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藝術與外星人,Grace Jones《Island Life》拼貼不可能的動作

每個人都有自己熟悉的小動作,一部分洩漏內心秘密,一部分也代表離不開某種慣性,直到你終於開始嘗試陌生的肢體語言,突然間也會從身體發出的訊息重新認識自己。Grace Jones 在80年代以獨特、大膽的雌雄同體形象影響變裝運動,同時也挑戰世人對女性、黑人、模特兒的既定想像。她在《Island Life》封面擺出平衡、優雅而健壯的姿勢,事實上是設計師男友的伎倆才能促成這個不可能的動作。她給這件超現實主義作品的評價是:「這對我來說是正確的,我的感受也是如此,運動、藝術和外星人。」

▲Grace Jones 是牙買加裔美籍模特兒、歌手、音樂創作人、唱片製作人與演員,生於1948年。她在80年代轉向新浪潮風格,嘗試雷鬼、放克、後龐克與流行音樂。

1985年底,Grace Jones 發行《Island Life》精選輯,集結她生涯前九年的音樂作品,這不僅是她最暢銷的唱片之一,專輯封面也是她最著名的形象照之一,由她與當時的平面設計師、藝術總監男友 Jean-Paul Goude 創作,他同時也是時尚插畫家、攝影師和廣告導演,並在1960 年代後期至70年代在紐約當《Esquire》的藝術總監。兩人在70 年代後期於紐約傳奇的54俱樂部(Studio 54)相遇,當時安迪沃荷(Andy Warhol)就在他們的隔壁桌吃晚飯。

他們的關係形似創作者與繆思,但 Grace Jones 又多了強烈的主觀能量,不像傳統時尚美人被捧得高級典雅卻不食人間煙火。她說:「我不認為他喜歡我的外表,他是喜歡我的精神。他看到我在俱樂部的同性戀觀眾面前唱〈I Need a Man 〉,以裸露的軀幹撐起舞會禮服。」那種明顯的暴露原本無甚可看性,卻因為癲狂而有了戲劇性。誰是誰,誰又在娛樂誰,都存在著混亂的信號。他頓時為她的非凡體格深深瘋迷,往後他參與了她從專輯封面到舞台編舞的所有工作,稱之為一種整體藝術(德語:Gesamtkunstwerk)。

▲Grace Jones 1985年精選輯《Island Life》由 Jean-Paul Goude 操刀封面藝術。

Grace Jones 的前三張專輯封面由 Richard Bernstein 擔任藝術指導,他曾設計安迪沃荷(Andy Warhol)的《Interview》雜誌封面,對 Grace Jones 的唱片封面皆用鮮豔飽和的色調,採噴槍、滿版處理,表現出完美的迪斯可作風。由 Jean-Paul Goude 操刀的《Island Life》封面影像最初在1978年發表在《紐約客(The New Yorker)》,是 Goude 與 Jones 首次合作,七年後被運用成《Island Life》的專輯封面,又被用在 Grace Jones 的熱門單曲〈La Vie en rose〉的音樂錄影帶中。

畫面中的 Grace Jones 高頭大馬、皮膚黝黑,以接近赤裸的狀態擺出阿拉貝斯克舞姿(arabesque,芭蕾舞舞姿之一,指單腿直立,另一條腿向後平伸),她一手抓著麥克風,彷彿是初試啼聲的半人馬。事實上,除非肢體真的非常敏捷柔軟,否則根本做不到這個動作。雜技表演般的輕盈形象其實是切割重組的結果,Jean-Paul Goude 利用拼貼技法創造出一個可信的幻覺,其靈感也來自接受過芭蕾舞訓練的母親。他說自己感興趣的是現實的幻覺,「一切都從繪畫開始,我對比例很著迷,我一生都在為自己做這件事,裁剪圖片,製作理想化的人體雕塑。」Grace Jones 透露,這張圖可能部分拼貼了其他人的影像。

Nicki Minaj 在她2011 年的〈Stupid Hoe〉音樂錄影帶中模仿了《Island Life》封面照姿勢,據說 Kylie Minogue 的《Fever》專輯封面藝術靈感也源自於此。

Jean-Paul Goude 將 Grace Jones 重塑成挑釁的雌雄同體藝術品,有人認為是因為戀人合作方有獨特的親密感,能重新闡揚出黑人的力與美;但也有許多人批判是高傲的藝術家一味將女子物化,讓她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成為慾望的犧牲品,女藝人是被藝術剝削的受害者。

Grace Jones 則認為 Jean Paul Goude 以激進的方法反映出她強烈的自我意識,自認從來不是模特兒,更不是奴隸,而是「設計夥伴」,「Jean-Paul 深掘我、嚙咬我、搔抓我、延展我,非常清楚我的皮膚是什麼顏色。」「我覺得它很美,當然,我最終意識到它不僅是關於我的,也是關於 Jean-Paul 的。」

撰文:蔡舒湉 Lala
來源:harpersbazaarudiscovermusicclassicpopmageyeon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