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柏林飛船《Led Zeppelin III》,輪盤封面Jimmy Page嫌太中二

齊柏林飛船也許是最不愛幫專輯取名字的樂團了,第1~3張都是同名專輯,到了第4張變本加厲不取名,這孩子便默默被人喚做小四《Led Zeppelin IV》。如果事物沒有名字,我們是不是能用更直觀、純粹的態度去探詢本質?就像馬奎斯說的,必須用手指頭伸手去指。齊柏林飛船的唱片封面的確常常要動到手指遊戲,譬如說第3個孩子,封面設計概念類似星象盤,神秘又有趣,Jimmy Page 卻嫌太中二。

▲英國搖滾樂團齊柏林飛船(Led Zeppelin),圖攝於1969年。

1970年10月齊柏林飛船發行第三張同名專輯《Led Zeppelin III》,唱片封面設計委託本名Richard Drew 的多媒體藝術家Zacron 設計。1963年Zacron 就讀金斯頓藝術大學(Kingston College of Art,後併入金斯頓大學),1964年發表作品「倫敦之窗」(A Window on London),該作應用「錯視」(Trompe-l’œil)技法,讓多層拼貼畫板的二維圖像表現出三維空間視覺,他另一件用色彩與符號刻畫日夜流轉的作品,後來一起被Jimmy Page 買下,奠定與齊柏林飛船合作的機緣。

1965年Zacron 在就讀皇家藝術學院(Royal Academy Schools)時製作了一本旋轉書,透過改變同心圓序列,可發現隱藏在不同圓盤之間的圖像與詩句,這種「轉盤」概念在5年後應用到齊柏林飛船的專輯封面設計。

▲齊柏林飛船1970年專輯《Led Zeppelin III》,封面由Zacron設計。

▲星曆表(volvelle)或稱轉盤(wheel chart),手動旋轉的紙板結構可計算或重組,常應用於醫學和天文學。

1970年春天,Jimmy Page 邀請Zacron 設計專輯藝術,Jimmy Page 的初步構想是採用星曆表的轉盤概念設計模切封面。Zacron 先為每位團員拍攝一系列照片,在白色紙板上印製許多小圖和團員照片,選擇圖像的標準是希望能凸顯齊柏林飛船強大的音樂力量,圖像與圖像之間則用飛機(呼應團名的「飛船」)加以串連,搭配紙板上的模切圓孔,每當旋轉紙盤就能隨機輪替出不同的時空意象。

封面原作尺寸約68 x 68cm,這種轉盤設計表現在黑膠封套是最理想的,傳統CD或卡帶封面尺寸顯得有些侷促,然而日本和英國發行CD版時還是遵循原始包裝推出迷你版,法國版封面則直接換成樂團團照。

▲《Led Zeppelin III》封面紙板上的圖樣。

對於Zacron 而言,封面設計是對空間的應用,在真實時間裡運轉出不同的組合模式,這些單看相當抽象的元素一旦經過交互作用,隨即形成新的整體,創造出的超現實環境就像沒有疆界的劇場。Zacron 主張,唱片封面不是聲音的包裝,而是隸屬視覺傳播範疇,是把視覺藝術與聲音藝術相互融合的機會。

Zacron 驕傲地說,他一完成設計就接到Jimmy Page 從紐約打來的電話,偉大吉他手對成果讚不絕口:「我覺得太棒了!」尷尬的是,Jimmy Page 1998年接受《Guitar World》雜誌訪問時卻表示失望。

「我覺得它看起來非常迷妹感(原文 teeny-bopperish,指十幾歲吊兒郎當的青少年;少女流行音樂迷。),不過那時候我們處於死線的非常時期,想當然沒辦法做任何根本性的改變。上面有一些愚蠢的塊狀物,小玉米啊~還有一些類似的、毫無意義的東西。」

▲多媒體藝術家Zacron。

人是會變的,今天他喜歡鳳梨,明天他可以喜歡別的。

雖然買不到可以旋轉的版本了,現在看這繽紛的封面也有點LV、村上隆的歡樂氛圍。想到碟仙?喔!夜深了,別鬧。

撰文:蔡舒湉

來源:zacronLeo Reynoldsilikeyouroldstuffancient-orig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