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聖 Live】春麵樂隊《豪華陽春麵套餐》,客語、單簧管共構說話感,聽不懂卻引人超入戲

春麵樂隊(ChuNoodle)是一支擁有濃濃異國情調的創作樂團,一方面是因為春麵是台灣目前唯一一支以單簧管家族樂器做獨立音樂的創作組合,不尋常的 tone 令人在較長的器樂片段時常浮現電影配樂或爵士酒吧的畫面感,另一方面也因為多以客語作為創作語言,對不懂客語的觀眾而言,好比切換到異世界,認知系統全面還原到用聲音表情和肢體動作做溝通。這種時候你就特別注意到主唱啊喬了,她極具魅力的嗓音自在遊走於講、唱與演之間,即使是在非客家庄的場合,依然用自信自在的態度大量用客語說說唱唱,人聲於焉成為一張富彈性的網,活躍地包容住所有的差異。

8月5日春麵樂隊首登 Legacy 開唱,在台北舉辦成軍四週年《豪華陽春麵套餐》演唱會。即使2019年以〈我在你的眼睛我看到了你〉拿下第10屆金音創作獎最佳跨界或世界音樂單曲獎,2021年以《到底》榮獲第32屆金曲獎最佳客語專輯,金獎樂團仍感慨賣票賣得很辛苦。他們視這晚的演出是辦一場大型派對,「能讓更多人認識我們,這件事絕對超過金錢和票房。」

▲春麵樂隊於2018年成軍,由主唱啊喬(賴予喬)、吉他手葉超、低音單簧管手高高(高承胤)、單簧管手楊妞(楊蕙瑄)組成。

很好入耳、很會對人說話的樂團 

誠如百合花主唱奕碩所言,春麵樂隊的音樂「很好入耳,很像在跟你講話」,這種對話性質不只出自人聲,單簧管和低音單簧管的語彙感亦走出古典樂的宇宙,獲得新的生命力。單簧管手楊妞說,〈我在你的眼睛我看到了你〉這首歌是用歌曲寫日記,也是她與低音單簧管手高高玩極簡音樂的產物,獲頒金音創作獎對他們來說別具意義。低音單簧管樂手高高介紹〈風吹風吹風吹〉中有三個角色:風箏、繫風箏的繩索、風,這種角色感也造就樂音中的性格與對話口吻,他說:「人都很想要有些情感的羈絆,但就像風箏一樣,你是自由的飛,還是放逐?」

2018年發行首張EP《狐狸莫笑貓》,共收錄客語、閩南語、華語三種語言的歌曲,後來是客語創作讓春麵樂隊被金音獎與金曲獎看見,也因此春麵常被定位為客家創作樂團。在《豪華陽春麵套餐》演出期間,啊喬無論是演唱還是說話,有七成都用客語表達,她說:「如果不是因為爸爸,我也不會寫客語歌。」所以寫下〈阿爸阿爸阿爸〉,〈桃花開〉則改編自傳統小調,肩負傳承客家山歌的使命感,而新歌〈北狗〉作為開場曲,透過客語歌詞「生日快樂」為派對揭開溫馨歡快的序幕,「Bad Girl」之顫音表達與管樂的扭動感儼如一部動畫電影。

客家妹陳明珠姐妹私語、又仁〈阿娘尾牙〉騷跨刀

演唱會嘉賓陳明珠發揮主持紅毯的穩健台風,帶動現場為春麵的大日子喝采。她說啊喬是她的創作導師,與春麵的第一次合作是翻唱郭采潔的〈煙火〉,當時他們都處在一個人生特別的階段。第二首合唱曲〈愛情 37〉則是陳明珠想寫給她阿婆的歌,歌詞引用明珠外婆對她說過的話:「妳不用常常回來」,表現出長輩體諒遊子工作繁忙、不捨為自己奔波。

第二位嘉賓又仁裸背上場,他幽默地說,原本打算背對觀眾開場的,但上台前才想到前一天去刮痧,背上出痧有點明顯。在舞者 A May 老師帶領崇右表演藝術系同學助陣下,又仁熱力四射地演出〈阿娘尾牙〉和〈愛你就像你愛吃那麵〉,歌舞秀綜藝十足。最後介紹演出人員時,A May 團隊逗趣的「吃麵」舞蹈亦令人會心一笑。

《豪華陽春麵套餐》彷彿一場豪華音樂歌舞劇,多數時候觀眾們都是規規矩矩地坐在整齊的座位上,少有人拿起手機錄影,某程度這也是持續被吸引,和認真聆聽、辨識的現象。在前後半段,春麵樂隊分別穿上台灣設計師品牌 APUJAN 詹朴、Bob Jian 簡國彥的華服,而專場海報設計繁瑣的細節,並經過多次調整,在在可見他們的挑剔完美,與珍愛本土的用心。

聆聽春麵你可能擔心語言隔閡無法充分融入,事實上正因為這層隔閡讓你重拾對音樂的信心。那是種娓娓講述的魔力,恰似一碗老字號的陽春麵,用料簡單直樸,生活記憶卻不著痕跡地打磨出立體的滋味。

撰文:蔡舒湉 Lala
資料來源:春麵樂隊

【巢聖 LIVE】DSPS「夢的通道」專場:別管什麼音樂、裝置了,那裡掉落的是夢境的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