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BEANSTALK》一起攀藤而生,YELLOW黃宣:自己就是自身的唯一救贖

從音樂至各領域舞台展露才華,YELLOW黃宣從野心蓬勃的首張專輯《浮世擊》,走向這次《BEANSTALK》中挖掘內心的「傑克」人設,他登峰追尋寶藏,自由穿梭在冒險的路上,「音樂沒有答案,也不需要答案」,經歷一段迷惘後,他體驗這個世界,在一路狂放中表現細緻,作品就是他沿途際遇碰撞出音樂藝術實驗。

進入黃宣色聲味具全的異想宇宙,他在台上的精彩表現,來自從小克制不住的表演慾。媽媽是福音歌手,姊姊也學音樂,在擁有豐富音樂色彩的家庭環境中,黃宣最初學了小提琴,在幾場比賽奪得佳績後,也和家人學了吉他、鋼琴,能夠自彈自唱,音樂便成為他們最自然的抒發。

保持探索音樂的玩心

能聽到黃宣現在的作品,得多虧他國中為了把妹而開始寫歌,同一時期也和媽媽的馬來西雅名音樂人好友 Jaden 學習電腦編曲,構築想像中的聲音,建立起創作的軌跡路徑。從學樂器到編曲和創作的路程,黃宣有了技術之外的體會:「音樂很酷的是,當我越研究這方面的知識,反而越不了解音樂,這種神秘感讓我一直有動力不斷地去探索,它沒有答案,也不需要解答。」

高中時受到國文老師的鼓舞,黃宣參加歌唱創作比賽得了第一名,也和唱片公司簽約、開始在河岸留言演出,還自己做了收錄11首歌的專輯《Hollywood Exit 荷李活出口》。雖然當時作品沒有成功推出,但黃宣將之看作是祝福:「如果當時有發行,我可能就沒有今天的成就。相信時間是個非線性的圓,只要你的信念夠濃,連空氣都會幫助你。」

Yellow Freak、飛知和午次郎、黃色小怪物、羅斯韋恩……,都是黃宣過去發布作品用的「假名」,藉此尋求意外刺激和內心滿足的平衡,在有限資源中創造價值,日子顯得有趣,「只要我不要去傷害人,人本來就有無限的可能。」直到現在,都能看出他保有著那份玩心,將世界當作實驗室。

由外而內自我解放

首張專輯《浮世擊》問世,黃宣編織出天馬行空的宇宙觀,那些聲響像是探索蠻荒之地,能聞出許多試圖對外證明自己的痕跡。不過壓力也帶給他強烈刺激,2019年黃宣拿下金曲獎製作人獎時,想起製作人阿涼曾說:「即使你拿了金曲獎,證明了,然後呢?」他驚覺自己還沒適應大家的目光和期待,原本熱愛舞台的靈魂,頓時對寫歌、表演失去熱忱,內心產生矛盾與疲乏。

「我覺得我所看的世界、當下的感受,是內心所渴望的反射。我相信誠懇地做喜歡的事情,這世界也會給我一樣的反饋。」經過了一段迷惘,黃宣憑著樂觀且戰且走,保持自己和世界的頻率與好奇心,不斷地給予並體驗世界的回饋,他活得越來越解放,但新專輯《BEANSTALK》反而向內探索,將自己帶入《傑克與魔豆》童話異想,用一部田園奇幻文學,真誠而柔軟地向過去和解。

導覽《BEANSTALK》:找到自己的救贖

尋著傑克爬豆莖的種種經歷,映射至自己內心的創作軌跡及對精神物質世界的追求,黃宣在迷惘時期敲敲打打做出第一首〈Beanstalk〉的節奏,隨意填寫的歌詞也悄悄地流露脆弱,讓他首次聽自己的作品聽得痛哭流涕。冒險之旅的起點充滿期待和喜悅,黃宣在創作時和音樂一起成長,透過自己的作品得到救贖,很快地就把專輯所有曲子順利編完。

