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專注製琴師的人生歷程: Sheldon Dingwall 專訪(上)

第一次見到 Dingwall Guitar 的貝斯是在好幾年前的德國法蘭克福樂器展上,那時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咦!琴頸上的琴格、琴身上的拾音器跟琴橋都是斜的!後來找資料才發現 Dingwall 貝斯特殊的扇形琴衍 (Fan Fret) 、各種獨特設計跟準確均衡的音色,深受世界各地許多貝斯手熱切喜愛。創辦人 Sheldon Dingwall 透過不斷創新,拓展貝斯設計的各種可能,而像是傳奇貝斯手 Lee Sklar 跟 Periphery 樂團的 Adam Nolly Getgood 也都熱愛自己的 Dingwall 型號,貢獻許多設計巧思。

▲ Dingwall Guitar 的 Prima Artist Bass

趁著 Sheldon 這次拜訪台灣之際,跟他一起坐下來談談 Dingwall Guitar 的設計以及創辦 Dingwall 近30年來的心路歷程,Sheldon 在訪談中分享了很多第一次提及的動人故事,真的是彌足珍貴。

Sheldon Dingwall 音樂背景

我生長的家庭環境充滿了音樂,我母親在家裡教鋼琴,從有記憶以來我就會拿鍋碗瓢盆打鼓。不過我真正擁有的第一把樂器是 Baritone Ukulele。我在五歲時因為爸媽的要求開始學鋼琴,雖然那是爸媽的安排,但是的確很有幫助,像是讓我能夠理解樂理之類的。

不過這個經歷也讓我在選擇美術相關訓練時產生衝突。因為那時候在學校裡,只能選擇念美術或是音樂,我本來想念的是藝術,但是因為我已經有六年的音樂訓練,所以學校安排我加入樂團。即使我現在的職涯是靠著繪圖、設計、雕塑建模架構起來的,但我從十歲開始就只能靠自學發展這些技能。當然一方面這會讓摸索的歷程比較慢,卻也因此能讓我以跳脫傳統框架的角度去設計貝斯,也更有發展創意的空間。

從什麼階段開始,你逐漸從音樂人轉變為製琴師的角色?

那個過程是漸進的。我從 12歲開始就想要設計製作自己的吉他,那時候也設計了我人生的第一款吉他…非常糟糕的設計。(大笑)

噢,我從來沒有告訴過別人,那是一把結合了 Telecaster跟愛心形狀的吉他設計(琴身前端是Telecaster ,但是把琴身尾端改成心型),我現在還是記得它的樣子,只是因為我覺得很難為情,所以都沒有告訴過別人。

但是你那時候才 12歲,很有創造力啊!

是啊,那的確是很有創意。說來有趣,一直以來我花很多時間在研究創造力,畢竟我在聘雇員工時必須找到有創意的人。有些人會在腦袋裡蹦出很多想法跟視野,我自己也是這樣,所以我蠻開心能夠擁有創造力的。我發現只要是自己有熱忱的東西,我都會絞盡腦汁從各種方向不斷改良它。比方說我年輕時是競技滑板玩家,所以我會設計製作自己的滑板,我也設計製作鼓組、登山腳踏車零件…,甚至連玩滑板摔斷腿,我都想辦法設計製作醫療用的零件。對於熱衷的事,我就是會想要設計出改良的版本。

你是用什麼方式學習相關技巧跟知識呢?

因為我很是很專注狂熱的阿宅( nerd )。只可惜我狂熱的主題都不太能賺到錢…(笑)我會指導自己鑽研必要的技能知識,也會閱讀所有我找得到的書籍,因為我很專注所以能過目不忘;不像生物學,我讀完隔天就忘了。

此外我生命中有幾位很重要的貴人,像是 Fury Guitar 的已故創辦人 Glenn McDougall;我從他身上學會吉他製程,以及怎麼設計自己的製琴工具;雖然現在市面上已經有製造琴的許多工具,但是當我開始設計琴的時候,必須靠自己開發。

除此之外, Fury Guitar 還教會我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我們都相信自己可以完成一些事,但是那個信心有極限,一旦到達極限,我們就會認定自己無法再更進一步了,那個認知會讓我們停下來。我自己也是那樣。所以在還沒認識 Glenn之前,我心中認定自己完全不可能創立一個吉他品牌,因為要做到像 Fender, Gibson 這種大廠的程度根本是遙不可及的事。但是因為我的故鄉 Saskatoon有這樣厲害的手工吉他品牌小公司,讓我的信念開始轉變,認為自己也能做到。所以我認為我們常會自我設限,但是其實我們擁有遠大於限制的潛力。

我認為當你的職志是從事跟藝術相關的工作,不管是繪畫、雕塑、設計吉他還是玩音樂,頭二十年都不會有什麼錢。有些人比較幸運,早早就能開始賺大錢;但是絕大部分的人都得花上很多的時間去發展必須的技巧,人們才會開始願意付錢買你的知識跟技術。

那你是怎麼撐過頭二十年的?

