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震廷《愛麗絲Where Are We Going?》專輯附針線,用縫補溫柔療癒

成長就像是兔子洞裡的彩色藥水,你常常得賭一把,種種瘋狂與殘酷都是一把把丟在腳邊的利刃,藝術家選擇撿起來,反覆刮磨自己身上的逆鱗,血淋淋地檢視那些同時愛著、痛苦著的根源。遺落的關係都有機會修補,只要你有足夠的誠實承認自己需要的價值。謝震廷的《愛麗絲Where Are We Going?》用音樂創作療癒與母親刻骨銘心的生命巨變,而專輯藝術也用溫柔的「縫補」設計為歸巢鋪路。

▲謝震廷(Eli Hsieh)1993年生,歌手、詞曲創作人、吉他手,曾獲第27屆金曲獎最佳新人獎。

2018年12月,謝震廷發行第二張錄音室專輯《愛麗絲Where Are We Going?》,承繼2015年底首張創作專輯《查理Progress Reports》的自我辯證,轉向梳理與罹癌、失婚的母親的家庭關係,紀錄曾經熟悉卻形同陌路的兩人,再次找回彼此之於對方的意義。謝震廷不用複雜晦澀的文字或技巧矯飾情感,他運用兒童文學《愛麗絲夢遊仙境》、每個人都會哼唱的兒歌〈小星星〉,以及類疊句式與直白的歌詞呼喊「不想再失去你」。這種近似哭聲的愛如同母親第一次擁入嬰孩,純粹卻深刻錐心。

▲設計師陳青琳(Kim Chen)曾與林宥嘉、田馥甄、陳昇、孫盛希等知名歌手合作,活躍於展覽、品牌合作、藝術創作、繪畫與專輯視覺設計等領域。

音樂人吟唱幽微的生命隘口,設計師卻在視覺表現出爛漫明亮的春天色彩,負責打造《愛麗絲Where Are We Going?》專輯藝術的陳青琳表示:「震廷是很棒的合作者,除了給予清楚的方向和概念以後就沒有更多的干涉和要求,唯一的要求就是繽紛。《愛麗絲》的主題或許有點沉重,但在黑暗中總能找到希望的曙光,因此震廷不希望整體太沉重。」

陳青琳對專輯概念感動不已,反覆聆聽每一首專輯歌曲,花了兩週多的時間為謝震廷量身打造充滿溫暖與意象的專輯封面。創作媒材結合電腦繪圖與手寫字,文字安排根據畫面的構成設計。封面中非男似女的孩子,腦中充滿繽紛的想像與色彩,雖然眼神中帶著一絲沈痛與無奈,粉紅色的眼鏡以夢幻緩和了故事的氛圍,營造戲劇性反差效果。

▲謝震廷2018年發行《愛麗絲Where Are We Going?》,專輯藝術由設計師陳青琳操刀。

陳青琳認為「家」是需要家人共同「縫補」、「修補」的地方,有時候受了傷破掉了,但只要還是一家人,永遠都能選擇一起去修補這無可取代的關係。因此專輯別出心裁地打造手作體驗,共放了12張卡片,其中十張背面是十首歌曲的歌詞,一張放著專輯CD,另一張則為一份簡單設計的空白頁面。這12張卡片周邊都有小小的洞,搭配專輯中附上的粗針與線,能讓聽者自行將專輯「縫」成視覺連續的大海報,期望透過手作過程,也慢慢修補自己心中曾有過的傷心與痛苦,為「家」做出一個最美也最溫暖的註解。

▲謝震廷《愛麗絲Where Are We Going?》專輯開箱。

▲謝震廷《愛麗絲Where Are We Going?》專輯海報。

陳青琳表示,本次設計幾乎在沒有更動的狀況下直接完成了成品,特別滿意能完整呈現概念與畫面精緻度。推薦的曲目眾多:「〈愛麗絲〉有著濃厚的情感糾結,雖旋律輕快,闡述的卻厚重揪心;〈餘生〉當時一聽就掉淚了,可以說是這張專輯最喜歡的一首歌;〈塑膠花〉旋律的高低迭起很扣人心弦,尤其是震廷的高音會被深深的吸引;〈藝術家的假期〉『沒有休息/只有前進/不滿這種天性/才是最能成就完美的途徑』唱到心坎裡。」

親子之間總有針鋒相對、互不理解的時候,陳青琳將專輯名稱「愛麗絲」擺在封面人像喉嚨、畫面的正中央,或許這也暗喻了放在心上的總得找到出口,別再讓單純的愛墜落兔子洞。

編輯:蔡舒湉

資料來源:謝震廷、陳青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