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調地崇拜,我想找到少女的你:當李友廷遇上魏如萱〈想怎樣〉

若見到他的現場演出或同樣專注聽取他說話,你會親身見證李友廷個人的主流意識和現實的流行音樂有所分支,他以歌者的方式於主流選秀裡破格,以吉他手掌握音樂的方式卻又可以受獨立創作者肯定。正如新曲〈想怎樣〉終於和喜歡好多年的偶像魏如萱合作,他卻不要史詩壯烈的洶湧,以生活場景刻劃出的平凡愛情,才是屬於李友廷的音樂裡想要說清楚的事蹟。

這是一首姊弟戀情歌,別於阿爆跟李英宏跨越語言族群的對唱曲〈tjakudain無奈〉,李友廷與娃娃這場訴說簡單愛的樂曲不寫電影規模的深刻,而是描述日常戀人相處會遇到的可愛情節:我自己比較喜歡保留這樣的日常風景,有時候你很難具體說姊弟戀哪裡特別,但因為兩人相處都有各自顧慮,或被對方欣賞的地方…,我想說的是姊弟戀中共有的感同身受,希望在這樣的框架上,更接近平凡生活一點點。

這同時是場李友廷的高調崇拜,與自己的神級偶像合作疏忽不得:大家想要祝我生日快樂,但我送了自己一個這麼好的生日禮物,就是跟娃娃合作!可以近距離看娃娃唱歌也讓我很緊張,我錄音時超專心,所以最終挑選配唱段落時我完全不需要看,我要選哪幾個段落、第幾個錄製,全部都仔細地記在腦海裡。

我可以/每天開車接送不管多麼遠/才不屑/uber司機也能做到這點

歌詞有可愛且俏皮的對話串接情感,李友廷必要透過樂曲找到那位少女魏如萱,除了一圓偶像合唱美夢,〈想怎樣〉鋪陳的是回歸年少的純粹,音色要句句斟酌。娃娃擁有的個人特色已夠張顯,難在李友廷要找到適合現在的她又讓她覺得舒適的一場演譯。而娃娃卻詮釋得足夠到味,聲響也正中他紅心:這首歌很重要的方向就是,就算她已是母親,但她心中的少女一直還在。」「聽到的時候覺得,啊~就是這個!被電到了!自己的偶像唱自己的歌曲,還是非常非常感動。」「而且我馬上就想好下一場美夢了!就是寫歌給她唱。

李友廷前陣子也為樂團淺提進行音樂導聆,除了〈想怎樣〉將生活以情感引流,自己的歌也想為聆聽者進行重實地導聽。〈想和你一起〉討論熱戀到磨合、不愉快及再和好的愛情迴圈:音樂上則設計C調轉Am 轉成G….轉了一圈後再回到C調,彈唱起來不太符合人體工學,可我有很多歌曲都這樣設計,除非你是會彈奏吉他的人,不然可能比較不會發覺。

常被眾人提起的還有歌曲〈直到我遇見了你〉,都會懷舊的Citypop感,靈感來自他聽見一位日本DJ找饒舌歌手合作系列歌曲,很喜歡那樣的氛圍。共同製作人李權哲讓歌曲更被發揮地恰如其分,我可以結合歌唱和吉他創作,但製作人會給我更多,我很需要這樣的專業;和李權哲的合作是一次非常驚人的體驗,像是我知道要往這方向走,他幫我找到我要去的地方。具體上則是他把鼓的tone和原本偏向電子的beats,替換成真鼓跟sample(取樣)之間的聲響,在真假間交錯、保留了Analog的浪漫但又可以符合現代摩登的beats,原本只有薩克斯風,再加入了長號跟小喇叭,讓管樂的層次更加柔和。同時音樂中間加入一段雨聲,尾奏再加入一點鋼琴,很美很驚人,讓人有無限想像…希望這首可以一直一直彈奏下去。我爆哭,怎麼會這麼美…。

而搭配電視劇的畫面去完成的〈我要你〉雖然帶悲傷心緒卻是李友廷的心頭好,可能不是你對李友廷的印象風格,但他其實想作更多元的歌曲,不希望做音樂這件事違背自己的喜好。「這首歌在影像上就先給了我很多刺激,譜寫時大概理解了劇情,就湧現出旋律,雖然第一次這樣寫歌,但我也超喜歡量身訂作的感覺,拜託有影像戲劇作品可以來找我合作,可以打折!

