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克視覺推手、Funkadelic封面藝術家Pedro Bell 逝世(1950-2019)

由George Clinton領軍的美國音樂團體Funkadelic及其姊妹團體Parliament,是放克音樂(Funk)的先驅,在1970年代蔚為風潮,而藝術家Pedro Bell對形塑放克的視覺文化功不可沒,為Funkadelic與George Clinton繪製多幅封面藝術,代表作如1974年的《Standing on the Verge of Getting It On》、1978年的《One Nation Under a Groove》。過去9年以來,他一直住在芝加哥嶺護理和康復中心(Chicago Ridge Nursing & Rehab Center),每週洗腎3次,8月27日心臟驟停,卒年69歲。

▲放克藝術家Pedro Bell攝於2009年,空間擺設他的作品。

▲1974年Funkadelic發行第六張錄音室專輯《Standing on the Verge of Getting It On》。

▲1978年Funkadelic發行第十張錄音室專輯《One Nation Under a Groove》。

貝斯手Bootsy Collins讚賞Pedro Bell的藝術作品是放克經驗不可或缺的一部分,Funk能更加茁壯,他對這世界的貢獻難以計數。「他既野性又奇異的藝術作品讓我們的早期觀眾得以看見這種音樂與語言的視覺呈現。他對所有的稀奇古怪,都有種轉譯與傳達的方式,而且是你們這些消費者真正想弄清楚的東西,因為真的很超凡脫俗。」

▲Funkadelic貝斯手Bootsy Collins。

放克團體Funkadelic與其姐妹團Parliament的領導人George Clinton則在他的官網上刊登悼念Pedro Bell的小傳表彰藝術家的影響力,介紹其獨特的視覺風格如何表現碰撞、融合放克及迷幻搖滾的Funkadelic。

「Pedro Bell特別喜歡Frank Zappa專輯裝幀的獨特性與窘迫不安,這給予藝人與收藏的歌迷特殊的認同感,引領你進入自己專門共享的小宇宙,所以他將自己精心撰寫的信與樣品寄給Funkadelic的唱片公司,George Clinton喜歡他在江湖打滾過、熟悉人情世故的風格,1973年委託他設計《Cosmic Slopalbum》封面,這正是Funkadelic轉變成我們熟知狀態的階段。」

▲放克樂先驅、Funkadelic與Parliament的領導人George Clinton。

▲1973年Funkadelic發行第五張錄音室專輯《Cosmic Slopalbum》,封面由Pedro Bell繪製。

Pedro Bell的創作也曾踢到鐵板,Funkadelic於1981年發行的專輯《The Electric Spanking of War Babies》,因為畫了陰莖狀太空船內有一名裸女,遭華納兄弟審查,最後索性蓋上便條紙風格的綠色色塊,上頭還有歪歪扭扭的手寫字開嗆:「喔!看看啊!『他們太害怕』印這張封面了!」(OH LOOK! The cover that ‘THEY’ were TOO SCARED to print!)

▲Funkadelic 1981年專輯《The Electric Spanking of War Babies》因封面出現陰莖太空船與裸女遭遇審查障礙,於是直接蓋上綠色色塊,再嗆嗆審查者大驚小怪。

George Clinton的官網刊登:「Pedro Bell從貧民窟中轉化迷幻文化,就像是都會區的Hieronymus Bosch(多描繪罪惡與人類道德沉淪的15~16世紀荷蘭畫家),他將崇高和醜陋交叉切割成刺人耳目的效果,如昆蟲皮條客、扭曲變形的騷貨、外星鬥劍者、性變態,這是一種刺激,也令人不安,就像一種過分華麗的病毒。他具標誌性的突變充斥封面裡外,其骯髒下賤的細節足以犯下七個州的律法。」

「放克不僅只是一種音樂,它是一種哲學,一種觀察與存在的方式,是一種讓疲憊的靈魂保持信念,讓自己舞跳著跳著就跳進另一天的方式。」Pedro Bell晚年飽受貧困與病痛折磨,所幸世間還有他的作品慰藉無數放克靈魂。

編輯整理:蔡舒湉Lala

資料來源:RollingStonechicago.suntimesdiscoverlosangelesgeorgeclintontbilisija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