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A29金曲國際論壇》迅速擴展的嘻哈文化與商機(下篇)

2018金曲國際音樂節「國際論壇」第8場主題「迅速擴展的嘻哈文化與商機」,承續《上篇》引言人告示牌雜誌(Billboard)亞洲分處主任Rob SCHWARTZ、創作人兼巡演樂手兼Yuck樂團吉他手Ed HAYES、美國East West Artists執行長兼88Rising共同創辦人Jaeson MA的分享,本篇摘錄Iron Mic鋼鐵麥克創辦人Dana BURTON與嘻哈音樂廠牌顏社主理人張逸聖(迪拉)的講座內容。

註:講座為對話互動,為凸顯思想,本文以人物分段落。

▲金曲國際音樂節國際論壇「迅速擴展的嘻哈文化與商機」。

中國究竟有沒有禁止嘻哈?

2017年「中國有嘻哈」節目將華人嘻哈浪潮推向新高峰,接著傳出中國政府打壓嘻哈,嘻哈社群風聲鶴唳,被全球樂壇評為曇花一現。在中國推廣嘻哈樂近20年的Iron Mic鋼鐵麥克創辦人Dana BURTON忿忿不平地強調這是假新聞

「感謝給我機會匡正視聽,這過程中有太多錯誤的資訊,事實上中國並沒有下嘻哈禁令,真正發生的事是,簡而言之,假新聞蒙蔽一切。我追蹤這些錯誤報導,發現假新聞都是來自西方,美國絕大多數媒體下聳動標題稱中國禁止嘻哈,因為『中國』、『嘻哈』都是很煽動的詞彙,說下禁令就有點閱率,大家標題照抄渲染話題,真正正確的報導只有包括CNN、告示牌等三篇,只有三篇!為什麼我很不開心?因為報導沒有呈現真實狀態,嘻哈在中國很紅火。」

「不是中國政府的問題,是商業社群的問題。你們商業社群有自己的理念和做法,嘻哈文化不見得與商業衝突,也不是說無法談判,而是你們要了解嘻哈,商業社群要做功課,不是剝削嘻哈而已。說中國政府禁止嘻哈,其實有很多政府平台投入很多錢經營嘻哈,嘻哈在中國活得好好的,我希望成為中國嘻哈的橋樑。」

▲Dana Burton參與Vice China紀錄片《鋼鐵麥克》拍攝。

Dana BURTON來自美國底特律,在中國居住20年,立志成為嘻哈的復興者,致力於營造嘻哈愛好者網絡。他提醒應避免將嘻哈歸類為音樂類型,否則反而自我侷限,主張嘻哈是一種社區文化,其核心價值是愛、和平、社群,發展過程需兼顧傳統與創新。嘻哈是活生生的生活體驗,以社群意識為根本,經營社區向上提升並非商業操作,而是一種創業,具體做法是建立在地事業。任何人只要擁有適當的機會、方式與平台表達自己有熱情的事,例如參加比賽,就能實現嘻哈夢想。嘻哈不是賺錢的工具,爭名奪利只會導致利益衝突。

「如果你沒為社區貢獻,你就不是嘻哈。」

談及美國嘻哈樂的暴力、侵略性等負面印象內容,Dana BURTON表示,水可載舟亦可覆舟,這是嘻哈的一體兩面,提倡藉由嘻哈推動和平、改善社區。他推薦大家欣賞紀錄片《布朗克斯街頭少年音樂夢》(The Get Down),了解70年代紐約透過嘻哈文化邀請社區舉辦派對,活絡社區資源,改善困苦生活。「我尊敬的音樂人都表現初相當正面的力量,這是我認知嘻哈的方法。」

▲音樂影集《布朗克斯街頭少年音樂夢》背景設定在1977年紐約南布朗克斯區,記錄嘻哈音樂的崛起和迪斯可年代的沒落。

Dana BURTON強調了解與尊重的重要性,不滿嘻哈被商業世界剝削、玷污,他謹慎使用語言,以TRAP音樂為例,在底特律長大的他親身經歷與TRAP樂相關的毒品社會現象,提醒真正的TRAP很黑暗,如同幫派饒舌,要嚴肅看待發源。

「音樂必需負起責任,將人的疼痛商品化的時候,音樂人更要小心踏線,避免錯用文化。溝通過程雙方都要具備誠意,不能自己不想了解別人,開放心胸才能有雙向道的交流。」

他最後從手機播放一段前奏,詢問是什麼歌曲?觀眾席出現〈我愛台妹〉及The Spinners〈I’ll Be Around〉兩種答案。「音樂縮短文化落差,唯有真正對話,音樂才能讓我們團結在一起,希望大家了解我的用意。」

▲Iron Mic鋼鐵麥克創辦人Dana Burton(左)出生及成長於底特律,他在近20年前遷居中國,投入嘻哈音樂與廣告行銷工作,創辦中國第一間娛樂經紀公司China Live。

跟風可以引領全世界的創作人嗎?

