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日本新世代歌姬 Ado 邁向國立競技場演唱會:「比起以前更多了責任感。」

0
6921

Ado 自今年2月4日展開首次世界巡迴,橫跨亞洲、歐洲和美國的14場公演皆全數售罄,4月底將於東京國立競技場舉行的個人演唱會「心臟」兩日門票也被秒殺。這是日本史上第一次有女性藝人在國立競技場舉行個人演唱會,譜寫出日本流行音樂史的新篇章。

通常自己獨自完成錄音的 Ado,在忙碌的巡迴中也持續地推出新歌,去年也推出了多首歌曲,且發行頻率十分密集!關於歌曲的創作以及演唱錄製過程,她通常也不知道自己花費了多少時間來揣摩歌曲。但對她而言,演唱出來並非難事,只是在細微細節上則需要更多的時間精細地調整。「當中最具挑戰性的歌曲是〈Show〉,速度感、高音和那些不太熟悉發音的歌詞是我認為最感到困難的地方。」這首歌也被 Ado 選擇在紅白舞台上演出,舞台演出的編舞也是亮點之一,且編舞也是 Ado 自己所編排,「除了副歌部分以外的編舞都是我自己發想和編排的。反而為了要配合複雜的音樂和多樣的表現,想出編舞本身對我來說是比較困難的。」

先前透過《Ado的試唱專輯》詮釋不同歌手的作品,當中挑戰最大的作品,她以〈眼淚不是裝飾品〉(飾りじゃないのよ涙は)為例,考量到這是一首昭和時代的歌曲,又因重新感受到中森明菜的演出實力,很難以致敬的心態呈現這首曲目。針對這首歌她也在混音方面也提出了一些建議,例如重現那個年代卡帶音源的聲響等的堅持。「至於〈愛我愛我愛我〉(愛して愛して愛して),表達慾望和瘋狂也不是那麼容易。如果說只要尖叫、只要表現得悲觀就好了嗎?那麼答案是否定的,要詮釋出那之中的細膩感和孩子氣也很重要,這使得它非常具有挑戰性。」

「飯店的睡衣會讓我睡不好。」 Ado 巡迴演出必帶的東西是自己的睡衣,過往曾經提到自己性格較為內向,尤其是從衣櫃裡唱歌到站上萬人舞台演出,Ado 表示在日本第一次站上大舞台表演時真的感到很緊張,而開始巡迴後,反而變得不特別緊張了。「我是那種能掌握這種緊張的人。我沒有什麼緩解緊張的方法。硬要說的話,我會嘗試正面思考,告訴自己緊張意味著我對自己有信心。」

本次進行「Wish」巡迴,演出呈現上,Ado 通常都會為每場演出親自提出主題或概念:「例如第二次巡迴演出『MARS』的服裝,我提出想要以那種感覺會出現在60至80年代經典科幻電影中的復古太空服作為主題,團隊便創作出來了!尤其當我的表演背後有一個重大故事或主題時,我經常對褲子款式、輪廓提出想法。在舞台等方面,包含影像也都會將我的想像與大家討論,唱歌之外的事情我也會親自確認。」

過去曾在珍奶店打工,Ado 這次來台灣舉行演唱會,也嘗試了台灣的珍珠奶茶,覺得非常好喝,在台灣留下了美好回憶。「我還去逛了夜市、吃了各種食物、買了各種雜貨,還去了一個很像日本原宿的地方,買了 T 恤和 Hello Kitty 的復古商品。我很高興在演唱會看到大家非常熱烈地參與,也有很多人排隊買周邊和專輯,完全感受到台灣大家的熱情!」

從翻唱歌手到主流出道,至今已活動了七個年頭的 Ado,覺得自己的變化最多的是精神層面的轉換,在過程中逐步建立了信心。「比起以前更有身為一名活動家、工作的人的責任感,並且感覺通過自己的歌曲獲得了信心。」近期盼來了 Ado 的最新單曲〈Value〉發行 ,由 VOCALOID 製作人 Police Piccadilly 作詞、作曲和編曲。平靜又複雜精密的旋律宛如暴風雨前的寧靜,充滿躍動感的歌詞令人驚艷,MV 的插圖和動畫則都以 iPad 完成設計。

Ado 受訪時也表示,「我在演唱的時候也沒有刻意加以修飾,直率地表達了真實的情感,〈Value〉對大家來說可能會是新鮮的風格,但對我來說,這是一首彷彿風在輕撫我的內心、讓我回想起那些為夢想奮鬥的日子的歌曲。大家應該可以從這首歌中感受到年輕和悲傷。」目前巡演最具規模的「Wish」演唱會也正在持續進行中,四月底將在日本國立競技館舉行她職業生涯中最大規模的演唱會,也希望透過這次巡迴累積更多經驗,並以此成長。

撰文整理:菌
圖片及採訪協力:環球音樂 J-POP
感謝聯合站台:ATC Taiwan、KEEDAN、MeMeOn、Onippon

🪄典藏 Green Day 封面:樂手巢雜誌 Vol.19「當搖滾成為救贖!」
https://lihi.cc/bajYp 

人氣覆面系歌手 Ado 獻聲《航海王劇場版》,主題曲〈新時代〉橫掃排行冠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