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霸2020金音創作獎,主席陳君豪:歡迎來到異種格鬥的舞台!

沿著華語音樂流域,隨手撈起一張唱片都可能由陳君豪研發育種,從流行天王天后到獨立音樂人或YouTuber,凡有音樂洄游處,幾乎都能看到這位知名製作人、編曲者及樂手的意志。今年他接棒成為第十一屆金音創作獎(GIMA)主席,同時也是繼陳珊妮、五月天瑪莎後,主席制評審團的第三代;問起最難評的獎項,他苦笑哀鳴:「最佳專輯獎,金音獎用曲風分類,簡直是『異種格鬥』的舞台,拳擊 vs. 柔道 vs. 武術 vs. 西洋劍…這要怎麼評?」格鬥家必需不斷修煉進化,比賽本身亦必需持續突破窠臼、帶動風氣。一尾從黝黑暗流不斷躍升的金音海獸,靈敏攪動亞洲音樂生態圈,眾所矚目的波瀾壯闊即刻掀起。

▲陳君豪為知名製作人、編曲師,同時也是椰子樂團貝斯手、佛跳牆樂團吉他手。迄今榮獲多座金曲獎的肯定,歷任第三十屆金曲獎及第八屆、第十屆金音獎評審委員等要職,本次擔綱第十一屆金音獎主席。

延續音樂願景,為了下一代接棒

還沒踏入BB Road Studio,樂迷的雷達先行響起,名字是向Abbey Road 致敬嗎?陳君豪佛系微笑,睨了一下窗外說:「本來因為在八德路要叫BD Road,除了喜歡披頭四,BB也是我小時候的外號。」他甚至把自己的孩子分別取做合成器和吉他弦品牌的中文諧音,視音樂為志業不言可喻。今年他接棒拉拔十一歲的金音創作獎,主張每個時代的特色不同,過去十年穩穩茁壯的金音,他該做的不見得是創新,而是逐步修正到符合音樂圈現況。

為打造亞洲指標性國際音樂大獎,金音獎於2018年啟動為期三年的轉型計畫。在討論評審人選、推動台灣音樂場景等議題時,陳君豪也和前兩屆主席陳珊妮、瑪莎交換大量意見。他舉英國水星音樂獎(Mercury Prize)為例,不同於全英音樂獎與葛萊美獎的主流取向,水星音樂獎每年固定入圍十二張英國或愛爾蘭區最佳專輯,並從中選出一張得獎,曲風涵蓋各種類型,作風大膽、前衛,市場性考量較低,入圍的藝人都非常有指標性,反映了三至五年內的音樂趨勢,亦是挖掘新秀的重要平台,可視為「英國的金音獎」。

召集的評審團則講求專精於執掌的曲風、擁有實作經驗,並要對市場經營、技術性等具備一定理解,討論獎項前也要求每位評審完整陳述自己的理念與想法。今年的海外評審包含來自日本、韓國與香港,有趣的是,在視訊討論過程時常因語言文化不同出現巨大的觀點歧異,「有些作品,國際評審對台灣評審的意見就很不同,所以合不合評審的主觀喜好,就需要些運氣。」

鼓勵原創,推Indie 躍上國際舞台

金音獎規定「原創」要佔七成,然而如何定義「Original」卻是很深的課題。陳君豪說,面對如嘻哈取樣、電音Remix 等新型態手法,更反映出金音獎存在的重要性:不受框架。「評估原創不再是狹隘地取決於詞曲,也包含編曲、樂團上的Jam、電音Remix…,Remix別人的作品讓整個曲子煥然一新,在電子音樂中當然可視為創作。」

另一個關鍵字是「Indie」,金音獎對台灣獨立音樂發展貢獻卓著,讓偏獨立的音樂人與場景找到被肯定的舞台與努力的目標,開發獨立音樂人/樂團、獨立場景,並提升其國際知名度。小市場少有獨立樂團能夠單靠演出盈利甚或收支平衡,金音獎勢必要走向亞洲國際市場,為獨立音樂人爭取更多媒體曝光、開闢更健康的場景;許多主流唱片公司也會關注獨立音樂人/樂團,例如亞神有余佩真,或像林宥嘉好作偏獨立的樂風,且獨立音樂圈有很多好手,當主流唱片公司不見得認識他們,金音獎就是很好的媒合機會。

今年的金音論壇場地安排在獲頒特別貢獻獎的女巫店,邀請專家與音樂人暢談Podcast 熱潮、抖音,以及女巫店在台灣創作音樂人心中樣貌。「女巫店精神很符合台灣的Indie 精神,堅守崗位,但不刻意張揚,希望藉由金音獎讓更多年輕人知道有這樣經典的獨立音樂指標性聖地,外國人也可在此燃起對台灣音樂的興趣。」

制霸金音獎:勇於實驗+獨闢音色!

