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dplay 高喊《Viva La Vida》,但生命萬歲跟封面的七月革命有什麼關係?

0
18436

我們對 Coldplay 的印象從來都不冷酷,就算感官有些潮濕,那是因為 Chris Martin 總愛歌頌海洋與銀河,釋放如漲潮般的嗓音。這種溫暖包覆的特質,讓他能走向跟 JAY-Z、Kanye West 和 BTS 合作,也更容易讓普羅大眾投射自己的痛苦或嚮往。在憑暢銷三部曲奠定地位後,樂團宣布已經為「酷玩2.0」做好了準備。第四張專輯《Viva La Vida》的實驗性猶如 Coldplay 版的《Kid A》,他們「生命萬歲!」,封面則祭出德拉克羅瓦(Eugène Delacroix)的浪漫主義巨作,畫面中的七月革命澎湃激昂,可是如斯反叛又跟好男孩們的音樂宣言有何干係呢?


▲ 英國搖滾樂團 Coldplay(酷玩樂團)於1996年在倫敦創立,由主唱兼鍵盤手 Chris Martin、吉他手 Jonny Buckland、貝斯手 Guy Berryman、鼓手 Will Champion 組成,團名曾叫過 Pectoralz 和 Starfish。

2008年 Coldplay 發行第四張錄音室專輯《Viva La Vida or Death and All His Friends》,簡稱《Viva La Vida》,專輯名稱是西班牙文,意指「活在當下」、「生命萬歲」,專輯靈感源自雨果的《悲慘世界》(Les Misérables),有一半以上的曲目充斥戰爭意象,其他則談論愛、信仰與死亡,較少處理個人問題,更多地處理人性問題。譬如〈Violet Hill〉描述這樣的場景:「priests clutched onto Bibles/Hollowed out to fit their rifles」(牧師抓緊聖經/挖空來填裝他們的步槍)。

在曲風上,樂團也強迫自己探索新風格,與過去三部曲不同的是,《Viva La Vida》是 Coldplay 第一張不是由長期合作的 Ken Nelson 操刀的專輯,他們找來環境音樂之父 Brian Eno 參與製作,影響他們的音樂人還包括:德國金屬團 Rammstein、非洲馬利搖滾歌手 Tinariwen、My Bloody Valentine 和嘻哈。Chris Martin 說他在這張專輯唱比較少假音,在〈Yes〉、〈Death and All His Friends〉等曲中可明顯聽出他以較低的音域為優先。

音色聲響上,《Viva La Vida》用〈Life in Technicolor〉──一首沒有吉他、標榜波斯揚琴(Persian santur,常見於伊拉克和伊朗的傳統音樂)的器樂開場,〈Lost!〉受到部落音樂影響,〈Lovers in Japan〉使用大頭釘鋼琴(tack piano),〈Viva La Vida〉有震懾人心的管弦樂團,〈Strawberry Swing〉則融合了非洲流行樂(Afropop)。披頭四(The Beatles)迷可能對〈Violet Hill〉最有感應,這首歌帶有扭曲的吉他即興演奏和藍調色彩,連歌名也是命名自 Abbey Road 附近的一條街道。

在2009年葛萊美頒獎典禮上,《Viva La Vida》獲頒最佳搖滾專輯,〈Viva La Vida〉奪下年度歌曲獎,Will Champion 發表得獎感言時幽默地說:「我想說,首先,對保羅麥卡尼(Paul McCartney)爵士深表感謝與抱歉,我們『公然回收』Sgt. Pepper 的服裝。」戲稱 Coldplay 出席典禮的繽紛軍裝激似披頭四的花椒軍曹造型。

《Viva La Vida》的視覺以德拉克羅瓦的畫作《自由領導人民》(法語:La Liberté guidant le peuple)為基底,Coldplay 找來操刀《X&Y》封面的 Tappin Gofton 設計封面藝術,雛形是一組具有表現力的大型草圖和栩栩如生的繪畫印刷品,並且以白色油漆塗抹率性的「VIVA LA VIDA」字樣。

法國拿破崙戰爭至1832年巴黎共和黨人起義(六月革命)影響雨果創作《悲慘世界》故事線,而1830年爆發的七月革命,人民在這場為期三天的抗爭中推翻查理十世,這段歷史也影響德拉克羅瓦創作《自由領導人民》。這幅畫的主角是法蘭西共和國的象徵瑪麗安娜(Marianne),法國文豪大仲馬認為德拉克羅瓦讓自己化身為戴著大禮帽的男人(說法有爭議),並表示浪漫的畫家在加入國民自衛軍期間不具激進、奮勇的軍隊性格,而是更常顯得多愁善感。


▲ Coldplay 專輯《Viva La Vida or Death and All His Friends》封面藝術以法國浪漫主義畫家德拉克羅瓦的畫作《自由引領人民》為特色。

專輯名稱《Viva La Vida》亦呼應墨西哥畫家芙烈達卡羅(Frida Kahlo)的最後一幅畫,畫中西瓜被細緻地剖半切塊,鮮紅果肉上寫的「ViVA LA ViDA」也是她去世前八天留下的句子,象徵在健康狀況惡化時依舊歌頌生命。即使沮喪、絕望,芙烈達卡羅仍然竭盡全力地用繪畫揮灑希望。

種種不顧一切創作的能量讓 Chris Martin 深感共鳴,也表現出 Coldplay 渴望發揮樂團的力量,用音樂聯合世界。這張壯闊的唱片提醒聽者,當我們擁有值得追求的目標,有時候還是需要多些冒犯的勇氣,表達出更強烈的聲明。

撰文:蔡舒湉 Lala
資料來源:suis-nousNMERollingStoneThe Guardian

🐔本文收錄於樂手巢雜誌 Vol.19,樂手巢雜誌全台索取地點:
https://bit.ly/3HsS5Xf

回味 Coldplay 連兩天來台開唱,限量「樂手巢波卡」重新啟售獻給樂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