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歌是載體 乘載聽眾自己的故事」 專訪許鈞

2015年在《中國好歌曲》上以〈自己〉一曲一戰成名,來自安徽的許鈞今年終於發表第二張創作專輯《事實上我沒有名字》,並將於1月4日登上Legacy獻出台灣首次演唱會。開唱前許鈞和我們侃侃而談,聊他的專輯和創作哲學,為什麼做音樂、如何做、未來想要怎麼做?面對提問沒有半點遲疑地堅定應答,果然,許鈞大概是地球上最擅長表述「自己」的人。

《事實上我沒有名字》由金牌製作人「荒井十一」操刀製作,並用「紀實性同期錄音」錄製,「紀實性同期錄音」也就是以正式樂團編制、並One Take完整錄製歌曲,許鈞說錄音的難處雖在於中間不能有人出錯、需有相當穩定的演奏功夫,但其中的不確定性正是趣味所在,樂手們對音樂的理解與素質衍生出即興演奏,更能保留分軌錄音無法呈現的動態感。

▲許鈞受訪時特別提到新專輯中收錄的〈暖光〉,歌曲後半部的Metal Riff是錄製時團員們都感到不夠過癮,由貝斯手起音後全員加入即興演奏。

聊到歌曲題材,許鈞的歌總離不了「自身」、「人類」,對他來說,唱歌就是輸出自己的價值觀與感受,包含生活經驗、書籍或影視作品,在吐納這些養分後寫下過程。這和他喜歡的「北歐氛圍音樂」相同,也類似於電影,音樂作為一個鏡頭,任務是在短時間內說完故事:「我不喜歡明確告訴別人整個事情的來歷或結果,我的感受只是作為載體,讓你們置入自己。」他的歌就讓聽眾將自身歷程帶入其中,產生屬於自己的場景,承載每個人的故事。

▲許鈞從成名曲〈自己〉唱到新專輯中的〈致己〉,是從對未來的想望昇華成對過去的審視與自我肯定。

許多音樂人向許鈞邀歌,他笑說自己常常無法應要求寫出「你愛我、我愛他、他離不開你」等內容而婉拒,便以〈我不會寫情歌〉抒發自己的愛情觀。這首歌簡單具象,描述許鈞和戀人真實的日常生活,沒有太多甜言蜜語,在眾人耳裡卻聽得浪漫;而〈火箭男孩〉則唱著短鼻子大象、白皮膚鼴鼠、與巨人歌唱跳舞等夢幻歌詞,用天馬行空的童真想像帶給聽者鼓舞慰藉,這些都是許鈞在生活與成長之際,挖掘自己衍生出的豐沛能量。

腦中隨時「盤算」著音樂輪廓的許鈞,已經計畫下一張專輯加入電子元素,不是熱烈高昂的E.D.M,而是冷冷的電子音調與簡潔的編曲呈現,對於未來創造出的作品連許鈞自己都很期待,希望30歲之後能挑戰更多曲風。而明年初將帶著《事實上我沒有名字》舉辦台灣演唱會,許鈞對現場演出非常有信心,更從舞台、燈光到VJ全部親身參與,擁有高度默契的團隊將高度還原唱片,同時留有現場即興的空間,打造絕無僅有的高品質演唱會,2019年的全新開始,適合用許鈞的聲音打出響亮前奏。

許鈞 – 事實上我沒有名字 臺北演唱會
票價:雙人預售500 元 / 單人預售:600 元 / 現場票:800 元
時間:2019/01/04 (五) 20:00
地點:永豐 Legacy Taipei 音樂展演空間 台北市中正區八德路一段1號

撰文:Themis/樂手巢編輯部

攝影:蔡舒湉

資料協力:Sony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