張逸聖(迪拉)2005年矢志打造屬於台灣本地的饒舌嘻哈音樂,創立嘻哈音樂廠牌顏社(KAO!INC.),以重質不重量的經營態度一年發行一張饒舌專輯。迪拉分析台灣當代嘻哈群像:蛋堡作為先驅,對比90年代美國風格兇狠的嘻哈,展現文青路線的爵士饒舌,用輕饒舌反向操作,打破偏見,取得大眾共鳴,在華人嘻哈圈建立名聲;李英宏走台式文青路線;入圍本屆金曲獎最佳演唱組合的夜貓組成員Leo王,從搖滾樂團主唱轉職做嘻哈,凸顯「rap是帶有旋律的beat」,饒舌亦能帶有演唱成分;頑童MJ116呈現完整生活態度;玖壹壹與草屯囝仔表現台灣宮廟文化;大支關心社會議題,創作表現清晰的政治主張,「大支feature過達賴喇嘛,如果有人想要超越他可能要跟教宗合作才行吧!」(全場笑)

迪拉強調,台灣饒舌歌手的成長過程缺乏環境養成,幾乎沒有黑人音樂,這群先鋒嘻哈小孩從無到有,下一世代的饒舌要更有原創,而不是跟風。

▲今年4月18~22日在華山1914文化創意園區舉辦的「Taiwan Hiphop Kids|嘻哈囝」展覽,呈現台灣四大嘻哈廠牌饒舌歌手,五天吸引兩萬人觀看,是成功的展覽。

迪拉主張嘻哈是很入世的宗教主義,他舉靈修大師奧修為例,追求情慾、物慾、金錢是很正當的事,鼓勵面對慾望,嘻哈與商業沒有衝突。

「嘻哈對我的意義就是這樣,年輕人找到方式解放自己,穿金戴銀、開大車、抱很多馬子,工作多年後覺得嘻哈是很入世的文化。但學校不教慾望,只教禮義廉恥,造成東方社會過度壓抑,長大得不到這些東西又被認為是大魯蛇。」

他說,台灣嘻哈從前是小眾,現在已經慢慢往主流走,去年的「中國有嘻哈」節目湧入更多人在嘻哈平台看熱鬧,如今士農工商都喜歡嘻哈,用嘻哈詮釋自己的生活,頑童MJ116連三場小巨蛋全數售罄,象徵嘻哈已步入主流音樂市場,所有音樂人都該適應台灣變遷的環境。嘻哈有文化關聯,就像很多宗教經典每個年代都有自己的教義寫法,每年出不一樣歌曲,饒舌樂是這年代的經典,要表現自己、凝聚共識。

▲迪拉主張創新,帶領的顏社旗下藝人夜貓組與李英宏合作,用嘻哈樂表現太空漫遊主題。

Diss的真諦?

提及嘻哈的負面形象,迪拉分析台灣是很和平的島嶼,不若美國有嚴重的槍枝管制問題,不過也因台灣的饒舌歌手成長在安和樂利的社會,部分對幫派存有浪漫幻想,以為黑道人物可以用潛規則處理問題很酷,有點看輕了武器議題,需要謹慎處理相關用語。「吳宇森電影的暴力美學用兩千發子彈齊飛象徵真實世界,金庸用點穴、氣功掌風打死敵人,都是藝術!」(全場笑)「饒舌歌手過去比較偏被欺負的一方,被當猴子耍,現在被當做藝術從業人員。」

「Battle是信念上、想法上的battle,不是互罵就可以紅。」

「將爭端看成成名手段,有點不可取。」「嘻哈要對自己負責、忠於你的信念。蛋堡、熱狗、頑童的饒舌事業經過線性變遷,因此能培養出藝術家品格;一夕成名致富,個性容易被摧毀。」

迪拉提醒,學饒舌從嘴巴就可以開始,然而華語歌曲有「重詞不重曲」現象,欠缺音樂的身體感,源自西方的嘻哈樂如何讓外國人感受到真實,重點是回到從身體感beats出發,這是世代抗拒文化傳統的方式,亦是社會發展的必然結果。

▲嘻哈音樂廠牌顏社主理人張逸聖(迪拉)。

Rob SCHWARTZ總結:「嘻哈是一種反映在音樂裡的文化,做你該做的,但要忠於文化。」

延伸閱讀:

CNN|Hatin’ on hip hop: China’s rap scene frustrated by crackdown

GMA29》國際論壇「迅速擴展的嘻哈文化與商機」上篇

編輯整理:蔡舒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