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恕樂團」後台邊K書邊待機?漁人舞台重金屬之夜現場直擊!

2019漁人舞台重金屬之夜就在利奇馬颱風假的次日到來,由於今年參加的樂團多來自中南部,當眾人還擔心演出能否如期舉行之時,漁人舞台的天空卻已經悄悄放晴,所幸天公作美,淡水河出海口雖然風勢強大、波濤洶湧,但天氣始終晴朗炎熱,讓樂團們彩排時還大喊吃不消,紛紛尋找陰涼處休息;而這次的重金屬之夜也有樂手巢團隊來到現場直擊,一探各個樂團在後台的休息時間用什麼心情準備演出!

▲由於前一天的颱風警報,舞台器材與周邊貨櫃裝置都重新佈置。

重金屬之夜今年風格多樣化,除了Metalcore為主的重金屬南霸天「恕樂團」、台灣少見的傳統黑金屬樂團「Desecration」,還有資歷近二十年的重金屬樂團「海克力斯」、新生代樂團「Tobe」等不同創作風格,帶給現場觀眾不同的驚喜,另外由前《挺音樂誌》主編Troy號召的「搖滾嗨歌練團室樂團」也帶來多首經典搖滾電影主題曲。

▲限定組合「搖滾嗨歌練團室樂團」(上)及主唱殘(下)。

「搖滾嗨歌練團室樂團」原先為網路上隨機尋找團員的練團活動,主辦人Troy開出歌單,想要彈奏這首曲目的樂手就可以參與練團,這次以電影主題曲為號召,團員由前惡魔刺客吉他手傀儡、私人視界鼓手淳安,以及喜歡視覺系與旋律死亡金屬的女主唱殘組成,也是唯一非以創作樂團姿態登台的組合。

▲彩排完吃著便當的海克力斯樂團音樂包含Metalcore、Thrash Metal風格。

「演出前我們會去健身房健身!」以希臘神話大力士為團名的海克力斯樂團這麼說,但實際上在訪問與拍照的過程中,主唱始終拿著便當。鼓手凡瑋也坦言跟一般音樂祭與Live House演出比起來,這種全開放的免費演出比較不緊張、卻更容易肚子餓;而吉他手兼樂團首腦黑龍則認為無論是怎樣的場地,樂團就是該做好演出。

▲Desecration在後臺化妝。

2017年就能受邀演出的Desecration對漁人舞台重金屬之夜並不陌生,黑金屬源自於北歐、過去與死亡金屬被列為「極端金屬」的一支流派,Desecration的團員在上台前便會準備傳統黑金屬屍妝,和台下親民態度有著極大反差。專業用心的妝髮服裝顯現他們對表演的認真態度,而強烈的舞台演出風格也讓觀眾席湧現人潮。

▲屍妝在過去是黑金屬樂團的標誌,常讓舞台效果更加令人震撼。

漁人舞台的表演出入自由,因此即使並非特地造訪的觀眾,也有不少經過的民眾被音樂吸引而駐足欣賞,在這晚金屬之夜中也發現有不少中老年觀眾開心地加入這場盛會,跟著一起比出惡魔角手勢,甚至加入Moshi Pit、Wall of Death等重金屬演唱會般的衝撞場面,堪稱難得一見的場景。

▲Tobe樂團今年樂風相對不重的樂團,代打鼓手淳安當天更同時加入「搖滾嗨歌練團室樂團」。

Tobe樂團雖然是在今日演出中可能金屬味最不強烈的樂團,但也呼應主題地把樂風較強烈的歌曲作為開場,主唱Tai認為這場演出可以抱持著比較輕鬆的心情面對,在後台他們會聊聊人生方向,由於彩排跟演出的時間是相對近的樂團,他們會試著在後台沈澱一下演出的心情。但其他團員也有“音樂祭就是要喝酒”一說。

恕樂團是重金屬之夜的壓軸演出,喜愛喝酒的他們因開車前來,在彩排完到演出間的等待時間只好尋找當地咖啡廳休息,他們還透露平時如果出現這種空檔,全團最年輕的主唱Tracy偶爾還會在後台邊K書、念考古題邊等待上台。而這場演出是Ibanez吉他代言人高孟淵代打演出的最後一場,主唱也將在後半年出國深造,讓這次表演的意義特別重大。

採訪、撰文、拍攝:傀儡

🐔《樂手巢雜誌Vol.4》2019年6月14日正式出刊
🐔 免費索取樂手巢雜誌:http://bit.ly/2Ia2bhP

原聲帶名曲強襲, 漁人舞台重金屬之夜1+4組樂團陪你metal 4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