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翅音樂・岳品宸》賣樂器好比賣音樂,天花亂墜不如誠心推薦

一頭飄逸的紅色長髮,是動翅音樂空間創辦人岳品宸給人的第一個記憶點,第二則是少見卻又好記的綽號月餅。身兼老闆與上班族身分的岳品宸,不像一般音樂人在受訪時會有「天然呆」的木訥或不知所措,能言善道的他告訴我們,他喜歡與人溝通,藉此從中得到不同的靈感;這一切的才能除了天生,也來自個人成長的歷程故事。

▲外號「月餅」的岳品宸,不到三十歲卻身兼數職:視覺系樂團Initial Retribution主奏吉他手、百大企業高階主管,2017年更多了新的身分-動翅音樂空間創辦人。

音樂影響人生觀,勇於挑戰Why not?

岳品宸因學生時愛聽音樂,認識了日本搖滾樂團X Japan,進而開始利用網路資源自學吉他;為了不增加家中的開銷,省吃儉用好幾個月,用打工薪水買了第一把吉他,也因家中經濟並非富裕,畢業後憑著在樂器行的工作經驗,應用在不同產業,努力表現受到上司認同重用。

▲彈起最喜歡的吉他,岳品宸忘記身著上班服的違和,化身搖滾美男。

X Japan 中英年早逝的吉他手hide 擁有卓越的音樂才華與過人的鬥志,是岳品宸最崇拜的音樂人,在人生觀上也受其影響甚鉅,無論生活或工作遇到困境時,他會問自己:「hide 會如何面對?」透過與偶像的精神連結,常常就能轉變自己的心境,本來的問題也迎刃而解。

▲X Japan 的吉他手hide 是日本傳奇音樂人,音樂風格與精神影響許多搖滾樂迷。

用空間規劃營造氛圍,盼再造音樂人交流地

在進入職場前,岳品宸曾於知名樂器行玩家樂器打工,在陳老闆和當時的店長異形指導下,加上自己組團,無論是樂器的保養維修,還是音樂產業生態都能掌握。後得知昔日恩人陳老闆逝世,感念之餘與昔日音樂好友們,希望能延續當年的「音樂新血聚集地」,建立在此根本精神上,擴大傳統樂器行的經營格局,形塑出新的音樂產業合作鍊,讓未來的年輕後輩在學習音樂的路上,能依據每個人的經濟能力,得到物符所值的專屬規劃。

▲▼動翅音樂誕生於玩家樂器原址,與傳統樂器行不同,進入店內不見滿滿的商品架,主打自在音樂空間的概念,門口設置即興表演舞台,希望能凝聚音樂人向心力。

▲▼隨處都可以看見工業風的小巧思,如下圖由經營團隊純手工製作的磚牆。

因為也是從學生音樂人到獨立樂團出發,岳品宸清楚了解初學者的無知與擔憂,他心中的產業願景是,能夠從推薦購琴挑老師學習選團員練團樂團服裝造型建議,到最後的音樂製作與發行,每個面相都能找到合作的品牌和達人,提供完整的諮詢服務,想成為音樂人的朋友無須自行摸索;也可透過上述異業合作,共同把市場做大。

跳出既有思考框架,才能擊破產業困境

從音樂人變為經營者,岳品宸認為這之間的轉換並不會不適應,如同他大學念的是社工系,出社會後卻從壽險產業出發,其實對象都是人,只要用心建議,誠心分享,兩者並無不同;擁有音樂人的背景,讓他更能了解大眾所需,規劃更好的服務。

▲動翅音樂的五人經營團隊,都是因樂器行而結緣的音樂玩家。

音樂產業現有的困境,除了因為大眾娛樂的選擇增加,造成專心玩音樂的人口減少外,藝術文化的相輕本命更是致命傷,常劃地自限彼此排斥;雖然自己玩的是金屬搖滾,但從空間的規劃上,不難看出岳品宸希望廣納不同音樂風格群眾的決心。

▲動翅音樂的四間練團室風格各異,就是希望避免空間在音樂風格上被定位;只要你喜歡,在工業金屬風的練團室裡唱小清新民謠又有何不可?

最後我們請岳品宸選一首曲子來代表動翅音樂,他選了Foo Fighters 的〈The Pretender〉,除了是共同經營的夥伴們一致認同的搖滾聖歌,其中歌詞「What if I say that I’ll never surrender」更是他的個人座右銘,時刻提醒自己要做認為對的事,不隨波逐流;也象徵動翅音樂的品牌精神:無懼任何批判或質疑,勇於挑戰,幫助年輕音樂人振翅而飛。

撰文:林聖堯 Bert

攝影:林聖堯 Bert/謝濬如 Nana

協力:動翅音樂 DOTZ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