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聖 LIVE】DSPS「夢的通道」專場:別管什麼音樂、裝置了,那裡掉落的是夢境的碎片

0
1585

「夢的通道」專場進行到中程,主唱稔文促狹地說,DSPS 歌迷的 vibe 有兩個特色,一是很有禮貌,一是很有品味,就像60°C溫醇水。吉他手詠翔也說,DSPS 的樂迷都很文靜,會默默待在一個角落觀看,演出通常不是很躁動的場合。環繞樂團四周,地面的投影裝置映出飛機的橢圓形窗、流逝風景的火車方窗,還有清晨透光的白窗簾,甚至連平常刺眼擾人的手機螢幕竟然也都成立了,一層一境,繁衍出無盡瞬轉的窗。人們或坐或站,舞台不分上下,樂手與樂迷穿插交錯,交織四面八方的環繞體驗。此刻被 DSPS 改造過的 The Wall 與其說是 livehouse,更像是某種夢境碎片的回收場。點開 DSPS 的 Instagram,限時動態密密麻麻地轉貼樂迷的視角,證明這個小型派對也將夢的通道延伸到每個未知的現場。

▲DSPS 於2014年成立,歷經團員更迭,現任團員由主唱曾稔文、吉他手詹詠翔、貝斯手鐘奕安、鼓手小雞(莊子恒)組成。圖為2022年4月14、15日於 The Wall 舉辦的「夢的通道」演唱會。

圍繞睡與夢,任性卻很清醒

DSPS 的團名由來是睡眠相位後移症候群(Delayed Sleep Phase Syndrome)的縮寫,樂團喜歡睡覺,也喜歡做夢,創作多半在夜晚成型。「夢的通道」演唱會主辦團隊 semi 主理人建權說,辦演唱會本身就很辛苦,尤其 DSPS 做的事總是打破藩籬、高成本製作,過程中需要許多溝通協調,但也造就有趣的結尾。

「為什麼場館不乖乖按照原有的配置?認識 DSPS 的人都知道,他們是很任性的樂團,最看重事情有不有趣。正因為認定是有趣的事情,所以『夢的通道』連演兩場,去年在空總的『意識的迷霧』沉浸實驗演出兩天演六場。一般來說,樂團不會在同樣場館辦這麼密集的演出,就是因為覺得值得分享,才希望大家一起來感受。」

有趣與否成為 DSPS 做每件事的啟動點,「夢的通道」也讓DSPS 更做自己。建權說,團隊花費許多時間討論新型態的演出形式,到 The Wall 場勘時,曾一起坐在地上感受場地的可能性,慢慢凝聚出共識。他們心中都有個結,擔心不可能再做出比2021 DSPS「意識的迷霧」沉浸實驗演出更好的呈現啦,因為那個場域(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 C-LAB 聯合餐廳前廣場)可遇不可求。當時 DSPS 挑戰的是在環形展演空間,結合影像投影裝置及環繞式音響。稔文在演出時透露,他們起初將「夢的通道」設定在士林的台北市立天文館,但是吃了閉門羹(就算是太陽馬戲團來借場地也不行),所幸理想中溫柔包覆的沉浸式體驗在 The Wall 有了全新的變形。

藝術家集體創作,堆疊通道的層次

「夢的通道」邀請作家鍾旻瑞任演唱會導演、藝術家何彥諺設計空間,以及動畫師羅荷擔綱視覺統籌。站在 The Wall 入口時忽然出現一種踏進遊樂場鬼屋的雀躍感,即使你經常來這個地方看表演,多數人也沒看過後台長什麼樣子。DSPS 並非讓樂迷造訪後台,而是改造了整體空間,泯除觀看的界線。

通過收票口後,右邊搭起一道紫色的牆,區隔表演區並延伸通道感,牆面嵌入紅色的置物櫃,樣式與 The Wall 同款。仔細一看,兩扇門片一正一反,失能櫃子裡頭填裝兩團毛絨絨的未知物。走到中央是吧台圓桌與繽紛的假飲料,在底牆改用鏡面與半圓桌面促成半真半假的混合體。牆面或有 The Wall 恣意黏貼的各種貼紙,在在都是對經典場館的復刻與想像。

