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音樂相識的漫畫私倉,創作者靈感溫床「Mangasick」

音樂基地 Room Tour》我們或許無法探勘一首歌真正靈感生成的所在地,但我們仍可探訪碰撞出音樂火花的具象化空間,一起發掘催化靈感的端倪。

行至學風鼎盛、富含文藝氣息的公館,低調不起眼的巷弄裡,坐落著台灣次文化重要地標:獨立漫畫店 Mangasick。不算寬敞的空間卻包羅著各式區域,這裡每月固定舉辦展覽,收藏許多漫畫、代售許多本土藝術家作品。不僅凝聚大量熱愛漫畫文化的粉絲,也是眾多創作者們的靈感溫床。

主理人老B(黃廷玉)與黃尖(黃鴻硯)都是獨立音樂的粉絲,在女巫店張懸的表演上相識,後來因緣際會一起在 The Wall 打工,更加深二人緣分。除了音樂,他們還有一個共同愛好,就是日本的漫畫文化,出社會工作一段時間後,兩人也在職場上受到不少啟發,打造一個屬於台灣獨立漫畫景象的想法油然而生。

因為聽團,讓他們理解到有所謂「獨立小店」的存在,黃尖回憶起開店動機:「那時候看到唱片行自己引進喜歡的東西、自己介紹,我們發現原來這種東西是可以這樣做的。」所以他們以愛團 Number Girl 的歌曲〈Manga sick〉為名,汲取獨立文化的商業運作模式,創辦了 Mangasick

取自日本經驗,堅持打造展覽空間

打開店門,映入眼簾的是 Mangasick 最具特色的展覽區,每月都會變更不同展覽主題,這裡原本屬於一家獨立唱片行 SEED TOSS,直到唱片行2015年歇業,老B與黃尖決定承接這塊空間、重新打造。建構展覽區的靈感源自在日本的觀察,他們發現許多書店就算空間不大,也都會留一個專門展覽的地方,甚至還有很多大師作品會在小店裡展出。「我覺得展覽這件事情很重要。」老B說:「因為展覽可以讓觀者很清楚意識到,這個創作者他是一個立體、活生生的人,而不是我在網路上存到的一張圖,或是追蹤的一個帳號。」對於創作者來說,也可以藉由展覽的機會,將一段時期的作品做統整與編排,不同於近年台灣蓬勃發展的漫畫與插畫風氣,當年這種藝術展覽空間相對少,更加堅定他們要做展覽的決心。

採訪時,店內正在展出滿延芬的相關作品,滿延芬是台灣早期女子龐克樂團「瓢蟲」主唱,近年開始漫畫創作,展廳內除了擺滿她的手繪漫畫,還放著滿延芬親手製作的詭異面具與黏土飾品,看似獵奇的展物,實際上代表著人們身邊每個被濃縮的小碎念。

B與黃尖會在平常有在 follow 的藝術家中尋找策展主題,若觀察到創作者有在穩定發表作品、創作軌跡也有自己的獨特變化,就會邀請他來辦展。疫情以前,很多國外知名創作者會來到 Mangasick 展覽並駐店舉辦簽名活動,台灣創作者的活動也很多元,如新書特陳、簽書會或現場繪畫演出等等。

琳瑯滿目的各式漫畫、小誌陳列在眼前,精心布置的販售區形塑出小空間藝術氛圍,每個角落都充滿細節,是兩位老闆充滿熱忱的心血結晶。櫃台碩大的「藥局」招牌格外顯眼,老B笑說自己很喜歡蒐集一些奇怪的小物件,有次去日本時看到這塊招牌,覺得非常喜歡,索性就直接買下,也襯托著漫畫能治癒人心的意義。

以音樂襯托展覽主題,徜徉 Mangasick 的漫畫世界

店內一隅,擺放著一台黑膠播放器,兩旁堆滿各式黑膠唱片、專輯 CD,這些物品來自以前唱片行,兩人覺得丟掉可惜,於是將家中蒐藏的唱片帶來,打造能讓客人能直接試聽的音樂區。