陳君豪視今年金曲獎為反映「自媒體與多元分眾的榜單」,啟發他反思如何為主張多元原創、分樂種不分語言的金音獎寫入更獨特的個性。他舉告五人、J.Sheon、落日飛車、好樂團等為例,音樂人大量從網路崛起,而入圍金音獎最佳另類流行專輯和最佳新人的持修也彰顯臥室音樂人的無限可能:「《房間裡的大象》製作人是我和鍾濰宇,但事實上很多聲響都是持修自己做的,他個人電子音樂功力強大,才更容易被大家注意到,編曲、Beats、Hook融合華人聽眾熟悉的旋律,譬如取樣七零年代Funk 和八零年代Synth Pop;這是成長在台灣文化並受時下歐美流行音樂影響的年輕人的創作,網路世代興起的人不再單從前輩身上學東西,靠著資訊通達再加上創意,就能闖出自己的一條路。」

至於前幾年大行其道的嘻哈,今年由蛋堡以《家常音樂》入圍最佳專輯、最佳創作歌手、最佳嘻哈專輯、最佳嘻哈歌曲5個金音獎項,陳君豪觀察台灣嘻哈圈仍於茁壯階段,Beats、題材或許不如美國成熟與百花齊放,但也不乏優秀的嘻哈歌手與佳作:「台灣嘻哈最重要的是精神,文化脈絡跟音樂性同等重要,本屆金音獎把精神面提得更前,評審會思考歌詞、藝人的態度和脈絡。蛋堡這次簡單講述日常,用一台MPC 做Beat,聽起來很簡單跟Analog(類比)感,當大家都在Trap、很有攻擊性的時候,反而容易脫穎而出。」

「Chick en Chicks 入圍最佳電音專輯的《作弊人生》,整張專輯風格調性一致,對喜歡綜合多種曲風的華語專輯來說也特別突出,社群媒體大力發展,大家都怕跟不上潮流,傾向挑比較容易有聲量、引起大眾注意或有認同感的事做。金音獎強調獨特性,不要害怕跟別人不一樣,鼓勵找出自己的音色。」

同樣是重金屬吉他手出身,陳君豪談起入圍四項大獎的金屬團FUTURE AFTER A SECOND 興致格外高昂,對榮獲2020全美獨立音樂獎最佳金屬單曲獎的《OFiN》也激賞不已。「他們編曲新穎、技術性高又很好聽。重點是,金屬樂要做得有律動感很不容易,他們團的律動感非常好。吉他手(李秉諺)太厲害了!我還特別打開YouTube 看怎麼彈奏,現場呈現完整度很高,具備國際水準。」

那該如何另類呢?延續2019年增設的「另類流行」獎項,陳君豪談今年入圍作品:《平庸之上》沒有太多商業包袱,是超強新人9m88 誠摯交出的Mixtape 的專輯,有樂於跟不同音樂人合作的Indie 態度;渣泥製作精良的《PORTAL》編曲富日系電子繽紛色彩,在音色上下了蠻多功夫;許哲珮則像內功深厚的武林高手,《失物之城》A&R 完成度很高,在詞曲製作/錄音混音上皆緊扣主題「催眠 」;王嘉儀是具有流行底的電子音樂人,《殘》獲得國際媒體好評;I Mean Us 的〈24 Years Old of You〉顯現高度國際水準,放諸國際Indie市場檢視,製作、聲音毫不遜色。那你又怎能忽略冒險及實驗精神?羅妍婷的《葉片之上 Epiphyllum》證明原來爵士樂可以做得讓人聽得懂、又保有爵士即興精神。

評審團獎得主《LONGONE 龍港》則不是第一眼美女,陳君豪推崇落日飛車的曾國宏(國國)和張洪泰Jam 出這張傑作,是音樂人交互激盪出創意的典範:「這張實驗專輯不炫技但很入耳,畫面感掌握起承轉合,你會捨不得跳著聽,搭配氛圍設計的音色也非常到位,復古老合成器,音效、混音都扣人心弦,聽完彷彿看了一部步調緩慢、畫面唯美的電影。」

本次首度辦理的亞洲創作音樂獎前身是「海外創作音樂獎」,今年限定亞洲國家或地區之個人或團體,語種不再以華語作品為限,報名狀況踴躍,不乏已具知名度的國際音樂人,入圍者包括:憑〈Dat $tick〉爆紅的印尼饒舌歌手Rich Brian、日本嘻哈歌手空音、新興City Pop 團Nulbarich、英國日裔歌手澤山璃奈,以及韓國放克與靈魂團CADEJO、迷幻色彩的樂團THORNAPPLE,還有菲律賓獨立流行音樂人ena mori。

今年亞洲音樂大賞訂立「MIXTAPE」主題,用混音帶象徵共生與融合,原先企劃串連各縣市中小型表演場館,邀請亞洲具潛力或指標性之音樂人來台演出。受疫情波及,海外音樂人不便來台,改成線上音樂節,邀來國內外創作者/團體跨界共演;GIMA 練團室則於心中山舞台(捷運中山站外廣場)搭設快閃Live House,並同步進行新媒體直播,取消國際媒合會。縱使2020年充滿變數,也不失為音樂人重整生態與體質的轉機。陳君豪觀察近年來獨立音樂人/樂團甚至超越主流,「因為他們更靈活、活動性更高,團隊小反而可以扣緊核心、呈現鮮明主題,提供主流很好的借鏡。」

陳君豪接棒前也曾苦苦掙扎是否有時間心力評選和組織,更別提典禮結束後還得面對媒體或輿論,甚至是朋友的壓力,但最後他還是義無反顧接下:「一路走來受到很多圈內前輩的照顧,加上自己有小孩子,更覺得有責任。我應該在自己還有能力和影響力的時候勇敢挑起大樑、為下一代做些什麼。」

不怕跟別人不同調與有擔當的Indie魂,這就是格鬥系的陳君豪給自己和所有創作人最浪漫的盟誓。

金音創作獎

官網:https://gima.tavis.tw
Facebook:金音創作獎

撰文:蔡舒湉 Lala
攝影:猫形 Nek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