走上鐵梯,閣樓空間原本是樂團的休息室,表演者可在縫隙觀看底下的演出動態,如今也被改造成展廳的一部份,化妝鏡玻璃球燈即是暗示休息室的符號。此處還設有映像裝置,動畫概念類似《霍爾的移動城堡》,象徵通往各個要去的地方,並且用縹緲虛幻的「海天使」當吉祥物,連結「意識的迷霧」之起點。開演後,用來限制單一出入口的布簾就揭開了,樂迷可在各個角落,甚或是閣樓展間體驗休息室的視角。

舞台區刻意打散觀眾席與 DSPS 站立的位置,地面錯落各種影像裝置呈現「通道的形狀」,有飛機窗、火車窗、居家窗簾和飛揚風箏的小電視。觀眾環繞著樂團而坐,可以看到每個樂手細微的表情變化。樂團則被安在盒子的四個端點,稔文說,這是練團特有的氛圍,團員們可以彼此注視,更親密地感染彼此的情緒。「可是我剛剛轉過頭去找不到吉他手,因為他蹲在地上轉效果器。」鼓手小雞打趣地說。

當然,音場也變成散落在四面八方了。詠翔透露,DSPS 很久以前就沒有在演出時放 program 了,主要是想追求演出的真實性,他們盡可能用現有的樂器發出有趣的聲音,也希望觀眾能在 live 現場真實聽到每個聲音是從哪邊發出來的。

引發大家尋找自己的答案和主題

在曲目安排上,DSPS 帶來〈少女輓歌〉、〈夢〉等深沈安靜的歌,並且帶來新歌〈善意與愛意〉,預告即將製作新專輯;唯一翻唱曲是林強復古迷幻的〈就這樣〉以及 Tizzy Bac〈You’ll See〉,稔文感性地說,她的夫婦好友每次開車都會播放這首有奔馳感的歌,她也在一次心碎中聽了,因爲曖昧的人忽然交女友。「這首歌在講開車看山看海,但不確定有沒人跟我一起四處逛,既瀟灑又悲痛。」受疫情影響,去年稔文在家修煉,生活重新洗牌,也在停下來休息時看見盲點。她寫了很多歌,也變得敏感、愛哭。「專場有很多理直氣壯可以做自己的時候,謝謝願意來參與,探索我們的心想說什麼。DSPS 的歌不抓耳,也不抓眼,如果你們也有共鳴到的話,那就真的太幸運了。」

鼓手小雞除了參與 DSPS,他也是胖虎樂團的成員,在 DSPS 他處理了相對細緻的節拍,且帶有實驗性質。他幽默地說:「夢的通道祝大家今晚想的通通都夢到。」

吉他手詠翔則相對感性,先是引用小雞的話,「他說,如果我心裡有個房子,我們住在他的客廳裡。我不是創始團員,加入 DSPS 有上了一部車的感覺,帶我去看很多風景,車子總是想要開到最遙遠的地方。」

貝斯手奕安認為「夢的通道」與「意識的迷霧」同樣精彩,在籌備過程他學到除了音樂之外,還能做到什麼。「藝術追求感覺,在不同視野聽看多元視角。」他也感謝觀眾在稍微比較有 grooving(律動)的地方都會把視線轉到他身上。 

2016年底,DSPS 推出第一張正式作品《我會不會又睡到下午了》,這張 EP 是許多樂迷認識 DSPS 的起點,經過不同的演出場地,不同的樂團陣容,最初的代表作也一再被賦予新穎的感觸。有趣的是,演到這首代表作時,現場觀眾依舊很沈得住氣。稔文說:「很多人問我,希望觀眾得到什麼?DSPS 的歌除了跟我個人經驗有關,我希望大家可以在活動中找到自己。DSPS 說話很小力,我們不要教導,而是引發大家找到關於自己的答案和主題。」

何謂「夢」感?DSPS 認為是意識佔據很小的篇幅,譬如快要睡著時、做夢時、放空時浮出的細瑣心聲。什麼都不去想,只管閉上眼睛,但 DSPS 的歌和表演呈現絕對不頹廢貪懶,他們只是更希望把珍貴的時間花在探索自己上,所以不 catchy、沒有大合唱都沒關係,記憶的皺褶有被輕輕翻閱過那就足夠了。

撰文:蔡舒湉 Lala
圖片提供:二之間有限公司

顛覆展演空間既定想像,DSPS《夢的通道》互動式演唱會驚喜不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