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樂器展2017》專注改善設計及製作的手工吉他:專訪Alvarez-Chris Meikle

美國手工木吉他品牌Alvarez實際上是美日合作的經典代表 ,由日本製琴公司Yairi設計,加以韓國生產的鋼弦,精細的手工技術而馳名。本次於上海樂器展當中,有機會見到St. Louis Music (Alvarez)的資深副總裁Chris Meikle,從這個橫跨美日的設計、生產的品牌經營開始,越界來到中國發展的近況與我們對談。

St. Louis Music (Alvarez),Sr. Vice President – Marketing & Business Dev- Chris Meikle

Alvarez的品牌發展現況

以木吉他來說市場大約已經走強至少20年了,而在西方開始發展有些趨緩。然而在中國明顯地有巨大的成長潛力。以全球整體來看,Alvarez這個品牌仍在成長。現在人們想花錢買的東西太多。不只是其他的吉他品牌或是競爭對手。同時是科技、或許是高端名牌、或者是容易入手而得到滿足的東西。整體來說,我們必須教育、或是推廣學音樂、玩吉他的好處。

Alvarez對中國樂器市場的看法

西方(品牌)還在學習中國市場。大家都需要中國的合作夥伴來協助瞭解市場、把商品鋪貨到店面、行銷給消費者。因此AlvarezDS MUSICAL(帝聲)合作;同時音樂影像十分重要。西方有250年製作吉他與吉他音樂的歷史,這(吉他)對東方來說還是相當新,不過在中國,特別是木吉他,事實上廣為大眾接受。

中西方市場取向差異

吉他市場最大的不同是,吉他在西方已經有很長的時間,在東方仍然在建立的過程中。自從西班牙Torres地區的工匠開始,吉他產業已經有250年。而(C.F.)Martin製作鋼弦吉他也已經180年了。而各種不同吉他音樂類型漸漸發展:古早的藍調、民謠、爵士、搖滾樂,到今天的重金屬所有的類型。

有著許多世代的音樂家和不同的音樂類型出現。這型塑了思維方式和社會發展,特別是在六零年代。現在談到吉他,與過去有極大的差別。在中國對木吉他接受程度高過電吉他。同時也讓我們觀摩中國人怎麼使用吉他,希望我們也可從他們身上學習;2004年第一次到這裡的時候,所有在攤位表演與示範的人都是西方臉孔。但現在你看到表演與示範的是中國人。他們無庸置疑地都是很棒的樂手。

 

Alvarez的Advance Tonal Response技術:烘烤木頭的溫度掌控

在我們的製作訓練當中,只有一個公式:在共振與木材強度上找到完美平衡,沒別的了。所有的吉他都會像這樣往內垮(拉力),鋼弦吉他的拉力非常大,大約有70~90公斤強。所以你必須在製作時做出足夠的強度,讓吉他可以長久流傳。可是有必須輕到能有好的共振反應,目標在於如何能開發出那樣的共振反應、琴身音色夠開、找到你想要的那種音色。我個人的偏好,我喜歡立木(bracing)靠很前面,可以產生較大的聲音。然後我們對tone bar以及琴身下方的立木(lower brace),給予很多不同類型的匏切、塑型,來細調這樣的音色反應。

對我而言,其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是為你的市場找到你認為是對的音色。吉他非常有趣。因為雖然它看起來好像是個簡單的產品,但事實上因為張力的關係,空心吉他很複雜。為了確保能長久流傳,一定要有足夠的強度,但又同時要兼顧共振反應。

最近,很多製琴師和吉他公司使用thermal drying(加熱乾燥)技術,用新型的烤箱。人們用「烘烤」(roasted)來稱呼它,事實上是在無氧的環境中來加熱。這可以在高溫之下不會傷害到木頭,把很多物質、糖、揮發性物質從木頭排出,所以木頭會變乾。所以烤出來的面板會比放進去烤箱前的要輕。這個程序是在自然乾燥六個月之後,所以烤箱是是一種帶來材料穩定性的聰明方式。

所以不只是聲音更開闊,當你將木吉他運往全世界各地,冷的地方、熱的地方,各地都有不同的溫度。老實說,吉他會對此產生反應。所以加熱烤箱的作用是:第一、讓吉他,我們相信會讓吉他音色清晰度更好。讓音色更開闊一些。有些人用更高的溫度來烘烤,他們追求的是乾燥的、像是骨董琴(vintage)般的聲音。我們折衷,我們相信雖然音色沒有那麼純粹,但(吉他)會非常穩定。所以Alvarez烘烤木頭但並不過度烘烤。

