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沒有回歸,只是去了眾王之國:懷念吉他英雄之王Edward Van Halen

這天是2020年10月6日,對於吉他手而言,美中貿易戰、川普染疫都不重要了。因為這一天不管在FB、IG等各大社群媒體都只剩下一個訊息:RIP, EVH。

稱呼Eddie Van Halen為吉他英雄之王我覺得一點也不為過。他橫空出世,將點弦(tapping)這個技巧大量且常規地使用在搖滾吉他的彈奏上,開啟了整個吉他超技派(shredding)世代,並啟發了後世豪傑開發技法上的無限可能性。〈Guitar World〉雜誌曾經在90年代初期訪問過吉他好手Extreme的Nuno Bettencourt,當時才20幾歲的他說到:「告訴別人影響我彈奏的是Jimmy Page、Ritchie Blackmore的確很酷。但老實說,真正影響我們這一代吉他手的是Eddie Van Halen。」

還沒出名之前,Van Halen樂團在洛杉磯當地已經頗負盛名。據說為了不讓人知道他的點弦密技,Eddie Van Halen每次只要在獨奏時使用tapping,都會轉過身背向舞台,讓人搞不清楚他在幹什麼。當第一張同名專輯〈Van Halen〉於1978年推出,聽到《Eruption》這首僅有一分多鐘的演奏曲時,幾乎沒有一個人不扶住差點掉下來的下巴,搔破頭也想不出這是怎麼彈出來的。

不過也有人爭論,點弦技巧其實與他同年代另一位英年早逝的吉他英雄Randy Rhoads早在Eddie之前就用過了。我個人認為這點仍不減損EVH在這件事上的歷史地位。其一、因為tapping早在60年代就為爵士吉他手所用;第二、〈Van Halen〉發行的日期比〈Blizzard of Oz〉(Ozzy Osbourne的首張個人專輯,吉他手正是Randy Rhoads)早了兩年;最後,Randy Rhoads像流星般的殞落讓這個爭論變得不太具有意義,而且也完全不影響Randy Rhoads在後世吉他手心目中的地位。因此,或許就當它是茶餘飯後彼此抬槓的談資吧。

傳奇的「Brown Sound」

另一個EVH最令人津津樂道的是他的吉他音色——傳奇的「Brown Sound」。這是兩個意外。在2015年接受〈Billboard〉雜誌訪問時,Eddie告訴訪問者Chuck Klosterman:「我根本不是在講我吉他的音色,我講的是Alex(Alex Van Halen,Van Halen樂團的鼓手,同時也是Eddie的哥哥)小鼓的音色。很多年前別人會問我他打鼓的事,我只能用「蠻Brown Sound」這個說法來解釋。我很高興你問這個問題,所以大家可以知道我真正在講什麼。」所以Brown Sound被意外地誤解成,Eddie用來說明他的吉他音色。

再來,EVH年輕時的英雄是Eric Clapton。為了購買到他偶像所使用的Marshall 1959 Super Lead擴大機,他努力打工賺錢,然後透過樂器行買到從英國進口的夢幻音箱。興高彩烈地把擴大機搬回家的Eddie,通上電、開了機、插上線,彈下第一個音符的瞬間,他傻了…,為什麼音色有氣無力?檢查了半天,發現自己訂的Marshall用的是歐規220v的電,而美國標準電壓是120v。還得出門打工的EVH只好讓音箱持續開著。幾小時回來之後再試試;這音色怎麼異常的肥厚且溫暖,而且overdrive的程度更明顯。富有研究精神的他後來發現,當電壓低於原先設定的伏特數時,且達到一個特定數值會產生這個音色。於是Eddie把他的Marshall接上自耦變壓器(Variac),讓電壓維持在90v,傳奇的音色「Brown Sound」因而誕生。


▲EVH的Marshall 1959 Super Lead。圖片來源:Legendary Tones

不少人懷疑EVH的Marshall是不是改過(註:80年代將傳統Marshall透過改機提升overdrive的表現是個風潮。這些改過的擴大機暱稱為Super Marshall,而當時的技師如Lee Jackson、Mike Soldano、Paul Rivera等後來乾脆成立自家的品牌,成為high gain amp的濫觴),原VHT Amplification、現任Fryette Amplification創辦人Steven Fryette在其〈Premier Guitar〉的文章《Signal to Noise: The Brown Sound》揭密,曾為維修技師的他整理過EVH的Marshall,除了90v的電壓、以及將原本四根拆成剩下兩根後極管之外,這台Marshall沒有做過任何的改裝。

對是吉他手、又曾經服務於樂器產業的我而言,除了前面提到的,我特別感念他勇於嘗試的精神為樂器產業開創出一個全新的天地。經常想改善音色與吉他彈奏性的EVH,非常大膽直接對他的器材動刀動槍。他是將雙線圈拾音器裝上Stratocaster的先驅(第一個裝上的雙線圈拾音器是從Les Paul或是ES335上拆下來的);他也是早先將Floyd Rose鎖定式bridge system裝到琴上的人,從此讓Floyd Rose成為80年代高級吉他的標配。而這兩件事也誕生了一個新的品類:Super Strat,同時讓原為小品牌的Kramer快速爬升至高峰。他打破了不能任意「亂搞」樂器的規則,只要你願意實驗嘗試,過去只能委由工廠維修部門做的活都可以自己來,讓維修師、製琴師等可以獨立存在於體制之外。而這又進而活絡了替換琴身琴頸(replacement body & neck)、拾音器、零配件等的業務,讓樂器產業規模大大的提升。雖然我不認為這是EVH的刻意規劃,但無心插柳竟也成就一片大大的樹蔭,讓無數的產業工作者得以乘涼。這一點,EVH的貢獻不容抹煞。


▲EVH的改裝琴Frankenstrat。(圖片來源:MusicRadar)

吉他英雄之王這頂皇冠,Edward Van Halen,您戴著當之無愧!

延伸閱讀:聽搖滾吉他之神Eddie Van Halen怎麼「搞」吉他!

 

撰文:Steve

圖片來源:已標註於各圖

緬懷吉他英雄Eddie Van Halen,細數唱片封面後的Van Halen風雲

前一篇文章緬懷吉他英雄Eddie Van Halen,細數唱片封面後的Van Halen風雲
下一篇文章本屆金音創作獎主視覺設計師廖小子:「來做深海大探險吧」
Steve 老狗
我是個吉他手,而且是個對「Tone」很講究的吉他手。 「Tone」是音色,器材面代表樂手使用的器材所產生出來的音色,技巧面包含樂手對器材的知識,讓他/她可以用現有的器材,調出想要的「Tone」;樂手利用純熟的彈奏技巧,創造出屬於自己的音色。 「Tone」也是色調,居家裝潢,或是個人搭配,色調的調和與衝突都會創造出效果;「Tone」同時代表情緒,high tone時情緒昂揚,彷彿天底下沒有什麼事情是做不到的;情緒低落時,人會無精打采,情緒會影響我們的生活,我們應該多了解「Tone」,進而能控制它,而不是為它所左右。 「Tone On Tone」, 它原是一種同色調搭配的方式,但我想要傳達的是,在我有興趣與熟知的領域,透過知識、經驗、與心得的相互分享,提升我們控制或創造我們想要創造出效果的能力,讓我們與身邊的人都能總是情緒高昂,愉快的面對生活、控制生活、享受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