「不要想著找到答案,跟痛苦一起呼吸,如果沒辦法跟痛苦並存,你也沒辦法領受相同程度的快樂。」

傑克得到了老人給的魔豆,從攀藤而生的故事啟程,第二首〈道〉提醒著每個人追求寶藏的途徑各有不同,而用音樂去探索便是黃宣尋找人生意義的「道」。然而在尋道之旅遇到其他慾望和誘惑,〈Pimpstalk〉也投射出黃宣那段對表演疲乏的時日,當快樂變得廉價,就如皮條客般賤賣自己的創作。〈don’t flinch〉能聽出眼前的風景,暗示著不眨眼、不退縮,在蠢蠢欲動的氛圍中,象徵著「典範」的花朵——〈Paradigm〉就會出現在荒漠甘泉的樹蔭下。「我們追尋的唯一典範其實就是自己」,黃宣先前還為台北時裝週做了和徐若瑄合唱的版本,將這概念延伸至時尚態度。

經歷一段旅程,海市蜃樓〈mirare〉的景象出現在眼前,黃宣說著腦中的畫面,原是在山丘的營火旁稍作休息,口袋裡掉出了瓶中信,接著發現自己站在崖壁,旁邊就是迎接〈遠行〉的海。而〈遠行〉講的不只是情感的眷戀羈絆,而是向過去一部分的自己道別,「如果今天想要返璞歸真,必須得去蕪存菁,才找得到寶藏。」於是以溫柔口吻配上簡單吉他編曲,接近結尾的腳步聲,是黃宣穿著靴子踩踏疊出的聲響,像是心跳,也回逤到〈Beanstalk〉的馬蹄聲。

人生路上難免羨慕他人,〈Strawberry Green〉是綠草莓總希望能成為紅色草莓的心聲,以水果的視角完成起承轉合,環環緊扣典範的意涵,提醒自己就是最珍貴的、是自身唯一的救贖。黃宣當時彈著鋼琴便完成作曲,音符如生命的反芻自然地流洩,最後一段出現蘇珮卿的豎琴演奏聲響,呼應《傑克與魔豆》的故事元素,也成了藏在歌曲裡的寶藏。

對情緒誠實、對感受誠實,黃宣將身體作為表達感受的工具,《BEANSTALK》專輯有共同製作人阿涼(余佳倫)給予建議,及張伍參與共同寫詞,以不同角度譜出黃宣內心的柔軟。也邀請魏廣皓、蘇珮卿、吳政君、藤井俊充、葉俊麟、徐崇育等樂手老師合作詮釋,增添歌曲層次;黃宣還用上敲擊木頭、踩踏、刷子等實際物質的聲響,再融入些許電子基底的紋理,於是從頭聽到尾,歌曲沒有過多的打磨拋光,完整了這20分鐘長的線性敘事。

YELLOW 醞釀中的實驗

「找到對的人,才能把我的音樂帶到不一樣的維度去。」雖然黃宣習慣一個人完成創作,但不論是做專輯或是演出,少不了 YELLOW 老班底一起加入。從2016年合作至今,彼此用音樂來溝通理解對方,團員們像是同艘船上的戰友夥伴,黃宣尤其對舞台上的表演非常有信心:「如果你想要聽到 YELLOW 最好的音樂呈現方式,那你就要來現場看我們這個組合的演出,只有他們可以把我的音樂演奏得最對味。」

黃宣今年要進入30歲,卻覺得自己還沒長大,「我想去美國 66 號公路,從 Santa Monica 開到 Chicago,成為一個真正的牛仔。」「有機會也想要嘗試演戲,就像我貼上鬍子變成傑克的人設,去感受準備角色的過程。」「還有一件事已經講三年,就是都沒有人找我去開球,我很想聽到『被音樂耽誤的棒球奇才』這句話!」問到他想做的事情,就不斷地拋出各種想法。

這世界隨處都能成為他的人生藝術實驗廠,他接下來計畫推出以特殊藝術媒材呈現的視覺作品,大型 Live Session 和小型 Acoustic 的表演也都已入列。在《BEANSTALK》發行後的一陣鋪陳、醞釀,我們有足夠的時間去消化、想像,期待著下半年,時間又帶領黃宣無邊際的創造力,去到什麼樣的地方。

撰文:鄭佩欣 Anita
攝影:趙廣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