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手巢校園講座紀錄】化逆境為助力,每個挫折都是學習-薛忠銘

由樂手巢主辦的全新校園巡迴講座:幹什麼做音樂:我的音樂製作之道,於今年十月正式展開,邀請到各個音樂領域的資深樂人進入校園,希望帶給有志從事音樂產業的同學更多啟發。10 月 24 日校園講座邀請到金獎製作人、於華語流行音樂產界已超過25年的薛忠銘,用他豐富的製作經驗與獨到的眼光,分享他的音樂製作之道。(以下為講座內容記錄)

【從創作人到製作人】我在音樂迷路了很久,創作也是」

本身念土木工程的薛忠銘,在音樂路上,他學過小提琴,從古典樂開始,小時候喜歡西洋音樂,雖然嘴上喊著音樂是一條不歸路,這一走卻是近30年,也希望透過多年的經驗分享,能夠幫助想進這一行的人更了解音樂產業。

【優秀製作人的定位與要件】製作人像爸媽,藝人就像小孩

製作人和音樂人不同,除了執行時需要考量業主與音樂人雙方的平衡;也要依不同歌手的不同個性給予安撫與引導,讓最後的成品在各方面都能完美地整合在一起。

技術面來說,當一個製作人最基礎的就是從音樂開始,除了能採譜視譜,軟體的應用也很重要,透過當助理,了解這個行業的環境、每首歌的形成,並藉由接觸錄音樂手,知道每段音樂,每種樂器的進場環節;製作人要能說服歌手,就必須也具備一些歌唱能力,用你的專業與耐心,陪著他們出生入死。

【創作/製作時的個人偏好】「從旋律的情緒開始,先把旋律寫出來,再決定和弦怎麼排列組合

除了一開始就知道的和弦概念,薛忠銘通常會在原始的和弦組成音上作轉位、掛留,或是增減,讓和弦多些複雜與矛盾的感覺,加上音色的取決也很重要,最後是反覆嘗試用不同的技巧和彈奏方法來對寫歌的和弦進行做布置,並沒有絕對的方法。「我創作時每天都拿一張紙,上面寫出覺得不錯的四個小節,如果第二天還有深刻印象的話就會繼續用。」

在錄音編曲上,薛忠銘會和樂手溝通希望在哪小節能有什麼感覺,但會尊重他原本的概念,一個優秀的錄音樂手會避開人聲,而音色的選擇會先選擇鼓手,依照感覺選擇鼓的音調,基本的音樂都錄完後吉他再進來補強,最終完成一整首歌。

【如何讓音樂被更多人知道】把音樂搭配影像呈現,懂得自我行銷

按順序來看首先當然是做出好音樂,只是薛忠銘認為行銷也是很重要的,因為科技的關係,造成銷售量上的實體銷售與數位銷售有所改變,某些方面上科技是非常好的,透過影像來輔助,能將整體塑造得更有氛圍,創作的原點不變,還是要有好的品質,其他的情緒留給影像來營造。建議學音樂的人多認識從事影像的人,能夠瞭解你的音樂的人,尤其是學生的創意是無限且涉世未深的,最有可能成功。

【兩岸音樂工作者優勢分析】

臺灣在音樂創作上最珍貴的地方在每個人腦袋裡有最自由的心思,而中國音樂近年崛起,不過這些崛起是因為與臺灣的交流後才開始轉化成專業化的東西,中國大多是古典起家,跟臺灣的優點不太一樣,在中國基本上都是看五線譜,幾乎每個人都會採譜;臺灣創意的能力比較強,中國因為以五線譜為準所以能照著譜上一音不差地彈,非常厲害,但在創意方面就稍顯薄弱,如果要求更改表現方式,例如多些律動,就需要在五線譜上一筆一畫寫下來,臺灣樂手腦袋轉換速度快,能臨場反應,是目前最大的優勢。

臺灣音樂圈人才濟濟,要找一個完美的人聲卻不易,有編曲概念的人不太多,音控人員也不太多,會寫歌的人雖然很多,只要有能力都能當創作者,但不代表不缺乏,創意出眾的人仍然缺乏;另外錄音樂手也較少,要能聽到歌馬上有個人想法且能與創作者一拍即合還是很難得的。

【商業與獨立音樂的差異】

商業音樂通常是國際公司所主導,國際公司就是國外投資者以營利為主要目的,看準市場夠大,發現臺灣音樂商機不錯就開始投資,後來發現中國市場與日俱增,現在又轉移過去,說明白就是一個商業利益團體;資源上會豐沛許多,但很多的製作方向和創意上會受到公司政策所主導。

反之獨立音樂,較需要他人扶植,在經濟行銷上略顯不足,大多是透過參與小型表演來露出曝光,優點是創意不受任何人限制,盲點是自我意識較強烈,沒辦法讓所有人都聽到或接受其音樂。

薛忠銘強調,無論是商業還是獨立音樂,都只是某種音樂產業的結構,沒有絕對的好壞對錯,也都一樣努力作出價值與品質兼顧的作品;商業音樂要作得精緻,被大家接受,才能稱得上商業,也才會有價值,如果不被認同,「商業」就不存在,但也不會因此就成為獨立音樂,商業和獨立是無法相比的,又或許哪天兩個能夠融合在一起。

【不要害怕逆境】「當你在吃苦,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單純,會磨掉你對音樂的喜好;但我現在仍然喜歡音樂,也以此自傲。」

雖然貴為華語流行音樂中的金獎製作人,但當音樂變成工作,歌曲成為產品、商品,要考量的就不再只是創作者與聽眾之間了,如果不賣座,就算自認音樂多麼出眾,仍不免遭受謾罵、冷嘲熱諷,作為一個製作人,不要忘記對音樂的執著與堅持,過程難免會需要協調溝通,出現矛盾誤解,聆聽別人的意見,並找出各方妥協的平衡點,結果就一定還是好的。

「其實我最大的夢想是當藝術家,卻因色盲成為不可能完成的夢想。」從小喜歡畫畫的薛忠銘,雖因天生色盲無法如願,這樣的插曲,反而成為學習音樂的轉捩點,在音樂之中,他一樣可以盡情揮灑出心裡的色彩,完成許多膾炙人口的佳作。

逆境只是人生的小挫折,如果太順遂反而品嚐不到這樣的過程,就是有了它,成功才顯得可貴。文字整理、紀錄:世新大學、勃特/樂手巢編輯部

攝影:世新大學、Jo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