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rvana《In Utero》母體,解剖天使,花葬浪兒

Kurt Cobain一直很迷戀香味,甚至想開發自己的香水,收錄在《In Utero》專輯的〈Scentless Apprentice〉,歌詞靈感來自他最鍾愛的小說《香水》,故事主人翁葛努乙一出生就被丟在臭氣沖天、混雜魚腥與腐肉的菜市場,害背負棄兒罪名的生母因此被斬頭。長大後為製作驚世奇香,他成為最純真也最殘暴的寂寞怪物。

Kurt在唱片封底拼貼的花葬胎兒,不正好講出另一個被母體拋棄的葛努乙?

▲Nirvana 1993年發行最後一張專輯《In Utero》,藝術總監為Robert Fisher。

Kurt Cobain談徐四金小說《香水》:

1993年9月,Nirvana發行第三張、同時也是最後一張專輯《In Utero》(母體),製作時刻意與前一張專輯《Nevermind》(1991)的精緻路線做明顯區隔。Kurt Cobain原本想將這張專輯命名為I Hate Myself and I Want to Die」(我討厭我自己而且我想去死),這句話擷取自他1992年的日記,那陣子每當有人問候Kurt Cobain近來可好,他都拿這個句子作為統一答覆。玩世不恭的態度也正好反將認真魔人一軍,Kurt Cobain厭倦大家都太認真看待樂團與專輯標題。

不過貝斯手Krist Novoselic以可能招惹官司勸退,歷經Verse Chorus Verse(曲名)、Sappy等標題備選名單,最後從Courtney Love寫的詩中摘出字串,採用《In Utero》(母體)定案專輯名稱。

▲《In Utero》專輯名擷取自Kurt Cobain妻子Courtney Love(右)寫的詩。

Kurt Cobain不僅對音樂、標題文字很有主張,對藝術形式也展現主導權,儘管Nirvana在DGC唱片公司旗下的所有唱片皆由Robert Fisher擔綱設計,原始發想皆來自Kurt Cobain拋出的鬆散概念,再由Robert Fisher加以整合成形。

《In Utero》封面主題為加上天使翅膀的透視人體解剖模型,背景類似龜裂的土地,表現出乾涸的末日情景;封底則是Kurt Cobain的拼貼作品「性與女人與母體與陰道與生死」。Kurt Cobain在自家客廳地面撒滿蘭花與百合花瓣,擺上胎兒模型、人體骨骼模型、龜殼、海龜模型、器官模型⋯⋯等物件,再請攝影師Charles Peterson進行拍攝。

攝影師Charles Peterson回憶當時情景:「某個週日午後,Kurt打電話給我說了類似『嘿!我需要你現在過來幫我拍照。』的話,我翻出冰箱中所有的底片就過去了。」

▲Kurt Cobain在自家客廳地板鋪墊蘭花與百合花瓣,上頭丟撒人體、胎兒與龜殼模型,拼貼出他的「性與女人與母體與陰道與生死」命題。

▲拍攝《In Utero》封底拼貼作品時,現場的父女情深。

Charles Peterson拍攝的拼貼影像經後製成內臟般的橘色調,設計師Robert Fisher再利用專輯曲目字樣將關鍵物件圍出一個大方框,外圍環繞美國女性主義學者Barbara G. Walker著作《The Woman’s Dictionary of Symbols and Sacred Objects》(女用符號與神聖物字典) 的象徵元素圖像。完成的封底畫面陰森、頹廢、荒誕,流露宗教犧牲儀式的神聖殘美。

▲攝影師Charles Peterson拍攝Kurt Cobain的拼貼作品,再由Robert Fisher加以設計,添加美國女性主義學者Barbara G. Walker的象徵圖像。

Charles Peterson是80~90年代西雅圖最著名的「油漬搖滾」攝影師,為Nirvana拍攝不少珍貴影像。圖為1989年拍攝Nirvana首張錄音室專輯《Bleach》宣傳照。

《In Utero》專輯推出後,有不少唱片行擔心唱片封面藝術與曲名會觸犯消費者的敏感神經,拒絕販售這張唱片。為確保專輯銷售順利,1994年唱片公司發行新版封面,去除封底胎兒與器官模型,並將原曲目〈Rape Me〉(強暴我)改為〈Waif Me〉(漂流的我)。

Kurt Cobain表示,曲名之所以換成〈Waif Me〉,不直接改成同意義的「Sexually Assault Me」(性騷擾我),是因為無法符合既定藝術設計,硬把字母塞進去看起來很蠢,況且修改也很耗時,因此要用4個字母組成的單字替換,最後採用無特定性別指向的「Waif」(流浪兒)。

▲為敦促社會善良風俗,唱片公司改掉封底的胎兒與器官模型意象,也將曲目〈Rape Me〉改為〈Waif Me〉。

1994年Nirvana在巴黎節目”Nulle Part Ailleurs”現場演出〈Rape Me〉:

事實上,這不是Kurt Cobain第一次在專輯藝術採用個人拼貼創作,1991年專輯《NEVERMIND》封底也是他的作品,與《In Utero》同樣凸顯內臟與女體意象,也採用相似的橘紅色調統一零碎物件外觀與其代表的繁複意義。

在接近生命毀滅之際,我們能從Kurt的音樂與藝術作品中,解讀出什麼呢?

Nirvana《從不介意》,那個游向美金的寶寶怎麼了?

撰文:蔡舒湉

資料來源:feelnumbartribunegeniusbillboardSoundStageDirectspin

SaveSave

SaveSave

SaveSave

SaveSave

Sav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