開店時,也會將店內所播放的音樂唱片擺放上去。根據當月不同的展覽主題,搭配的音樂會有所不同:展出風格較為黑暗,就會播後搖、哥德等曲風;如果是可愛插畫,會選擇例如「相對性理論」樂團的歌曲,而滿延芬展覽當下,搭配的音樂主題理所當然就選用瓢蟲的經典歌。

Mangasick 最深處,隱藏著一座「漫畫圖書館」,這裡放著大量他們收藏、或想要推薦給大家的漫畫,以紫色為基調的空間,讓人心神平靜、自由倘佯在 Mangasick 的漫畫世界。內閱區是 Mangasick 起步的地方,老B回憶:「我們最早就像是一個漫畫收藏庫,讓你能點飲料、看書。」後來進的貨越來越多,才漸漸開始做販售。由於這充滿特色的空間,許多顧客初來乍到會問:「可以參觀嗎?」令他們感到好笑又奇怪,「你不會走進去誠品問說,請問可以參觀嗎?」老B希望,大家可以將他們當作普通書店對待,在 Mangasick 裡找出屬於自己的寶藏。

漫漫書海裡,兩人分別拿出自己最喜歡、與音樂主題相關的漫畫,老B 最愛知名日本書籍品牌 DU BOOK 出的《音樂漫畫指南》,就像一本圖鑑,收錄了非常多音樂主題相關的漫畫,也訪問許多日本音樂人;黃尖則推薦《青春巧克力》,描寫主角與有演員夢的女主一同進步的組團故事,由於作者本身就是樂團主唱,真的有待過日本地下音樂圈,因此當中充斥著各種「哏」,越有相關音樂知識背景的人去看,就越能細品箇中滋味。

早期 SEED TOSS 唱片行還在時,曾邀請洪申豪、森林、葛洛力等獨立音樂人來店內做不插電表演;後來他們遇過許多音樂人光顧,王若琳默默來訪內閱區,翻看手塚治虫漫畫;陳珊妮來參加日本耽美畫家山本タカト的簽書會,牆上還有峯田和伸與細野晴臣的簽名板。但老B與黃尖說,他們平時不太會跟客人聊天,還是以店務為份內工作,希望大家自己享受「發現」的樂趣。「我們做法比較像是,如果我要讓人們知道這些東西,我就寫文章,我們只要放在網路上,大家就會看到,也算是蠻一廂情願的哈哈。」

漫畫結合各項活動,形塑台灣次文化風景

後來兩人自籌舉辦「滿滿漫畫節」,當時集合55組台灣原創的漫畫攤位,門票被搶購一空。此外也因為喜歡音樂,以日本活動為靈感,邀集26位台灣圖像創作者舉辦唱片致敬展「愛的蓋台」,由創作者們各自挑選一張自己最喜愛的本土專輯,去發想:「如果這張專輯的封面案子發給你,你會如何去呈現?」配上創作者選擇專輯的理由後一齊展出,例如:低級失誤選擇了經典樂團 dMDM《愛上你只是我的錯》,將原本專輯上的蘇婭頭像,用自己最擅長的柔美筆觸重繪;安品則用素描式的畫法把傷心欲絕《喔我沒有靈魂》裡,厭世抑鬱的感覺重新詮釋。

近年來,台灣音樂人與漫畫家的合作日益增多,Limi 和海豚刑警分別與低級失誤、Peter Mann合作專輯封面,夜貓組也做過超ㄎ一ㄤ的動畫 MV。老B 覺得在台灣,音樂與漫畫的跨界合作多多益善,從 CD 封面繪製、專輯裝幀,乃到演唱會的視覺設計,如果音樂人喜歡,都可以讓插畫家或漫畫家操刀。黃尖也建議從事藝文工作的朋友,不論彼此名氣如何,都可以互相關注,讓交流與合作更早發生。

▾ 開箱 Mangasick ▾

Mangasick
地址:台北市中正區羅斯福路三段244巷10弄2號B1
營業時間:五六日一,下午兩點至晚上九點

撰文:方方土/樂手巢編輯部
攝影:趙廣絜

不讓收藏受委屈,「聲色 Sounds Good」美術館等級的音樂咖啡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