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造型跟上你聽的音樂了嗎?盤點唱片封面背後的時尚思潮(下)

0
6214

提到音樂和時尚的結合,龐克也許是最純粹的呈現,那是 Vivienne Westwood 跟性手槍(Sex Pistols)聯手鬧事的黃金年代。音樂人的視覺認同不僅關乎服裝造型,專輯裝幀也是一塊關鍵的藝術表達拼圖,在這方小小的天地裡,有70-80年代源於非裔美籍的非洲未來主義(Afrofuturism)、80 年代倫敦的 Buffalo 時尚,也有90年代的英國車庫舞曲剪影……。這些封面藝術凸顯了某種政治意識與時代精神,也反映出更廣泛的審美型態。

Neneh Cherry
《Raw Like Sushi》(Virgin, 1989)

由造型師 Ray Petri 領導的 Buffalo 時尚運動是音樂人、藝術家和造型師的集合體,代表人物如:時尚設計師 Judy Blame、攝影師 Mark Lebon 和時尚攝影師 Jean-Baptiste Mondino,後者拍攝本封面。經典 Buffalo 元素如:蘇格蘭短裙、羽毛、軍裝、精緻珠寶和馬汀大夫(Dr. Martens)鞋等,在 Jean Paul Gaultier 和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的時裝秀上也能發現箇中奧妙。

Neneh Cherry 小時候住過倫敦、瑞典和紐約,而 Ray Petri 在蘇格蘭和澳洲長大,並旅居印度和非洲,這種文化兼容並蓄的成長經驗,影響他們發展出極具開創性的風格,將各式各樣的文化因子共融到 Ray Petri 口中的「非時尚」(non-fashion)中。 

Sonic Youth
《Washing Machine》(Geffen, 1995)

本封面由另類搖滾樂團音速青春(Sonic Youth)主唱、貝斯手與吉他手 Kim Gordon 拍攝,畫面是兩名歌迷在 Sonic Youth 的演出中穿著樂團的周邊商品,這個影像不僅概括了90年代另類時尚元素、透過服裝融入場景,最重要的是它反映出這是一場 DIY 運動,在反主流和反時尚之間對比出緊張關係。

由「後龐克女神」Kim Gordon 與造型師 Daisy von Furth 共同設計的 X-girl 服裝系列在紐約占有一席之地,擁有自己的商店和游擊式時裝秀,其單品如吊帶裙、迷你裙和 T恤,而風格介於油漬搖滾(Grunge)、銳舞(Rave)和貴族學院風(Preppy)之間,被 Chloë Sevigny 和 Sofia Coppola 等 It girl 穿搭表現。

Sophia Coppola and Kim Gordon, 1990s. Photo: Takashi Homma

Ms. Dynamite
《Di-Na-Mi-Tee》(Polydor, 2002)

英國車庫舞曲(UKG)風代表性元素如:有醒目圖案的 Moschino 長褲、Gucci 樂福鞋和 Versace 的任何單品。在攝影師 Ewen Spencer 的著作和紀錄片《Brandy & Coke》中,可以發現舞池中的騷包具備諸如此類華麗鋪張的造型元素。值得注意的是,牛仔褲看似個性百搭,事實上在這場運動中某些俱樂部可是明言禁止的喔!

本封面是英國車庫舞曲在唱片封面的最佳化身,從指甲、珠寶到墨鏡,將 Ms. Dynamite 形塑出高度精煉優美的造型。

Skinny Girl Diet
《Heavy Flow》(Fiasco, 2016)

Skinny Girl Diet 直譯是「瘦女孩節食」,在時尚圈鼓吹多元審美態度的洪流下,這種很不政治正確的團名很容易變成標靶。事實上,她們是有血緣關係的有色人種龐克女團,由來自倫敦的 Delilah 和 Ursula Holliday 姐妹和表妹 Amelia Cutler 組成。她們刻意避開主流時尚,與 Claire Barrow 等新銳設計師合作,建立一種怪胎式的女權音樂。

和一般女團相同的是,Skinny Girl Diet 選擇了同樣色調、不同款式的衣服,但 Destiny’s Child 和 Sugababes 可不會刻意做出月經滲出的效果。你有月經羞恥嗎?也許就先從少講「姨媽」、「好朋友」、「那個」等代詞開始練習吧~

Frank Ocean
《Blond(e)》(Boys Don’t Cry, 2016)

這張封面最初打算用於時尚雜誌《Fantastic Man》,是德國攝影師 Wolfgang Tillmans 的典型風格,清晰、銳利、具強烈指示性,雖然很容易讓時尚評論發揮,卻少了一點雜誌該有的親切感。

憑藉幫《i-D》和其他時尚雜誌拍攝,Wolfgang Tillmans 在90年代早期聲名鵲起,之後漸漸轉向更具政治意味的影像創作。他對時尚界的矛盾心理,加上 Frank Ocean 耐人尋味的態度,讓《Blond(e)》的合作更加有意思,除了拍封面,Wolfgang Tillmans 創作的曲目〈Device Control〉也被用在《Blond(e)》的前導中。

Björk(碧玉)
《Utopia》(One Little Indian, 2017)

冰島精靈碧玉(Björk)可說是把音樂當作行動藝術、裝置藝術表達的聖堂教母,她曾與時尚設計鬼才 Alexander McQueen,和時尚攝影師 Nick Knight、Tim Walker 等知名人士合作,不斷將時尚融入她的創作實踐中。她擁抱新鮮事物,自然適合與時尚相互激盪。

《Utopia》專輯封面匯集 Jesse Kanda 和 James Merry 等藝術新秀。Jesse Kanda 為 FKA Twigs 塑造出另一種審美姿態;而 James Merry 的刺繡藝術則扭轉了由 Vetements 或 Gosha Rubchinskiy 引領的重塑運動裝趨勢。

你的造型跟上你聽的音樂了嗎?盤點唱片封面背後的時尚思潮(上)

本輯選出11種藏在專輯藝術背後的時尚運動,有哪幾個拽住你的眼光了呢?

編輯:蔡舒湉 Lala
來源:thevinylfactorytheculturecrypthighxtarvicecoll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