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歌曲的不同樣貌和表情,音樂製作人陳建騏:不設限才走得長遠

音樂製作人要將想法統合,橫跨三金殿堂的陳建騏,經手的作品像是掛上品質保證,接連以製作人身分將許多歌手推上金曲舞台,而他與「最佳專輯製作人獎」的緣分走了16年,2021年總算以《無人知曉》為自己拿下這座獎。陳建騏以另類觀點做流行專輯,用經歷掌握各方的平衡,始終保持一貫的優雅溫和。

從小學鋼琴,由古典彈到搖滾和流行,音樂一直都在陳建騏的生命裡。從退伍後的因緣際會,他進入周華健的擺渡人工作室做編曲,踏入音樂職業逾20年。在成為流行音樂製作人之前,陳建騏的音樂經歷跨足劇場、電視劇、電影、廣告,「商業廣告要在非常短的時間讓觀眾被吸引,而劇場最有藝術創造力,有足夠的空間將各種奇怪想法都丟進去。」在商業與藝術的極端間穿梭,他收集到不同的故事和看法,了解一件事能有千百萬種詮釋,轉而在音樂製作上激發出別人沒想到的樣子。

讓歌手安心才能掏心掏肺地唱

為提升音樂的想像力,陳建騏在製作時提供不同氛圍、角色,或是可能性,讓歌手的表現跳脫原本的習慣。他說進入這些環節之前,首先要讓歌手安心,才能使他們在錄音室裡表達內心情感,掏心掏肺地唱歌。不過製作人要顧全大局,「要把對的人放在對的位置,用對的方法溝通對的事情。」需要以言語將想法與需求傳達得具體,與不同歌手、經紀人和唱片公司達到共識,讓人、事、物都在最適合的狀態,於是總以溫暖笑臉迎人、個性隨和的他,有時溝通也可能需要強硬。

「我覺得中文的歌詞很迷人,所以在配唱時會跟歌手琢磨每句詞想表達的事。」陳建騏在製作上特別注重歌詞,他說是1985年由齊豫跟潘越雲共同推出的《回聲 三毛作品第15號》帶給他重要啟發,作家三毛寫的歌詞如一首首詩或故事,即使保留了解讀空間也能讓人感動,「我才發現詩跟歌詞的距離其實沒這麼大,只要有好的作曲、編曲跟製作,它也能變成流行音樂的樣子。」其中收錄的〈七點鐘(今生)〉以旋律和節奏變化製造急促感,呈現少女面對愛情的期盼與驚慌,這也讓陳建騏更在意歌詞、旋律、唱法、編曲,與所有樂器的相互配合,創造出屬於歌曲的表情。

 加入 A&R 的統合與取捨

除了形塑音樂樣貌,製作人也可能參與 A&R(Artist and Repertoire)的工作,考量歌手在市場上定位。陳建騏說,通常和非創作歌手合作時,經紀人、企劃、歌詞等各方都有可能是 A&R 的一部分,因此合作模式也會因人而異,「A&R 也可以是寫詞的人,葛大為就做很多 A&R 的工作,因為他提出整張專輯的概念、想法,也能同時做文字統籌,我們兩個都算是 A&R 的腦袋。」

當經紀人或企劃等人提出不同看法或堅持,陳建騏用換位思考去理解與平衡,「爭執輸贏沒有意義,在符合對方的要求下,也展現了我想展現的技術,才是真的成功。」但製作人在專輯製作環節的取捨之間,當然也能用音樂的角度去說服別人,「你必須要讓這整張專輯是有重量的,這個時候專輯製作人或是 A&R 的 director 角色就要出現!」

不設限才走得更長遠

「如果你要當製作人,你想當什麼樣的製作人?」陳建騏建議要找到擅長風格,保有決策的觀點,但也別為自己設限,就像他獲獎時說的:「我沒有在等這個獎,反而是金曲獎在等我,等我更了解音樂,等我更知道音樂的力量。」陳建騏打造無數不朽抒情曲,但也接受新的挑戰與刺激,為抒情歌發展不同樣貌和表情,更樂於認識不同音樂類型與時下流行,用音樂說好每一種故事,這條路便能走得更長遠。

撰文:鄭佩欣 Anita
攝影:whosdandan
場地:好多音樂

本文收錄於樂手巢雜誌Vol.12「樂手巢幕後通行證」單元。全台索取地點:https://mag.ysolife.com/

融合唱片企劃、作詞人多元觀點,葛大為:我只是音樂產業裡愛寫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