我過著很簡樸的生活,一邊設計吉他,一邊做吉他維修,那時每天都會有從北美各地的吉他送來工作室裡調整或維修,在我的維修生涯裡,我經手過六千把以上的吉他跟貝斯,也從那些調整經驗裡學到很多對製琴有幫助的知識。

在設計方面,我從吉他琴橋開始設計,加上那時沒有足夠資金採購製琴工具,我除了去拍賣會上購買工具,也得自己設計製作所有的製琴工具。我也開發製作了許多吉他原型。

開始製作貝斯的時間

大概從1992年開始製作貝斯。在那之前我應該製作過一把貝斯,也做過貝斯琴頸、琴身。人們一直詢問我是否會做貝斯,也都有一樣的要求:他們想要穩定、好聽的 B String,我那時一直拒絕是因為還沒有找到適合的解決方案。但是隨著人們不斷的詢問,我開始晚上睡不著覺,每天腦袋裡都在想這件事。因為我有演奏鋼琴的背景,我知道鋼琴的低音表現都非常好聽,所以與其跑去找貝斯的製琴師討論這個「第五弦」問題,我跑去找製作鋼琴的人問了一大堆問題;研究完的關鍵結論就是在於弦長,你的弦長越長泛音就越豐富。

所以我雖然找到了解答,但是卻又碰上了新問題:把貝斯琴頸做到那麼長根本是不切實際的事,沒有人有辦法彈奏那樣的設計。

但是約莫在那個時候,我有天在翻閱 Guitar Player 雜誌時看到 Novax Guitar的Fan Frets (扇形琴衍) 設計,我當下就知道,啊!這就是解答!透過扇形琴衍的設計,可以讓低音弦的弦長變長,同時又維持好彈奏的特性。

▲ Dingwall Bass特殊的扇型琴衍設計 ( Fan Fret Design), Photo:Dingwall Guitars

就像是 Harp 的設計概念。

沒錯,你想想看,有 Harp 家族的樂器,還有 Lute (魯特琴)家族的樂器(像是 Lute, Violin, Viola)。Lute、Violin家族的設計概念只有單一弦長,所以得靠不同寸的 Violin, Viola 來演奏不同的音域,但是 Harp, Harpsichord, Piano 可以在同一個樂器上演奏最高到最低的音域,而且音色都很好!所以我想吉他、貝斯的設計可以從它們身上找到一些改良的方向做結合。 Novax Fan Frets 系統的確是可行的。

你在採用 Novax 系統時,是否會碰上取得技術授權的門檻?

說來非常有趣,我在雜誌上看到 Novax 設計後的隔一個月,就在一場吉他展上碰到了 Ralph Novax本人,我們聊得很投緣,立刻就成為朋友。我告訴他我的研究心得,我認為Fan Fret設計運用在貝斯上也會相當適合,於是他對我說:『你知道嗎,我想要把重心放在吉他上,不如我繼續做吉他, Fan Fret 貝斯由你來做吧!』於是我們握了手,就如此簡單,沒有複雜合約什麼的,在那次會面的頭十分鐘,就決定了我往後成為一個貝斯製琴師的關鍵。

▲ Lee Sklar 與他的 Dingwall Bass. Photo:Dingwall Guitars

你從設計製作吉他起家,但是因為這樣的契機開始轉而專注在設計貝斯上。

沒錯。而且當我們開始設計製作 Fan Fret Bass,事情也開始有了轉變。我記得有人曾跟我說:『不要擔心行銷,如果你做的東西夠好夠有趣,人們會自己找到你。』我在製作吉他的時候,多少還是覺得推廣起來有點吃力,但是當第一把 Fan Fret Bass製作出來後,人們真的主動跑來了!只是好景只維持了一年,因為 Vintage 復古風開始盛行,所有的經典都開始推出複刻琴,我們突然又變得乏人問津。而讓我們撐過那段時期的關鍵,是靠許多高科技工程師、電腦程式設計師…那些不在意當下流行什麼的客群,他們知道我們在做什麼,也認同我們的做法,我們的顧客有勞斯萊斯的工程師,NASA工程師,微軟的創辦人 Paul Allen 跟許多在醫學中心工作的研究員。

訪談下集中, Sheldon會分享更多他的設計創意流程(像是設計出雙密度琴身)、九零年代末期經歷工廠大火頓失一切後的重建之路,還有身為製琴設計者面臨的種種挑戰跟解決之道。

訪談/文字:Hyphen

延伸閱讀:嗨!專注製琴師的人生歷程: Sheldon Dingwall 專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