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光幕前的 DJ,想要留住的唱片行 digging time:DJ Mykal a.k.a.林哲儀

DJ Mykal a.k.a.林哲儀高中就愛逛唱片行買卡帶成癡,還跑去唱片行打工,喜歡的其實是重金屬音樂。對他影響最深的是大學時期,他在玫瑰唱片工作,一路做到擔任西洋部採購,也把重金屬、另類搖滾、電子樂等做出歸類。週末他則總會去傳奇夜店 SPIN 報到,聆聽類型變多,加上九零年代電子音樂開始盛行,SPIN 像讓他找到寶地,可以一直聽到新的音樂,還會厚臉皮去問 DJ 那些是什麼,退伍後他就到SPIN 當駐場 DJ。「SPIN 都用黑膠播音樂,定期換新,我其實只有想著這樣我可以聽好多音樂!」

那時音樂資訊不像現在容易搜尋,Mykal 為了多聽一些就這麼闖入音樂圈。他同時去華納音樂工作,還因緣際會替非古典音樂雜誌寫稿。唱片公司有時候會進些少量發行、沒有中文解說的商品,他特別找來試著寫介紹文字。白天在唱片公司上班、下班後去唱片行、深夜到 SPIN 放歌,最忙同時有四份工作,每天凌晨四點才會到家。但 Mykal 完全不覺得需要睡眠,喜歡的事再累都想全數完成。因為台灣很難買到想要的黑膠單曲,又在日本、香港看到許多大樓中的唱片行,Mykal 1999年開設選物唱片行 M@M Boutique(現為M@M Records),後來才知道那些店開在樓上只是因為房租便宜。

DJ 能直接感受聽眾喜好,開唱片行則敦促自己聽取同溫層外的更多音樂,也能找回挖掘音樂(dig)的樂趣。幕前幕後的生活他都享受,「就像你聽不同的音樂有不同感受。」Tower Records 的標語「NO MUSIC, NO LIFE.」迄今依然是 Mykal 喜歡引用的句子,對他來說,潮流或音樂都是一種生活狀態。「這就是我這麼多年的生活啊!」

「老實說我不會把那些經歷想成是挫折或困難,我覺得自己很幸運,有多少人是可以把很喜歡的事物變成工作,又一直做下去的?」Mykal 擔任駐場 DJ 時遇到 SPIN 關門大吉,也在同時間離開唱片公司,喜歡的生活狀態一起崩解,卻覺得挫折也會伴隨機會。譬如他與陳柏霖共同創立 BRAiNCHiLD 品牌 ,舉辦成立派對時結識90年代傳奇 DJ 田中知之(FPM),當場獲邀到日本演出:「我覺得可能只是客氣,但過幾個月後收到他的經紀人邀請我去日本傳奇夜店 YELLOW 演出,對我是很大的肯定,也是長時間累積得到的機會,至少確定這是份我可以驕傲的專業。」

THE Chemical Brothers 的 DJ MIX 專輯《Brother’s Gonna Work It Out》和 The Prodigy(Liam Howlett) 《Prodigy Present: The Dirtchamber Sessions Volume One》是對 Mykal 的 DJ 角色而言最重要的專輯,他們在90年代皆是經典樂團,但人們不見得知道他們都曾出過 DJ MIX 專輯,打破了類型和框架,更堅定了林哲儀對 DJ 風格的想法和信心。

回顧音樂生涯超過二十年,林哲儀說不管在唱片行、SPIN 或是音樂文字工作他都很喜歡,核心圍繞在「分享」這件事。只要有人聽見他喜歡的音樂,甚至因此去尋找,這會有種幸福感。

2021年《佳》音文樂刊正式發行,Mykal 接受了佳佳唱片忠哥的邀請提議,這次他又多了一個總編輯身分。「我經歷過實體音樂雜誌的美好年代,加上有時我個性蠻不服輸,覺得若完全不做就不會成功了。」若有人想投身這樣的音樂工作,Mykal 說,要確定自己很喜歡音樂:「很多時候是到最後感覺自己還是真的很喜歡音樂,才會跨過去。」喜歡是一種直覺,但長遠的投注是真愛,像 The Rolling Stones 近來仍持續巡迴,也期待 Mykal 陪我們在音樂路上繼續搖滾。

撰文:謝濬如Nana
攝影:whosdandan
場地:M@M Records 四樓唱片行

本文收錄於樂手巢雜誌Vol.12「樂手巢幕後通行證」單元。全台索取地點:https://mag.ysolife.com/

從錄音工程走向全方位製作,「老王」王昱辰的聲響美學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