聽Damien Rice到John Mayer,以音樂語彙闡述人生

學生時期起李友廷開始在StreetVoice發表自創曲,進行彈唱、翻唱改編,在各類比賽都拿到出色成績,不少人讚揚他是優秀的指彈吉他手;穩紮穩打一路走來的創作歌手(singer-songwriter),音樂聆聽習慣則雜食,但每一場聆聽都爆炸般豐富了他的音樂思考。他從Miyavi手心領會彈奏技巧,Damien Rice影響了他的歌曲情緒張力、自Bass手 Victor Wooten身上領悟節拍練習。

他過去也曾受華語流行的周杰倫和五月天啟發:周杰倫的《杰倫》專輯,我現在還可以記得每一首歌詞。」然而音樂上最重要的啟蒙,依然是John Mayer改變了他的音樂視野,「我變得喜歡彈奏,知道原來吉他是可以用來說故事的。」「John Mayer的〈Stop This Train〉影響我很深,他將時間譬喻成火車:一上了車,車會一直往同一個方向開去,當中陸續有人上車和下車。音樂上,這首歌的Bass、鼓跟高音製作得像火車聲,我也很樂於在歌曲裡面這樣設計。

他最近最常聽的歌則是Jamie Cullum的The Place Where The Lost Things Go「歌詞含意說的是你所有失去的東西都不是失去,而是被交換成某樣東西,這也是我最近的體悟,有時候會感到辛苦孤獨而徒勞,但那些孤獨已變成了一些什麼給你,讓我覺得被說服了。」

以教學傾聽 以創作紀錄 然後用心去表演

比賽這件事是個藉口找朋友陪我玩音樂,像有個機會設立共同目標,跟朋友聚在一起。作為比賽常勝軍,李友廷的彈奏演出真實,言語間的坦承更真:大家會覺得我可能是謙虛,其實是有很多很多比賽是沒有得獎的。李友廷也曾經是吉他老師,他卻非典型嚴師,較重視眼前來學琴的人需要什麼:想逃避規律枯燥工作的上班族、被父母逼來的小孩,我可以陪他們抱怨,我在乎的是他們能不能開心回家;偶爾遇到重溫吉他夢的大叔,就陪著他一起回味。

當老師時是聆聽者,創作時李友廷要成為紀錄者,演出的時候就盡可能展現自己,不同表情各成一種旋律。擔任Songwriter就像拍照,以不同的角度和運鏡方式,去紀錄下來你想留下的事物,創作就是我最喜歡也最獨特的語言,而且要誠實。然後,表演者的我,就是扮演李友廷這個角色──必須表現出讓大家快樂和感動、甚至可以感到安慰的那個自己,這是我和一同工作的人們共有的默契;但換句話說,扮演自己比較難。可是如果再沒有什麼需要去演,才會感到空虛。

那麼最近開心的事情或是接下來想做的事呢?

「最近開心的事是我的咖啡店集點卡突破20張了!希望可以邁向100張。」「我之前看過一支超帥影片,排排站的熊站在瀑布間吃跳起來的鮭魚,那簡直就是熊的自助吧,我想站在一排熊的最旁邊,跟著一起吃真正的現抓鮭魚…。務實的人可能還會為李友廷的天馬行空想像詫異不已,但眼前的他回以why not?的表情,像閱讀小說《風之影》裡的少年所經歷的巴塞隆納風光和迷霧,旅途裡我們得以為小事情洶湧瘋狂快樂傷心,無關任何角色扮演,這是李友廷式的開心和傷心。

【李友廷的啟蒙音樂歌單】

(李友廷:它們真實反映了我人生每個階段中,播放次數最多的歌曲。
周杰倫 -〈鬥牛〉(早期被這類音樂吸引的新奇感跟期待感。)
John Denver-〈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第一次和同學去的歌唱比賽)
陶喆 -〈飛機場的10:30〉
John Mayer -〈Stop This Train〉
Télépopmusik -〈close〉
Jamie Cullum -〈The Place Where The Lost Things Go〉

撰文:謝濬如Nana
攝影:猫形Nek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