工作的回憶瞬間湧起。

正好這一次的覺醒音樂祭是TRASH闊別已久來的初次回歸,可能平時都只看到頤原在《頤原介吉他》節目裡大笑的畫面(頤原自己也在直播裡承認他的笑點很低),但是頤原現場彈電吉他真的沒得挑剔。我個人認為頤原在彈電吉他的現場就像一條蛇,冷不防會用音樂把你吞噬的那份氣場,很有魅力。(也在此推薦學習電吉他的朋友,要看吉他手林頤原的Youtube頻道「頤原介吉他」,他訪問了很多台灣獨立樂團吉他手和貝斯手關於吉他器材的知識。)

TRASH闊別已久的回歸 -〈重感情的廢物〉觸動人心。

TRASH結束後,我就趕去射日舞台等待草東沒有派對。那時候的射日舞台的草地已開始面目全非,說是趕過去,其實已經很難走動了。舞台前,Hello Nico的主唱宇庭正好在調侃自己:「好啦,我知道你們都是在等草東,不是來聽我們的。」,這樣的互動也太有趣了,還好Hello Nico把〈花〉放在壓軸,能聽上現場,我也心滿意足了。

接下來就是「草東沒有派對」。草東沒有派對真不是蓋的,在Hello Nico結束演出後,現場觀眾竟然沒人離席,反而越來越擁擠。細雨逐漸地變大,爛泥也隨著人數的增加顯得更泛濫。聽草東沒有派對彩排的時候,觀眾就跟著一起唱了。原來這就是音樂祭啊,頓時覺得選擇來覺醒音樂祭真是一個很對的決定。

草東沒有派對結束後-射日舞臺外的「爛泥」。

草東沒有派對的第一首曲目就是〈爛泥〉,全場沸騰,尤其是〈爛泥〉結束後,主唱巫賭說:「這首歌很應景啦。」草東沒有派對的每一首歌,來聽的聽眾全都會唱。如有不會唱的,那一定是新歌。而草東沒有派對結束演出後,畢竟是十周年彩蛋,台下觀眾期待著草東沒有派對會給個什麽樣的驚喜,就全體合唱了〈情歌〉。」「殺了他/順便殺了我/拜託你了」在台下一遍又一遍的響起,然而台上沒有動靜,觀眾只好慢慢的解散。隨著人群離去,我意猶未盡的留在現場,看著地上的爛泥,享受著一個人的當下,因為在我的生活圈子裡,沒有幾個人在聽獨立音樂。

第二日等待老王樂隊之前,也先看了上一場的隨性樂團,〈想你點煙〉是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一首。只會一點台語的我,只得懂台下觀眾一起唱著的「每一次/每一次」和「擱一次/擱一次」,最後主唱蛋糕說道:他們很幸運,通常他們演出的時間都不下雨,可是下一團都會下雨。接下來換老王樂隊上場,真的下雨了……(下次預言彩票開獎號碼好嗎?)

▲反骨WackyBoy的瑋(誤)-是隨性樂團的貝斯手卓杯!

被隨性預言會聽見下雨的聲音的老王樂隊。

雨不停地下,我守在射日舞台前,等候著美秀集團入場。看著團員們在台上試音,台下越來越多觀眾,雨也逐漸地滂沱起來,但這依然抵擋不了我來看美秀集團的心情!美秀集團真的很棒,想當年一個默默無名的樂團,如今能在自己的家鄉最大的舞台為「諸羅」(嘉義)發光發熱。就在電吉他手修齊唱到〈愛到天空塌下來〉時,舞台突然漆黑一片。這就是覺醒音樂祭大家說的斷電事件之一。大雨持續地擴大範圍侵略著射日舞台,團員緊張的收起被大雨,台下觀眾舉座譁然。

狗柏、冠佑、婷文和鈡錡在台上落寞地望著台下,觀眾可以清晰地看到雨滴大像根長針,在團員面前落下。

修齊緩緩的坐在舞臺前安慰了觀衆說了一些感想,表示怎麼「美秀集團」不會道歉,因爲這不是樂團的錯,當然這也不是主辦單位的錯,只是怎麽每次在自己的地方都遇上不順利的事。我那時心裡是很心疼美秀集團的,看到美秀集」在台上無奈又無助,也不會覺得大老遠跑來台灣就是要看美秀集團,卻遇上如此的事情,心裡只想著,沒關係有我們在這陪著你們。這也是一個我和美秀集團回憶裡完美的不完美。所幸,覺醒音樂祭有為「美秀集團」安排了補演,就在閃靈之後。到最後能聽到完整版的新歌〈我要你愛〉,雨依舊下個不停,這次卻阻擋不了美秀集團的熱血與觀眾的熱情!

看完「美秀集團」後,跑到路邊攤吃點宵夜。(嘉義的食物真的是太美味了!)因為人太多了,我被安排和別人搭桌,與同桌的人聊了聊覺醒音樂祭,也聊了聊台灣與馬來西亞獨立音樂圈的艱辛。就在此時,那群人很真誠的拿出他們的邀請函,邀請我去看他們在第三日的現場。我想說,竟然人家都邀請了,反正第三日我也只預定看晨曦光廊和來自馬來西亞的「變胎」和「迷幻雪芒果」,我就去支持支持。回到飯店後,想了解一下邀請我的樂團,便搜尋了他們的曲目。哇靠,這些歌的曲風根本就是我的菜!而且他們的製作人就是晨曦光廊的吉他手昶陽,他們是來自高雄的煙雨飄渺。

▲來自高雄的後搖,把〈烟囪〉獻給家鄉的烟雨飄渺。

第三日看完「變胎」、「晨曦光廊」、「迷幻雪芒果」後,在等待煙雨飄渺的那段空檔,,我留在愛玉子舞台休息。當時登場的是來自日本的重金屬樂團「LOKA」。平時不怎麼聽重金屬音樂的我,第一次被重金屬音樂的現場魅力圈粉。其實在休息的時候看到LOKA的彩排時,就知道這團不簡單,他們的暖身快又穩,氣場很強。現場表演時真的不一樣,台下的氣氛真的是我覺得是在覺醒裡最high的。

▲現場氣氛最high的日本金屬樂團LOKA。

縱然是太陽很猛,爛泥很多,現場很多協調也有待改善,也聽到很多現場認識的朋友說「酒是陳的香」,覺醒音樂祭沒有以前辦得好,沒有其他單位辦的好。以一個知道自己國家有部分的單位在努力籌辦音樂節的國家長大的我,覺得台灣有這樣的一個環境,已經很棒了。台灣雖然始終是有這個環境存在,但是好景不常,一個個不同單位的音樂祭拉起了布簾。

人生第一次參加音樂祭獻給了覺醒音樂祭,但覺醒音樂祭也是最後一次了。

撰文、攝影:關子健

文字整理:樂手巢編輯部

※本文為2019 樂手巢器材評鑑文章徵件獲參獎文章

樂手巢器材評鑑文章徵件2019 不分區得獎名單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