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中的台北獨立音樂場景:「海邊的卡夫卡」即將熄燈,24小時告別演唱會全紀錄

0
5018


▲ Photo Credit:林特。

2000年左右的台北,出現了許多營業到深夜、聚集了當時最有個性年輕人們的咖啡廳、酒吧,從樂團圈聚集的地下社會、師大絕望公園、海邊的卡夫卡、電影人相聚的操場酒吧、設計人連夜趕稿、討論哲學的多鬆mo!relax、夜貓廣告人聚集的路貓與4am Cafe,這些場域可說孕育了這一代的文化,而這些見證藝文發展過程的空間,也因為諸多因素,一家一家地消失。


▲ 海邊的卡夫卡。(Photo Credit:林特)

位於公館台電大樓旁,台灣獨立音樂重要基地之一的小型表演空間「海邊的卡夫卡」,因面臨都更,將於今年(2023年)熄燈。對於許多線上的樂團與音樂人們來說,卡夫卡就像是他們成長過程中不可或缺的夥伴,比起在這個空間裡表演,不如說是在這裡「長大」。

為此,海邊的卡夫卡在熄燈前舉辦了一場橫跨24小時的告別演唱會「24HR FAREWELL PARTY:今夜,我們住海邊」,邀請25組音樂人回娘家開唱,而演唱會又依序分為三場主題:狂歡烏鴉場、紅眼烏鴉場、惜別烏鴉場,在最後的時光裡,與樂迷一起在這個音樂場域裡待好待滿。

24HR FAREWELL PARTY:今夜,我們住海邊

告別演唱會由大象體操演唱〈中途〉揭開序幕,鼓手涂嘉欽回憶往事,提到休團期間曾與 HUSH 一起在海邊的卡夫卡表演,兩場演出皆完售,表演後老闆,也就是樂團1976主唱阿凱,發給每人厚厚一疊千元大鈔,他說:「原來做音樂真的可以賺錢啊。」一旁貝斯手凱婷猛虧:「所以你是因為 HUSH 賺錢,不是因為大象體操。」全場笑翻。


▲ HUSH。(Photo Credit:一念電影、海邊的卡夫卡)


▲ 出道前在卡夫卡工作的 HUSH。(Photo Credit:一念電影、海邊的卡夫卡)

曾在公館海邊的卡夫卡工作、發跡並出道的 HUSH,特別準備多首歌曲演出,表演時他說:「我很幸運,從2010年的7月在店裡自彈自唱後,就一直唱到現在。今天不能說很開心來表演,但也不能說不開心,是很微妙的一晚,這裡是擁有很多回憶的存在,姑且可以說是年末總整理吧。」

鄭宜農則是睽違5年回到「海邊的卡夫卡」,拿出木吉他自彈自唱,「今年第一場演出就獻給這裡,已經很久沒有自彈自唱,這是我很年輕時期的表演方式,當時台下的觀眾今天也在,曾經看過我稚嫩的樣子。」她聊到即將告別海邊的卡夫卡時,感性表示:「如果不想忘掉就不會忘掉,它會用另外一種形式繼續存在,今天在舊地懷念,也是對新地方的祝福。」


▲ 鄭宜農。(Photo Credit:一念電影、海邊的卡夫卡)


▲ LINION。(Photo Credit:一念電影、海邊的卡夫卡)

而挑戰跨夜凌晨開唱,參與演出的音樂人異口同聲說是難忘的第一次。LINION 唱到加歌捨不得下台;OHAN 笑稱:「這個場次很像夜唱,歡迎來到錢櫃的卡夫卡,海邊的星聚點。」丁佳慧大方鼓勵歌迷睡覺:「你的潛意識有在聽就好了,坐著、躺著都可以。」而逃走鮑伯為了清晨六點半的演出徹夜沒睡並說:「體力狀態處在一種魔幻的感覺。」黃子軒則一邊演唱一邊忍不住觀察台下努力保持清醒的歌迷們,覺得既好笑又溫馨。

隔日中午登場的旺福一開口就炒熱全場氣氛,原本小民想唱些「助眠」的歌像是〈有星星的晚上〉,讓熬夜整晚的觀眾們睡著,不過後來還是不小心唱了〈旺旺叫〉,在如此具有文青氣息的卡夫卡現場大喊「咚咚隆咚鏘」,全場笑醒,真不愧是甫獲得金音獎最佳樂團獎的旺福,實力不容小覷。主唱小民表演完畢在後台自爆:「我今天演出時褲子拉鍊沒拉,還好吉他擋著。」讓現場工作人員忍不住狂笑。


▲ 旺福。(Photo Credit:林特)

緊接在旺福之後開唱的許哲珮,彩排時也開放點歌,歌迷許願要她唱旺福的歌,她直呼:「再來再來,旺福的歌我都很會。你們從幾點來的?精神怎麼樣?」許哲珮演唱多首膾炙人口的經典歌曲〈氣球〉、〈德國下雪了〉、〈我要陪著你老去〉、〈秋天的落葉跳了一支搖擺舞〉等,讓歌迷大飽耳福。

而為了這場演出,法蘭準備了特別的歌單,她表示,雖然表訂演出時間是半小時,但為了把想唱的回憶之歌全唱完,於彩排試音時間邊試邊唱,共帶來〈接下來要去哪〉、〈看著我的眼睛對我說〉、〈在夢裏〉等近十首歌,讓聽眾大飽耳福,「這是一個告別派對,我沒有打算太正經,我要笑著梳理、調侃、旁觀我的青春,然後好好地,跟海邊的卡夫卡告別。」法蘭說:「以往每年生日,都會被海邊的卡夫卡邀請回來唱生日場。我的青春時光很多在這裡消磨,雖然這間店具體的東西會消失,可是它鎖住的精神,還有曾經帶給你大大小小的意義,都會留在心裡。」


