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熬成初心之作《cinevuan 7鄰86號》,那些陪伴 Matzka 過渡期的歌

Matzka 今年發行首張排灣母語專輯《cinevuan 7鄰86號》,這張讓他準備超過十年的作品,紀錄了家鄉的改變與現況、人際的日常,以及許多成長過程的記憶。在這十餘年的音樂生涯,也總會遇上徬徨時刻,於是 Matzka 除了分享自己的舒壓方式,也以「過渡期歌單」為引,帶我們認識他在「回到原點」的漫漫長路中,那些曾激勵他的聲音和畫面。

到底要不要做雷鬼?

「『到底要不要做雷鬼?』這個念頭一直陸續出現在我的生命之中,最近一次,也是最強烈的一次,就在兩年前。」Matzka 在發行《回到原點》之前,有將近半年的期間,都不確信自己堅持做雷鬼音樂的決定是否正確,甚至因此而失去靈感。他所做的唯一嘗試,就是給自己放假,不去碰音樂、聽音樂,直到旋律主動跑進腦中,於是寫了〈回到原點〉獻給自己。

延伸閱讀:啵客室來聊聊|雷鬼樂就Chill?其實雷鬼比你想像的更貼近生活(ft. Matzka)

如今〈回到原點〉以母語版〈cinevuan 我的原點〉再次出現在《cinevuan 7鄰86號》專輯尾聲,除了呼應前作,顯示了這首歌的重要性,也象徵循環之後再度回到原點的意象。Matzka 期望自己回到以前的狀態、保持初心,他說對自己最直接的舒壓方式是打電動,也推薦大家來一趟旅行,不過只限定自己去旅行,或者跟另一人去旅行,人少比較自由,不用互相遷就,腦筋才有空間去想事情。

離鄉感慨唱哭自己

回顧 Matzka 一直以來的創作,內容都從生活的洞察出發,音樂風格是雷鬼,創作靈感也緊扣著雷鬼「日常生活上的瑣事」的本質含義。這一次的母語專輯《cinevuan 7鄰86號》是Matzka出道以來的夢想,當中便能看見他用部落視角,一層層打開他從小到大看見的故事及當地生活樣貌。而「7鄰86號」是 Matzka 的老家地址,他音樂中的養分都來自於此,因此也與台東縣政府原住民族行政處合作,將自身的音樂結合台東在地的特色、文化,透過 MV 來介紹台東的美。

專輯中的〈ali tjumaqu 歡迎回家〉還真的讓Matzka唱哭自己,因爲「回到原點」是一件很簡單也很困難的事,特別是自己已離開家鄉許久,看著這些年錯過的改變,覺得自己已像個外地人,而寫這首歌,就是想唱給和他一樣的都市原住民,以及他的女兒們:「我想告訴自己也告訴他們,時間會教會我們一切,只要我們肯回家。」

「把自己喜歡的東西分享出去,讓更多人去理解、去喜歡。這是我的信念,也是我的執著,而這份執著讓我在懷疑自己的時候陪我撐下去。」Matzka 想將這份感動帶回台東,所以8月26日到台東鐵花村演出,踩著雷鬼的節奏和觀眾們跳起來。他也夢想為 Afro、reggae、Bossa Nova 等海島流行音樂專門舉辦一場「海島音樂節」,將這類型的音樂介紹給更多人知道,「因為我覺得這類的風格很適合台灣,很Chill卻很少人在玩。」

那些陪伴 Matzka 過渡期的歌

Matzka:「可能是聽歌這件事跟我的過渡期太相關了,所以那些陪我渡過過渡期的歌曲,通常不是歌曲本身給我的感覺讓我得到安慰,而是我第一次接觸到那些歌的狀態及畫面會激勵我。」

  • 鄧麗君〈愛人〉日文版
    因為有家的味道,會讓我想起我離開原點的原因、我為何努力的原因,所以讓我有繼續努力的動力。

  • 《聖鬥士星矢》片頭曲 MAKE-UP〈ペガサス幻想〉
    我很喜歡這首,還因此練了吉他,但是沒有人要跟我一起表演,所以這是我心中的一根刺,也是我的執著,讓我不能放棄音樂,直到在台上演出這首。

  • 高明駿&陳艾湄〈誰說我不在乎〉
    這是我第一次學會的對唱歌曲,而且還在村莊附近的釣蝦場,這首歌會讓我想起國中既蠢又快樂的中分頭,不愉快的心情就一掃而空。

  • 《亂馬二分之一》主題曲 CoCo〈思い出がいっぱい〉
    因為女生的亂馬是我的初戀,為了她,我每天守在電視前面等著她出現,這份感情也使我開始對情歌有了興趣。

  • MC Hammer〈2 Legit 2 Quit〉
    這首歌就是壓垮我的最後一根稻草,讓我捨命也要衝去台北,因為整首歌都太酷了,特別是MV 深深地吸引我,叫我出走去都市,所以失去初衷、遺失創作靈感時就會想起這首歌,想到當年衝往台北的自己。

  • 《格鬥天王’95》(The King of Fighters ’95)電玩主題曲
    聽起來很熱血,會想起以前只要玩樂的快樂時光,因為我覺得音樂就是玩樂的結果,所以保持那種心態是很重要的。

  • Matzka〈ali tjumaqu 歡迎回家〉
    如果想要回家,不要擔心害怕,家和家人一直都在這裡。如果有什麼不懂的,交給時間、順其自然就好,不要有太大的壓力。」就像這張專輯的誕生一樣,不管發生什麼,只要你心裡很篤定,時間終究會給你答案。

  • Matzka〈kavalanga azua inika sepi 未竟之夢〉
    原本這首歌應該叫做「Am 到現在不了天亮」,源自於原住民部落內一首〈Am 到天亮〉的傳唱歌謠,就是指原住民一個和弦就能到天亮,因此別人看我們都很樂觀,但其實不是這樣,特別是我們跟著時代往前的同時,面臨了更多問題,Am 已經到不了天亮了,我們能做的就是做我們覺得對的事情,而這些東西我都有寫進專輯裡,大家可以去淺嚐一下。

撰文整理:鄭佩欣 Anita
資料協力:十一音樂 ELEVENZ MUSIC

本文收錄於樂手巢雜誌 Vol.15,新刊即將於10月推出!

搖滾健人》快樂是懂的放下,Matzka《回到原點》找回夏天與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