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Art】Pixies《Doolittle》猴子上西天,超現實歌詞影像劇本

搖滾常常是一頭沒耐性的公牛,推擠感官衝出直白的情緒,對自己製造沒完沒了的殘酷。Pixies(小妖精樂團)的音樂與影像則像魔術師豢養的猴子,奉超現實主義為圭臬,運用簡單的字彙與視覺元素拼接歧路的夢境,混融硬搖、流行、迷幻與扎耳等音樂風格,影響Nirvana、Blur、Weezer等後世經典樂團。

1989年Pixies發行代表作《Doolittle》,視覺藝術與歌詞對映出詭譎的奇想,攝影師透過影像將專輯收錄的歌詞重新編劇,究竟封面上天堂的猴子是怎麼死的呢?

1

▲美國另類搖滾樂團Pixies成立於1986年波士頓,1993年解散、2004年重組,首批團員包括主唱兼節奏吉他手Black Francis、主奏吉他手Joey Santiago、貝斯手兼主唱Kim Deal、鼓手David Lovering。靈魂人物Black Francis(本名Charles Thompson,左1)熱愛創作以外星人、亂倫、聖經暴力等主題的超現實歌詞,將歌曲濃縮成一則則迷你寓言。

3.

「當你漸漸變老,腦子填裝越來越多東西,也充塞更多音樂,要寫出一點簡單的東西變得更難了。」

——Black Francis

在籌備《Doolittle》期間,專輯名稱曾考慮採用“Whore”(妓女),直到視覺設計師Vaughan Oliver將封面訂為戴上光環的猴子才改名。「我想大家一定會把我想成某種反天主教份子,或是成長於天主教家庭試圖造反的天主教逆子。⋯⋯一隻頭戴光環的猴子,又叫《Whore》,勢必惹來各種失真的狗屁,所以我說我要改標題。」Black Francis說道。

2

▲Pixies第二張專輯《Doolittle》視覺藝術由攝影師Simon Larbalestier與設計師Vaughan Oliver聯手打造,所有影像經過仔細構建、統一主體,並非真實生活剪影。

執掌專輯藝術的攝影師Simon Larbalestier與設計師Vaughan Oliver,以收錄的歌曲為靈感,聯手創作一系列超現實的抽象影像,譬如封面的猴子直接取自歌名〈Monkey Gone to Heaven〉(猴子上西天);數字則來自歌詞:“If man is 5. Then the devil is 6. Then god is 7.”(如果人類是5,惡魔就是6,天神就是7)

Pixies – Monkey Gone To Heaven

攝影師Simon Larbalestier對早期超現實主義作品有濃厚興趣,他在受訪中表示:「設計師Vaughan Oliver、主唱Charles Thompson(也就是“Black Francis”),還有我,三人不同的興趣與風格碰撞出兼容並蓄、充滿想像力的作品。他們非常支持我的暗黑奇想,在攝影作品中呈現恐怖、腐朽的超現實視覺表達。專輯影像受1929年無聲超現實主義短片《Un Chien Andalou》啟發;此外,這也是我與Vaughan第一次拿到Charles的歌詞手稿,他的語言豐腴多姿,讓我著手佈局影像情節時容易一點。」

《Un Chien Andalou》(安達魯之犬),由西班牙導演Luis Buñuel與藝術家Salvador Dali共同創作:

Simon Larbalestier花費2~3週時間在工作室拍攝完成專輯影像,每張照片選用兩種基本元素構成一組,譬如骨盆骨和細高跟鞋、鈴鐺與牙齒、繩索與芭比娃娃等,共呈交12~15張主要影像,加上部分微修版本的照片。

4

▲〈Wave of Mutilation〉以踏破的鞋底與螃蟹呼應歌詞“Walking with the Crustaceans”。

5

▲〈I Bleed〉以鈴鐺、牙齒呼應歌詞“As loud as hell/A ringing bell/Behind my smile/It shakes my teeth”。

6

▲〈Tame〉以骨盆骨頭與一隻高跟鞋呼應歌詞“Got hips like Cinderella”。

7

▲〈Mr. Grieves〉以繩索與芭比娃娃呼應歌詞“Pray for a man in the middle”。

8

▲〈Hey〉以微微斷開的鎖鏈呼應歌詞“We’re chained”。

9

▲〈Gouge Away〉將一根盛著馬鬃毛的湯匙放在赤裸的女人腹部,呼應歌詞“Sleeping on your belly”、“You spoon my eyes”。

Pixies系列影像是Simon Larbalestier作品中詢問度最高的代表作,他分析受歡迎的原因:「自從發行第一張EP後,聽眾都很享受透過Pixies的音樂與影像再次體驗某些成長過程中的美好時光。在這個層面,我很謙卑並感謝樂迷讓我的作品獲得我所希冀、但自己無法看見的永恆。」

這就是每個創作者內心最幽微的心聲吧!

 

撰文:蔡舒湉

圖片來源:lastthe-talksituneslomography

【Cover Art】夢遊派對人《We Were Drifting On A Sad Song》,丹麥白兔面具怪客的黑色愛麗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