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 from 凜冽時雨談《鏈鋸人》〈first death〉:死亡只能夠有一次,那瞬間連結著永恆

0
1390

TK from 凜冽時雨去年底再推出個人作品,是與熱播的超人氣動漫《鏈鋸人》合作的單曲〈first death〉,TK 是樂團凜冽時雨的主唱和吉他手,擔任樂團的主要創作詞曲及編曲,並從銳利及原創的角度展現他的音樂。2011年,他首次以 TK from 凜冽時雨之名推出個人作品《film A moment》。從事個人活動的 TK from 凜冽時雨相較於三人樂團,在編曲中也加入鋼琴、小提琴等編制,呈現領域寬廣的表演型態。

創作歌曲的情感:直觀表現《鏈鋸人》的破壞之美

TK 描述本次與《鏈鋸人》的合作,最早先做了一次 demo,雖然準備時間不多,但 TK 個人對這次合作非常有信心:「剛開始時沒有太多時間準備,但這首歌曲的靈感以驚人的速度在我腦海中流淌著,便無須那麼多時間。就結果而言,我覺得這首歌非常契合作品。」TK 對於《鏈鋸人》這部動畫作品有著深刻印象,「即使是平常不看漫畫,也會被《鏈鋸人》的畫風強烈吸引留下深刻印象,每個角色都能讓人感到很有特色。」「我某種意義上也創作著相當激烈的音樂,因此就純粹面對這部作品來表現《鏈鋸人》的破壞之美。」

不論什麼作品,都要一樣講究

創作時 TK 非常重視用音樂與言語完整地捕捉畫作和標題,尤其〈first death〉這首歌精準顯現了彷彿要從頁面上衝出來的速度感。「這也是我從創作音樂開始就很重視的地方,所以某種程度上我想自己的創作和《鏈鋸人》這樣有著激烈特色和少見魅力的作品十分相容。不論藤本樹老師所想像的事實是如何,當消化成自己的作品時,只要向平時自己創作音樂時一樣講究、用吉他和文字展現出全部的爆殺力,相信就能與之相連起來。」

歌曲〈first death〉中,TK 試著將埋藏在故事中的感受與《鏈鋸人》相結合,也會將自己擺入故事裡面,將情意都融入在歌曲之中。「所有聲音的碎片、文字的一部分,都會通過這首作品,不僅僅只是傳達給我,也能傳遞給每一個人。對別人來說或許很難理解;當我自己進入故事中時,自然會產生音樂和語言。那個時候產生的東西是非常自然且非現實的。是不是很矛盾呢?但是越是讓自己潛入音樂之中,我的感受就會變得越來越自然。儘管如此,我想正因為是《鏈鋸人》這部作品,或許就能創造出共感,不是嗎?」

本次歌曲取名作〈first death〉,歌名和歌詞誕生的契機是 TK 思考到在現實世界中只能經歷一次死亡,所以期望試圖可以表現出《鏈鋸人》故事中關於「死亡的狀態」和與其連接著的「瞬間永恆」的細微差別。「因為第一次死亡,也就是最後一次死亡,而這瞬間就存在於『奉獻上』這件事的矛盾及違和感中。我想很難用言語來說明,希望聽眾們也請在看過故事後想像看看。」

《鏈鋸人》作品中,事實上每一集都有不一樣的片尾曲,雖然看似反常,但對於 TK 來說倒是和平常創作沒有不同,其實很有趣:「看似是一個很反常的嘗試,但製作過程沒有什麼不同。每首歌曲以貼近著每集的旋律與詞彙來收尾每一集,是如此重視作品性又非常有趣的企劃。重要的是所有的片尾曲都具有與這部作品一致的強度,因此可以作為一個集合體,來為《鏈鋸人》增添色彩。」

與製作團隊的會議中,TK 也針對故事的每一個細節來找出與其契合的音色,甚至樂曲裡非常細微的部分也做了多次的討論和調整。「通常動畫作品可能不會做到那麼細節的微調,這些微調也做了很多次,我想是因為不僅僅把它當作是只有一集的歌曲,而是當作整體《鏈鋸人》這部作品的一部分,所以投注這麼多的努力。我也深思如何將作畫裡鋒利的描繪和鏈鋸聲咄咄逼人的感覺同步起來,並使我的音樂成為最強的歌曲。」

數位收聽:https://tklts.lnk.to/firstdeath
動畫鏈鋸人第8話 ED 影像:https://youtu.be/6ej4gHhUzek

撰文整理:菌
資料協力:SONY MUSIC JPOP
感謝聯合站台:ATC Taiwan、KEEDAN、MeMeOn、Onippon

跟 HUSH 一起娛樂自己,1月17日樂手巢雜誌 Vol.16 正式出刊:
https://ysolife.com/yso-mag-vol-16/

另類搖滾樂團 〈凜冽時雨〉當家鼓手Pierre中野來台開講習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