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神龍,還是黑蓮花?吳建龍獻給 K-HOW 的幽冥顯化實驗

0
271

輪迴對佛教徒而言是一種道德準則,也是一種身處亂世的安身立命之道。《還願》遊戲歌曲〈碼頭姑娘〉在最後一句歌詞「若有來世/你還願意嗎?」將滿滿的遺憾溢到了來生,而陷阱(Trap)音樂歌手高浩哲(K-HOW)也在〈觀落陰〉唱道:「這樣不斷重複的命運對你而言是祝福還是詛咒」,探討因果業報流轉再生。

從2021年的《ZENWAVE》到2024年的《永劫輪迴》,喜愛神獸「龍」的高浩哲都找上了吳建龍為他做裝幀設計,概念一個是銀光熠熠的神龍靈氣,一個是點香超渡的顯靈黑蓮花,兩張專輯一明一暗地共構太極陰陽。當宗教信仰文化成為設計潮流,吳建龍不怕元素被玩爛,決心做得更特別,最後他完成一種奇異的惑體,何謂輪迴?答案就在接通異世界的結構儀式和不可逆的燃燒語言中。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FKWU(@fkkwu)分享的貼文

▲吳建龍是 BLOB CLUB 設計工作室共同創辦人,作品涵蓋專輯、電影海報、演唱會視覺、MV 標準字和展覽活動視覺等,憑第54屆金鐘獎視覺設計獲得德國 IF 設計獎、楊乃文《FLOW》專輯獲頒第53屆金曲獎最佳裝幀設計。

吳建龍表示,高浩哲是地下饒舌圈的新生代紅人,在新冠疫情爆發前一年找上他做裝幀設計。「高浩哲的個人風格很特別,他喜歡玩亞洲宗教元素,看起來好像做出很多迷信,或是毀滅地獄哏的事(譬如:廠牌 Logo 做成道教八卦鏡、躺進棺木拍 MV,或是把專場演出嘉賓的頭像做成遺像、牌位概念),其實所作所為都是有目的性的,最終是想告誡大家不要迷信。」他舉西方音樂文化為例,認為西方視覺設計常見墓碑、撒旦、天使等意象,而亞洲人也可以在對自己的信仰尊重、虔誠之際,嘗試遊走生死的表現形式。

高浩哲個人第五張創作專輯《ZENWAVE》訴說內在要「禪定」,只要順著自己的節奏,即可持續前進。專輯從音樂到視覺美術皆大量挪用本土民俗文化,歌手還自比是三太子,勇於對抗權貴階級和剔骨還父的世代衝突。隨專輯附上的吊卡「陷阱哪吒 – 大鬧海底龍宮」為「難關太郎」出品,透過紫光燈才能看到完整內容。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難關太郎(@hardleveltaro)分享的貼文

「用紫光燈照隱形油墨」也是《ZENWAVE》的專輯裝幀概念之一,吳建龍認為「禪」是一種安靜、空無的境界或磁場,因此採用看似單一的銀白色美學,再搭配紫光燈去照出文字內容,製造出視覺衝擊。封面以轉化自廟宇龍壁的神龍浮雕為主意象,結合西方的幾何元素,背景的十字星則象徵藝人是超級新星,而那些彎來彎去、尖尖會刺傷人的危險形狀,是 Trap 潮流和 Y2K 流行的熱門刺青圖案。

神龍發光還得搭配火焰風格字體,封底打凸歌名出自高浩哲的毛筆字。吳建龍說:「我喜歡讓藝人也有參與感,他的字不是書法家練家子,而是有點塗鴉感,看起來心浮氣躁,就像他自比的三太子,有個性、有才華,同時又胡衝亂撞、調皮搗蛋。」

吳建龍表示,《ZENWAVE》裝幀「全部都想很久,全部都很難做。」其實光是封面銀箔卡的立體浮雕,就是極大的傳統工藝挑戰,團隊花費半年的時間跟多家印製財神春聯的廠商、印刷廠溝通,希望可以做出閃閃發亮的精緻浮雕紋路,但師傅們不是難以理解,就是覺得量產製作不划算,最後是靠人情才成功說服合作,但是印製專輯歌本也是很大的煎熬,工廠必須關燈才可以檢查有沒有印歪、印錯。

三年後,重手工、愛玩機關的設計師繼續為高浩哲打造《永劫輪迴》專輯裝幀設計,吳建龍說:「有機會挑戰,我就會用盡全力。」因為預算比第一張多一些,他又給自己設定更高的設計難度。

「永劫輪迴這個詞聽起來很兇,我順著這個 flow,想把格局再拉大一點,用超渡概念做出心靈昇華。我思考了很久,每次去廟裡面都會看到什麼?後來想到『可不可以讓專輯打開變香爐呢?』」

這次吳建龍把實體專輯做成「一捆裹著紅橡皮筋的黑金紙」,專輯資訊做成令旗風格布標,Logo 轉化自回收符號,用「永續環保」呼應「永劫輪迴」。打開後是立體書的概念,迸出一顆出奇制勝的立體黑蓮花香爐,內附團隊一根根剪出來的短線香,讓收藏者可以「上香」超渡。

歌詞海報則玩硝酸鉀特效,必須經過燃燒,才看得到隱藏的圖騰(高浩哲自喻的龍)和文字。「拜拜完要燒金紙,但不能只有燒,燒完還要顯靈才酷!」吳建龍回憶,以前的叔叔阿姨請神明報明牌時,常常在燒紙錢的過程找線索,所以他做出「會顯靈」的海報也是一種文化傳承。字型他選用類似篆刻的方型線條,用迷宮般的字,象徵在輪迴中尋找出路。

想起那段在工作室擺滿專輯素材狼狽加工的日子,吳建龍的痛苦值也可以用「歷劫」來形容,團隊至少花費半年研發紙雕立體書結構,蓮花的原型是交給工廠開版,再加工造型量產;最麻煩的是那張顯靈海報,不只設計團隊,合作的工廠也哀哀叫,因為不知道怎麼處理硝酸鉀,紙張必須夠厚,才能夠吸水,讓硝酸鉀附著,但又不能太厚。

「印刷廠印好海報後,送到工作室做『顯靈』效果。這也算是我們的永劫輪迴,硝酸鉀很麻煩,要保持在40度以上才能溶於水,乾掉就會結晶,所以要測試硝酸鉀泡水濃度和放在不同的容器裡。光是實驗效果就測試了一百多張,正式來是一千張,而且還要一張張地燒,燒到鄰居都來關切,工作室超像《絕命毒師》場景,真的是搞死自己!」

吳建龍推薦〈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這首歌結合電音和陷阱音樂,歌詞訴諸人性直覺又有轉化概念的黑色幽默,就像他的裝幀手法,常常藉由設計為藝人找到新的群眾。

「我覺得 CD 不是主角,購買實體專輯是代表認同這個藝人,或是喜歡專輯裝幀,想要收藏它。」吳建龍說。

撰文:蔡舒湉 Lala
來源:吳建龍K-HOW 高浩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