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永真 To Hebe,田馥甄專輯封面藝術

那年頭的女子團體都像美少女戰士、飛天小女警,一人分配一種主題色、一種專屬魔力,唯有站成一排才能釋放完整概念。SHE裡形象古靈精怪的Hebe田馥甄,在率先走出團體發行個人專輯後瞬間靜了下來,從《To Hebe》到《自己的房間》,8年來持續流淌一股緩慢的憂傷,慢得螞蟻攀爬上髮絲,愁得電車遊走陰陽。她在冰島如鬼魅孤立蒼茫,她在日本小鎮似亡命之徒勞動獨居,低進塵埃,隱入苔癬,內心比蟬噪,比溪澗清冷,小心翼翼揮灑的人間煙火只為照亮記憶裡曾有的愛戀。

聽Hebe的歌、看Hebe的影像感到既寂寞又療癒嗎?趁著發行單曲《自己的房間》的機會,我們邀請操刀田馥甄每張個人專輯唱片封面的聶永真談談他的看法。

▲田馥甄《自己的房間》單曲封面由聶永真設計,攝影師奥山由之(Yoshiyuki Okuyama)拍攝照片。

Q1:從2010年《To Hebe》、2011年《My Love》、2013年《渺小》、2016年《日常》,到2018單曲《自己的房間》,華研國際都選擇與聶永真領導的永真急制合作專輯藝術,雙方如何溝通設計?

聶永真:華研對每個專輯專案的設計都抱持著開放與信任,讓我們發揮。

設計不是純藝術,我們很尊重專業的各司其職,所以開案之前與唱片公司企劃確認方向定調的溝通會議是必須的。所以即便在一張看起來完全感性、美感主觀的包裝下,仍會攜帶著扎實的市場定位、訊息的傳遞精確性。

關於設計,我們跟唱片公司最在意的應該都是「整體氣味」的部分,雖然很抽象。素材取捨、色調、字型、圖文節奏、文本的脈絡或訊息的難易度⋯⋯等,這些可能會影響整體的結構及過程,對彼此來說都是錙銖必較的。

▲田馥甄2010年專輯《To Hebe》。

▲田馥甄2011年專輯《My Love》。

▲田馥甄2013年專輯《渺小》。

▲田馥甄2016年專輯《日常》。

Q2:在設計前期,永真急制最在意的素材/資訊為何?為什麼?

聶永真:音樂製作的概念以及專輯/單曲名稱。前述兩者是所有音樂或專輯在進入市場之前最重要的骨架輪廓,也是影響設計想法成形前,最重要的引路燈火。

Q3:是否在唱片設計中暗埋小機關?日後將專輯一字排開可以發現有趣的話題?

聶永真:每張專輯設計呼應主題有各自屬於該專輯暗藏的小機關訊息,而每每下一張專輯的命題總是未知且無法預期的,因此專輯與專輯彼此之間不會有刻意的串連。

▲〈自己的房間〉MV導演黃婕妤選擇日落時分短暫的「Blue Hour」在三芝民宿拍攝,收音媲美田野錄音。聶永真在臉書分享時說:「要戴耳機聽欸/很可怕/耳朵會懷孕」。

Q4:最滿意哪張Hebe專輯的唱片包裝設計?為什麼?

聶永真:《日常》。

這張專輯相對於前幾張專輯的裝幀乍看之下是最簡單的,而印刷、油墨、加工、裝訂的實際執行面卻是複雜且難度更高的。這張專輯不把設計做得明顯,而是把心力花在細節加工的地方。另這張專輯的攝影與造型、髮妝等等與專輯概念十分貼合,在擁有相當好的素材結構下,專輯設計概念因此更完整傳達。

▲田馥甄2016年《日常》實體專輯採純手工包裝。

Q5:推薦曲目,設計時最喜歡聽田馥甄的哪首歌?為什麼?

聶永真:〈To Hebe〉。

不只是科學,不只是偶像崇拜。

田馥甄音樂中細膩的詩性文字,也是吸引樂迷的重要元素。

《自己的房間》主打由Hebe親自填詞、陳珊妮擔任單曲製作人,以吳爾芙著作為基,強化女性、獨立自主、才華、個性、想望等概念。

▲陳珊妮談〈自己的房間〉:「這首曲子很美,而且美得不乖巧。當下就猜到是Hebe自己填的詞,對於終於能讀到她的心思,覺得感動,為了那絲毫無關華美,但字字句句發自內心,無可取代的素直與坦然,眼底輕微的小震動。」

針對文案,華研國際表示,「Live in Life」想傳遞音樂和文字都是活生生的存在,試著用無形的「文字演奏」,讓觀眾聽到聲音、看見風景、表現一場同步錄音的盛況。「它是田馥甄《日常》專輯珍惜日常面對無常精神的放大與實踐。」「當《日常》的田馥甄說出『今天一定會有美好的事發生』,Live in Life的系列則讓生命當下的美好用現場錄音發『聲』。」

「一篇音樂文案加上九篇側寫文案,表面在闡述〈自己的房間〉單曲的錄製與攝製過程,實際上每段都是與音樂思維有關的簡短故事、對創作的感受、與生活的新洞察。以連載的倒數方式在社群媒體上運作,在圖像與影像才是顯學的網路時代裡,造成迴響討論,也熱烈刺激了不同思維的誕生。」

「音樂不只是音樂,活著本身就是一種音樂,活著的可能性,永遠比正確解答更迷人。」

吳爾芙說:「一個人能使自己成為自己,比什麼都重要。」Hebe對自我的貫徹與擴展也是活生生、飽富生命力的,沈迷田馥甄,提醒我們永遠要記得回頭對自己認真。

文編:蔡舒湉

資料協力:華研國際、聶永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