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去旅行:五個在東京疾走的MV

原本要到東京旅遊的大家,近日只能在家用Google地圖逛逛;還沒有辦法安全四處跑的此時,在這為大家精選五個讓你更想去東京的MV,希望大家看完後,會有更多的想念跟抱怨。(笑)

Vaundy – 〈東京フラッシュ〉(東京閃光)

“我19歲的時候在幹嘛?」當你聽完他的歌,了解他的背景後,或許這個問題就會開始困擾著你。

今年19歲的Vaundy是位才華滿滿的男孩。他自己作曲和作詞、同時自彈自唱,因此他的音樂是完全屬於他個人世界的產物。東京フラッシュ是他第三支MV,於2019年9月上架。影片的開始和結尾都以Vaundy在電話亭裡講電話為開始和結束,因此MV開始在他離開電話亭,結束在進入電話亭。整支MV特別之處在於利用特效來處理Vaundy的臉和在音樂重拍時把Vaundy的動作停止,同時利用建築物來轉換場景。這些手法都讓視覺上變得更豐富,同時增加了影片的流動性。

TOKYO HEALTH CLUB -〈City Girl〉

這支MV簡而言之,就是由9個City Girl帶大家遊走澀谷街頭。9個女生互不認識,她們就像路人擦身而過。鏡頭跟著每個女生走過幾條街後,再讓我們跟著另一個女生走。這樣的手法產生一種隨機感,但又有種機緣巧合的趣味。而影片背景的城市面貌也是另一種有趣的解讀,就像我作為一個香港人來台北定居後,所看到的城市面貌,與之前來旅遊時感受截然不同。這支MV讓我們看到一個大部分店鋪已經拉下鐵門的東京城市,不知道這樣的風景,對大家來說感覺如何?

MIYAVI – 〈No Sleep Till Tokyo〉

介紹完前兩支讓大家熱身的MV,現在這支MV真的要開始疾走了。相信大家對這位原名石原崇雅,藝名MIYAVI的帥哥不會感到陌生。這支MV就像把四天三夜的東京之旅快速濃縮在3分鐘的影片裡。而這支影片也是與前述東京フラッシュ一樣,有個開始和結尾一樣的圓形結構。在片頭看到MIYAVI站在路中間,並在遊歷完東京數天後回到站在路中間MIYAVI,仿佛從來沒有離開過MIYAVI一樣。在這支MV裡也使用了特效,雖然效果比較不精美,但還是可以感受到導演對未來有很多想像。

Deerhoof – 〈We Do Parties〉

Deerhoof是我如果再組團,就會想模仿他們風格和曲風的樂團。成立於1994年美國三藩市,並活躍至今。 〈We Do Parties〉收錄於2012年發行的專輯《Breakup Song》。沒錯,這就是Deerhoof的分手歌。他們的星球擁有一套與我們不一樣的美學觀,因此每次聽他們的音樂都很有新鮮感。

這支MV拍攝於2012年10月,當時正值Deerhoof在日本巡演。在影片裡看到他們各種犯罪證據,把寫上「DEERHOOF SHOW OCT.16 SHIBUYA WWW」的貼紙貼到各種地方,這種行為實在讓人覺得太…有趣了。他們奇怪、搞鬼、耍白痴的行為,完全展現他們獨特風格和相處模式。同時整支影片帶出去巡演的真正樂趣,而不像其他只單純記錄巡演過程的影片那樣。

「歡樂」相信對Deerhoof來說是生活和創作的動力,同時只要多留意他們Instagram等網絡平台,就發現他們的關係就像兄弟姊妹一樣親密。相信很多玩樂團的朋友也了解,這樣的關係是十分難得。

Deerhoof 的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deerhoof/

太喜歡他們了,所以也為大家分享推薦一段他們的現場演出:

Squarepusher – 〈Terminal Slam〉

Squarepusher是來自英國的電子音樂人,他的Drum n Bass如果沒有讓你感到讚嘆,那我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這支MV把整個東京街頭都變成瘋狂的數位世界,就像這首在Drum n Bass的根基加上Glitch風格的Terminal Sla,讓所有人、建築物和物件都被分解再重組。而這種緊湊的世界完全突顯了東京這個龐大的城市怪物,它資訊爆炸,有極端速度感等等。

另外在影片開頭,一個女生帶上高科技眼鏡後,看到標記「person: 0.XX」的白色框框把所有人各自框起來,這樣的畫面是不是想起某個國家之前監控市民和計算行為分數的新聞?不確定這支MV是不是有什麼隱喻性,這部分就留待大家自己解讀。

撰文、整理:Milk

離開地球表面:五個讓人後腳跟離地的M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