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座紀錄》別忘了結尾彩蛋:樂團時代還會再來嗎?跨世代樂團碰撞會

一個是成立於1996年、搖滾樂團正逐漸冒出頭的90年代,一個是創立不過三年多的新銳樂團;一個至今仍唱得狂野而蓄滿生命力,一個則是足以表現代年輕人的溫暖小清新;來自兩個世代的兩個樂團,特色各自鮮明,看似八竿子打不著關係,但音樂就是最親密的聯繫。為了〈樂團時代還會再來嗎?跨世代樂團碰撞會〉系列講座,兩大世代樂團:八十八顆芭樂籽與The Fur.,齊聚於誠品音樂館,展開了一場沒有煙硝味、只有笑聲與驚喜彩蛋的跨時代對談。

若懂得掐指一算,應該也心知肚明哪一團是成立已20年的樂團前輩,而哪一團又是正奮力向前衝的樂團新星。八十八顆芭樂籽派出最具綜藝效果的阿強與東祐應戰,The Fur.則由嬌小可愛的主唱柚子與才華洋溢的音樂總監中凌代表。先一同遙想當年如何踏上組團之路,從小就聽樂團的阿強,高中時期恰巧地下音樂開始發展起來,就一心想要組團寫歌;而當時還遠在高雄的東祐,高中時也參加熱音社,2010年時,臨時於某場芭樂籽的表演代打救火,一路打(鼓)到了現在,成了八十八顆芭樂籽的一員。

前輩們憶起高中,也讓柚子想起高中參加的社團—美容社,柚子的求學歷程其實與音樂沒有太大關係,只是小時候家裡有把木吉他,算是啟蒙,直到為了參加搖滾台中的徵選,才正式創作,這也是柚子與中凌組團的起點,一開始從小場館開始,一邊工作一邊維持著樂團運作,一步一步走過每個階段。

組團已20餘年的芭樂籽,或許還沒看盡世事興衰,但多少看遍樂團起落。談及這些年的變化,阿強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因為變化太快了」他說。從一開始主辦單位只要拿啤酒當酬勞就很開心,到現在更多的音樂祭、Live House,更多的樂團與存款,「現在的樂團可以有夢,以前的樂團是沒有夢的」阿強說。

實質的金錢收入絕對是將樂團發展推及更盛的主因,因為這樣,大家才玩團玩得更投入。東祐指出另個轉折,就是開始有了制度。此時阿強爆出震撼彈:「大家都幻想以前的年代很棒,其實沒有,以前的表演超難看的!」過去樂團說八點半一定拖到九點開始,說十二點結束表示兩點結束,鬆散的風格直到開始師法日本才有了改變。

那個隨性的樂團時代柚子或許無法想像,但不管身處哪個時空,樂團經營都是一門學問。柚子認為樂團不是只有創作與演出,包括版權、行政、實體發行、線上發行等全盤都得理解,現在的樂團要更有自己的想法與規劃才行。而目前全職玩樂團的阿強也很實際,「經營就是確實地拿到Show Fee」,學商的東祐說八十八顆芭樂籽的經營還是以阿強的想法為主,因為一個團隊若有不同的領導者們,就會沒有效率;人的問題解決了,其實很多問題也沒了,中凌進一步拆解語意:「其實就是樂團事務的分工」。

總以為音樂人無時無刻在創作,但阿強不是,平常不寫歌的他,唯有在閉關時才放任靈感之神上身,此時平時的積累就變得重要,阿強的取材來源大多是Youtube,科普看,歷史小說也看,「再把自己喝個爛醉,閉關寫歌」阿強搞笑地說。The Fur.的中凌也贊同Youtube上的影片很有幫助,從自己喜歡的樂團開始聽,進而延伸到其他曲風相近的樂團。看來不管哪個世代,對於運用Youtube倒是志同道合。

成團至今有沒有危機?這問題可能需要歷史悠久的八十八顆芭樂籽才能回答。2009年被阿強視為樂團方向與存續的挑戰。當時樂團狀況不穩定,團員常常缺席的結果,就是原本彈木吉他的阿強因為不想浪費練團室的錢,也把電吉他練了起來;另外年屆30的壓力,也讓團員們認真思考起未來,這時就得面對最現實的問題:樂團有沒有機會?有沒有賺錢,但危機的確也就是轉機,汰舊換新了一輪後,2012年八十八顆芭樂籽慢慢地穩定了下來,可千萬別小看「穩定」的力量,「不穩的時候,其實也會影響到樂團的發展,每天都在擔心團員要不要來,也寫不出歌,因為這樣芭樂籽也發展出自己的性格:先做再說」阿強分享這段過去。

國外巡演豐富的兩團,也與在場觀眾分享趣事。東祐說,最大的不同當然就是身處異國的文化氛圍、社會氣氛,因為對彼此的不熟悉,相對的高牆也比較高,必須做到超過100分,才能獲得國外聽眾的認可。而柚子則是從技術面切入,國外不會給很多時間試音,上台演出的時間也不長,要在很短的時間內說服國外觀眾是個挑戰,而在歐美表演,主辦單位不會幫樂團辦妥妥,有很多突發狀況要應付。問到哪個國家「冷漠的高牆」最高?大家異口同聲地說:「日本」,柚子想了一下補充:「北歐的牆也蠻高的」。

聊到國外巡演經驗,彷彿話匣子打開。一下阿強正經與大家分享狗狗看到陌生人的經驗,一下(又是)阿強說外國人都很喜歡說你的表演很棒,甜甜的柚子也搭腔。有一瞬間覺得跨世代的樂團不是碰撞,而是互相理解,就像是音樂一樣。講座安排的彩蛋,是兩個團決定互相cover彼此的一首歌,於是八十八顆芭樂籽要唱暖暖的〈Short Stay〉,溫溫的The Fur.要唱〈脾氣不好的魚〉,對彩蛋毫無預期的現場觀眾開心鼓譟起來,聽到樂手巢獨家女生版、聽起來脾氣很好的〈脾氣不好的魚〉,還有阿強唱來儘管溫柔許多但仍略帶野性的〈Short Stay〉,讓這場座談會碰撞出的不僅僅是火花,還有跨世代樂團互相以音樂傳遞著的暖意。

文字整理:Aggy
攝影:謝濬如Nana、陳靖仁J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