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扣「文化小偷」的大帽子,Bruno Mars 同意非裔藝人未受肯定

擁有菲律賓、波多黎各和阿什肯納茲猶太人血統的火星人布魯諾Bruno Mars,多年來被指控在作品中挪用黑人元素是缺乏文化正統性的行為。3月5日上紐約廣播節目《早餐俱樂部》(The Breakfast Club)受訪時,Bruno Mars 為自己辯護:「我想說的是,我無法在採訪中不提到任何比我早期的演藝人員。我會站在這裡的唯一原因是因為James Brown、Prince、Michael Jackson,這是跨入樂壇的唯一理由。」

Bruno Mars 的母親是菲律賓人,父親是波多黎各和阿什肯納茲猶太混血,屬於有色人種,但不是非裔。因為音樂創作和現場表演中大量表現黑人文化,例如節奏藍調、放克、靈魂、雷鬼、搖滾、嘻哈等曲風元素,以致於長久以來在社群媒體引發「文化挪用」(Cultural appropriation)的激烈討論,甚至控訴他是「文化小偷」。對此,Bruno Mars 條列了許多代表性非裔音樂人對形塑自己聲音和風格的影響。

「我小時候看Bobby Brown 的表演,心想,好!如果我立志要走同樣的方向,那麼我就要學怎麼跳running man,也要學Michael Jackson 的月球漫步,僅此而已。這些音樂都來自愛,如果你聽不見,我也不知道要跟你說什麼了。」「我們身為音樂人,如果不能跟前輩學習,那有什麼意義呢?為什麼他們要創作呢?我希望以後這條路上可以有樂團嘗試我們的做法,再任意翻轉、胡搞,最後再加點他們自己的東西上去。因為如果他們不這樣做,那麼我們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呢?」

註:舞步「跑步的人/The Running Man」又稱「飢餓的毛毛蟲/The Hungry Caterpillar」,源自1986年左右的非裔流行舞步,包括Janet Jackson、MC Hammer、Bobby Brown、Britney Spears、Scarlett Johansson 都曾表演。

Bruno Mars 強調,他呈現的非裔文化元素都是演出的結果,但他也肯定抗議聲浪所提出的價值觀,同意非裔藝人沒有得到應得的掌聲與肯定。「我支持這個觀點,對此我表示贊同,我了解,但那也只是在推特上。」Bruno Mars 的作品總是風靡全球流行樂壇,最近他與Anderson .Paak 攜手創立新樂團Silk Sonic,並於3月5日發布新曲〈Leave the Door Open〉。

文字整理:Lala/樂手巢編輯部

來源:NMEindependentC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