像是有些美國的廠商會將木頭加熱到攝氏200度,甚至更高。我們則加熱到大約攝氏90到100度。所以我們的木頭不會變成棕色、深橘色。仍然維持雲杉(Sitka)原色,但是有更好的反應、清晰度。音色有點朝向骨董琴的感覺,但不完全是。

Alvarez一直以來都很重視工藝水準,而不是純粹依賴行銷。Alvarez與日本Yairi工廠合作已經50年。Kazuo Yairi(Yairi的製琴大師)於兩三年前過世了。工廠裡(傳承了)兩代的製琴師以手工製作吉他,事實上已經80年了。他(Kazuo Yairi)的父親80年前創立了這間工廠。

身為一位吉他製造商的產品經理人,能接觸到24位有經驗的製琴師,而其中有四位我稱他們是大師級製琴師。我們在Yairi工廠進行相當多的研發。所以我們做了很多思考、在立木樣式上、琴頸形狀上的發展。因為有很了不起的匏切與塑型的工匠。

Yairi工廠事實上並沒有多大的改變。他們還是用一罐罐傳統的木膠、預熱膠水,他們沒有用很多新式的膠水,還是在使用動物膠。他們仍然以手工匏削每把琴頸,手工削製立木。我們參與這樣的運作好多年了。這顯然是很重要的學習,而我們把這些帶到Alvarez每個等級(的產品)。

所以例如我們3000美金吉他的立木系統,與我們300美元吉他的立木系統相類似。所以整個產品線都有一定類型的音色。我們也在中國做很多的研發,不只是在日本。因為很顯然地,手工製造的吉他與工廠生產的吉他是非常不同的;所以必須同時學習生產線的技術與製琴工藝、系統化與量產。

我們寫下來關於產品的資訊,是我們自己相信的。是我們花了好幾年的時間做過的。網路傳播的關係,消費者若有不好的體驗,會迅速在網路上擴散,我們不想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在我們的品牌上。當人們收到我們的產品、讀到對我們的評價,希望99%他們都很開心。這是因為我們在過去做了研發。而且我們也會聽取樂手的建議和消費者的心聲。做為一個品牌,市場是你的一切。你也必須聽到回饋給你的聲音。另外Alvarez較不同的地方,就我們整體價格區間來看,替吉他做塗裝是很困難的,所以,我們花很多時間瞭解塗裝(的過程)。

要做好吉他的塗裝,就必須瞭解研磨。想好要使用哪一種塗裝前,花很長的時間確認木質平整。當你看Alvarez吉他時,你會發現表面是非常清晰的。每一層一層之間不會有磨痕──因為在一把吉他上你要噴很多層的漆,每一層噴完之後還要研磨。這個流程要花好幾天,需要在過程中瞭解木頭天然的特性。每個環節都會影響塗裝,包括濕度、天氣和其他因素。一早開始做,但到了下午狀況就不同。現今有許多精巧技術可完成金屬製品,但一塊木頭永遠是活的,會被所處環境影響。這是在製造吉他當中,最困難的真實狀況之一。

最重視的品牌價值

Alvarez的理念很簡單,就是比競爭者更瞭解吉他。我們持續學習、持續研發、測試並改善我們的設計和製作(程序)、我們的塗裝、我們的音色,如果產品真的是好的,我們會經營得很好。所以我們非常專注於產品上。包含把時間真正專注在作出正確的事情,我認為也是行銷工作當中最重要的部分。

 

採訪撰文:Steve

整理:Nana/樂手巢編輯部

Alvarez

http://alvarezguitars.com/

分享
前一篇文章【樂手巢校園講座紀錄】思考如何成為更好的角色-李孝祖
下一篇文章Pet Shop Boys色彩密碼,《Yes》說好就打勾✓
Steve 老狗
我是個吉他手,而且是個對「Tone」很講究的吉他手。 「Tone」是音色,器材面代表樂手使用的器材所產生出來的音色,技巧面包含樂手對器材的知識,讓他/她可以用現有的器材,調出想要的「Tone」;樂手利用純熟的彈奏技巧,創造出屬於自己的音色。 「Tone」也是色調,居家裝潢,或是個人搭配,色調的調和與衝突都會創造出效果;「Tone」同時代表情緒,high tone時情緒昂揚,彷彿天底下沒有什麼事情是做不到的;情緒低落時,人會無精打采,情緒會影響我們的生活,我們應該多了解「Tone」,進而能控制它,而不是為它所左右。 「Tone On Tone」, 它原是一種同色調搭配的方式,但我想要傳達的是,在我有興趣與熟知的領域,透過知識、經驗、與心得的相互分享,提升我們控制或創造我們想要創造出效果的能力,讓我們與身邊的人都能總是情緒高昂,愉快的面對生活、控制生活、享受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