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易逝但熱血不會,伯爵白用音樂譜寫生活告白

第二屆樂手巢創作新秀獎 銅獎(參獎):伯爵白

「我們一直都夢想著作音樂!希望能往更大的舞台邁進。」樂團伯爵白發自內心分享對音樂路的憧憬,眼神裡是帶著衝勁的鋒芒。2019年自成大畢業後,抱著持續創作音樂的共同信念,即使面對團員南北四散,卻沒有因此疏遠,更認真地埋頭創作,尋找共有的空檔交流甚至演出,才有此次參與樂手巢創作新秀獎的契機。

伯爵白由主唱奕達、木吉他手文沛、電吉他手甲祐、鼓手阿鍾及鍵盤手柏禕組成,他們自大學時期便挑戰H.O.T.校際原創音樂大賽、桃園鐵玫瑰樂團大賽及政大金旋獎等無數比賽,累積不少經驗,也持續自辦演出或接商業場,想趁還能追夢的年紀好好闖一闖。報名創作新秀獎是偶然聞訊後相互分享,實際參加前卻仍埋頭耕耘,不論是原創曲或是翻唱曲都下足功夫才決定正式征戰。如今再獲創作新秀獎肯定,不減心中的洶湧及熱情感動。

音樂譜寫的青春紀錄

伯爵白團名有個可愛的由來:團員都愛喝伯爵紅茶、共同仰慕一位姓白的大學校花,喜歡她的漂亮卻行事低調。樂團成立迄今三年多,隨著風格愈趨明顯,也決定賦予團名新義:「白,也可以是直白的白。」

直白的伯爵白藉名稱定義坦率幽默的個性,歌曲也直接抒發生活,其中一首歌曲叫作〈早午餐〉:「誰會吃個早午餐就寫一首歌?···就是我們啊!」大學畢業歌〈遙遠的今日〉也是伯爵白力作,用音樂留下當下的青春印記,那些濃縮其中的情緒,對他們而言反覆聆聽依舊新鮮。

參加創作新秀獎的〈Summer Summary〉創作過程源於吉他手文沛彈奏的一小段riff,讓主唱奕達決定發展詞曲,他後來找到美國樂團Hippo Campus的幾首歌,其迷幻與活潑並敘的抒情流轉,幫助團員們揣摩編曲方向,藉此思考如何轉化借鑑,不過最終形塑伯爵白風格的,還是每位團員的共同經歷和一路默契。歌曲揉合迷幻搖滾與dream pop,在呢喃間感嘆青春的逝去,團員用音樂記下從學生時代過渡至社會新鮮人的煩惱軌跡,那是想回到那年夏天,重溫青春美好的一類惆悵,不為取寵觀眾,只寫屬於自己的青春,因為源於真實,更能觸動每雙耳朵。

伯爵白平時各自忙於生活,近期特別的經歷則是這次創作新秀獎翻玩歌曲的製作,他們改編Green Day〈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卻坦言自己搞死自己,因為身為搖滾樂團挑戰經典樂曲,要能玩出新意即是種考驗,但激盪過程與完成時的成就感十足。鼓手阿鍾表示這也讓他們重新審視手上的武器,得以發現不足進而涉獵新知,瘋狂創作引燃了爆發力,彷彿回到學生時期一起趕報告。

一年又過去了,接下來伯爵白新的展望是期待能多演出,有餘裕也想出EP。仍然青春的他們卻藉由樂曲感嘆青春易逝,真摯的音樂表現了坦率的勇敢,繼續著蓄勢待發的熱血旅途。

撰文:Emerald
攝影:李東穎、猫形影像製作
場地提供:Aloft Taipei Zhongshan 台北中山雅樂軒酒店

本文收錄於樂手巢雜誌Vol.10 創作新秀獎特輯 一月正式出刊:https://mag.ysolif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