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祥之罩,《異形》之父 H.R. Giger 為前衛搖滾團 ELP 口喻性事

如果你念不出 Xenomorph(異形),至少對那個黑色茄子頭、尖牙鋭齒、長尾錐的外星生物有印象吧?賦生這隻危險機械獸的 H. R. Giger 說,他的創作源自早期對骷髏和木乃伊的迷戀,以及自己的童年陰影。小時候他常從各種怪異的夢魘中嚇醒,老家附近的路闇影幢幢,那是一條黝黑的小巷子,酒窖老建築總是張開深不見底的窗戶;而二戰時期的瑞士因鄰近納粹德國,家人總在夜晚點燃藍黑色的燈火,以免遭砲火襲擊。這記憶中惘惘的威脅後來也成為前衛搖滾的聲音視覺,Emerson, Lake & Palmer (ELP) 的《Brain Salad Surgery》以瑞士藝術家獨特的生物力學藝術,封印一段融合古典的搖滾交響曲。

▲英國前衛搖滾超級樂團 Emerson, Lake & Palmer (ELP) 於1970年4月在倫敦成立,團員由鍵盤手 Keith Emerson、主唱兼貝斯手兼製作人 Greg Lake 和 鼓手兼打擊樂手 Carl Palmer 組成。

Emerson, Lake & Palmer (ELP) 是70年代最暢銷、受歡迎的前衛搖滾樂團之一,樂風組成包括改編古典音樂、爵士樂和交響搖滾元素,聲響繁複交織哈蒙德風琴(Hammond organ)、Moog 合成器和鋼琴。1973年初,Emerson, Lake & Palmer 在英美都斬獲銷售佳績,但對他們當時所屬的大西洋唱片公司感到些微不滿,於是團員與經紀人 Stewart Young 決定成立自己的唱片公司 Manticore Records。他們在倫敦西部的富勒姆(Fulham)合買一間廢棄的 ABC 電影院,並將其改造成練團室和公司總部,希望藉此充分提升創作、錄製和行銷效率。

1973年11月19日,Emerson, Lake & Palmer 發行第四張錄音室專輯《Brain Salad Surgery》,這張表現不俗的專輯由 Keith Emerson 包辦作詞作曲,主題概念是人工智慧和自然智慧交戰,而最終結果是人類臣服於電腦。

▲Emerson, Lake & Palmer (ELP) 1973年專輯《Brain Salad Surgery》封面由 H. R. Giger 設計。

樂團創作首腦 Keith Emerson 對《Brain Salad Surgery》封面設計的評價是:「黑暗、非常不祥感,對我來說,它代表了 ELP 的音樂。」操刀封面的藝術家的確大有來頭,他是瑞士超現實主義畫家、雕塑家及設計師 Hans Ruedi Giger(H. R. Giger),曾憑設計1979年電影《異形》中的外星生物獲頒奧斯卡金像獎最佳視覺效果獎。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HR Giger(@giger_art)分享的貼文

1973年 ELP 進行歐洲巡演時曾到蘇黎世表演兩天,演唱會後,Keith Emerson 和 Manticore 經紀人 Peter Zumsteg 到 H. R. Giger 家中拜訪他。當時專輯名稱設定為「Whip Some Skull on Ya/鞭你一些頭骨」,被 Manticore 總裁 Mario Medious 解讀成口交。巧合的是,那時候 H. R. Giger 剛從音樂汲取靈感,完成了一件以人的骷髏為意象、名為《216: Landscape XIX》的三聯畫。Keith Emerson 對這幅畫一見鍾情,認為十分契合專輯概念,視為封面藝術的首選。

為符合黑膠封面尺寸,H. R. Giger 又再繪製兩幅作品《Work 217: ELP I》和《 Work 218: ELP II》,樂團選前者為封面,該作延續 H. R. Giger 的招牌單色生物力學藝術路線,用機械結構表現人骨,並結合 H. R. Giger 為 ELP 重新設計的 logo(從此成為官方正式標誌),新 logo 設置在封面骷髏的胸椎位置。

▲ELP 樂團 logo 由 H. R. Giger 設計。

專輯名稱之後改為《Brain Salad Surgery》,這個弔詭的詞彙可能出自 Dr. John 1973年熱門歌曲〈Right Place, Wrong Time〉歌詞:”I been running trying to get hung up in my mind, got to give myself a little talking to this time, just need a little brain salad surgery, got to cure this insecurity”(我內心百轉千迴,憂心忡忡,必需在此時跟自己說說話,只需要一點腦沙拉手術,就能治癒這種不安全感)。

儘管名稱從「鞭頭骨」改為「腦沙拉手術」,兩者隱喻的意義仍然相同。那麼要如何從這幅未來感的畫面中撈出性暗示呢?請看正中央像是被圓形玻璃罩封住的嘴部結構,此處下巴和嘟起的嘴象徵陰莖頂部。其實最初的原作是有完整陽具的,但因為過不了唱片公司的自我審查(以色情為由駁回),Giger 又拒絕把敏感器官移出畫作,最後只好找來另一位藝術家用噴槍模糊成一團光圈。

在裝幀設計上,黑膠版《Brain Salad Surgery》跳脫一般模式,藝術總監 Fabio Nicoli 規劃成展開雙片門的開合設計,打開後可以看到第二幅畫,意象是閉眼的女性,面孔有多道深深淺淺的疤痕。這張臉原型來自 Giger 的夥伴 Li Tobler。2005年8月底,在結束布拉格展覽「 Giger in Prague 」後,兩幅原作遺失或被盜,至今尚未發現藝術品去向。

撰文:蔡舒湉 Lala
來源:theaudiophilemanloudersoundarts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