▲ 法蘭。(Photo Credit:一念電影、海邊的卡夫卡)

睽違兩年半,岑寧兒再度來台公開演出,就獻給「海邊的卡夫卡」告別演唱會,她想起2010年第一次在台北表演,地點就是在這,至今仍將當年演出的票根貼在看得到的地方。本次受邀回台灣,特別邀請當年在她身邊伴奏的老朋友們,以一樣的樂手、一樣的曲目完美復刻12年前的表演。她表示,自己是個很念舊的人,卡夫卡在她心中有著很重要的位子,「我們都在這裡就很興奮了,我很激動、很謝謝歌迷朋友們!」聊起與台灣結緣起點的歌曲時,更一度哽咽,自嘲:「把自己感動到有點不好意思了。」

壓軸演出的1976樂團一連飆唱〈壯遊前夕〉、〈努特〉、〈方向感〉、〈煙火〉等九首經典歌曲,數度全場大合唱,氣氛歡樂感人,他們更加碼〈Star〉、〈態度〉兩首安可曲滿足粉絲要求。唱到最後歌迷仍高喊「安可」不捨離開,在聲聲呼喚下,阿凱說:「最後一個音符總要落下。」接著二度安可,以〈單純複雜〉為海邊的卡夫卡最後一場演唱會畫下完美句點。

「24HR FAREWELL PARTY:今夜,我們住海邊」不僅是告別演唱會,更是一場音樂派對,不僅各地樂迷擠爆公館海邊的卡夫卡,LINE TODAY 直播人數更飆破近12萬人同時上線觀看。身兼1976樂團主唱,同時也是「海邊的卡夫卡」經營者阿凱(陳瑞凱)感性表示:「謝謝團隊所有人的努力,大家辛苦了,忙了近30個小時,現在最想要回家躺平,感謝大家!」

為台北溫羅汀書寫的告別詩 《再見卡夫卡的凝視》紀錄片

隨著24小時演唱會結束,主辦單位也宣布展開《再見卡夫卡的凝視》紀錄片募資計劃,由一念電影製作出品、榮獲第47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的《街舞狂潮》導演蘇哲賢執導。計劃發起人之一的高珈琳感性分享,在智慧型手機及網路尚不興盛的時代,許多當時的影像和事件,僅存在於大家的口述記憶中,非常可惜,這也是團隊感到迫切希望能透過紀實影像和圖文出版等方式保存這些記憶的原因。

導演蘇哲賢表示,自己是重度購買 CD 的族群,大學時幾乎每天都到公館一帶試聽音樂或看書。鄰近的師大路區域,曾經是台灣的另類文化重要據點,有很多很活躍的音樂展演空間。這幾年感覺到不僅是展演空間逐漸改變,這個曾經在千禧年之後,一個天真的年代、一種純真的創作,好像逐漸要瓦解了。因此《再見卡夫卡的凝視》不只是演唱會電影,更是一段又一段為台北溫羅汀書寫的告別詩。「我們將會以『海邊的卡夫卡』最後一場24小時音樂會為軸線,交織作家、畫家、音樂人以及文化人對此處的記憶與回顧。」


▲ Photo Credit:一念電影、海邊的卡夫卡。

談到紀錄片最困難之處,蘇哲賢直言:「告別演唱會!」他表示現場 LIVE 音樂會的拍攝,難在音樂保存的技術,以及後續音樂詞曲版權的取得,才得以讓演唱會真實且完整地呈現於紀錄片中。高珈琳補充說道:「紀錄片的拍攝製作及發行相當不容易,但我們仍希望能登上大銀幕,讓關心台灣獨立音樂與藝文場域發展的朋友們,得以見證、收藏這段珍貴的記憶。」《再見卡夫卡的凝視》紀錄片募資計劃即日起於挖貝群募平台展開。

回應樂迷期待 海邊的卡夫卡2月中前最後營業

自傳出公館「海邊的卡夫卡」熄燈消息之後,許多樂迷紛紛表達不捨,更有海外粉絲擔心沒有機會再訪。為此,海邊的卡夫夫極力爭取在演唱會後稍做休息,於2月第一週、第二週加開兩週最後營業,讓熟客以及新客有機會把握時間與海邊的卡夫卡道別,期間也將舉辦「祭憶藏物展」,珍藏音樂人在此演出的痕跡與回憶,另會舉辦拍賣活動,出清店內物品,有興趣的讀者請洽海邊的卡夫卡


▲ Photo Credit:林特。

團隊特別邀情台南全美戲院的國寶級畫師顏振發手繪「再見卡夫卡」烏鴉款視覺海報看板。他表示:「拿到這張圖時,感覺很有文學的氣味,開始做的時候並不好處理,細節不少。我在這個作品上留下了簽名,像是跟大家一起參加了再見卡夫卡。」在一樓轉角的手繪看板,也將陪伴樂迷們直到正式都更拆除日。


▲ Photo Credit:一念電影、海邊的卡夫卡。

文章轉載自:every little d.
文字整理:林君玶

跟 HUSH 一起娛樂自己,1月17日樂手巢雜誌 Vol.16 正式出刊:
https://ysolife.com/yso-mag-vol-16/

作品融入台灣 Live House 場景,漫畫家高研打入日本《這本漫畫真厲害!2023》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