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凌骨牌效應,Placebo紅衣小男孩:照片毀我一生!

人們總是樂於回味昔日小童星在影劇或廣告上演出的可愛模樣,這些經典形象構築了觀眾的集體回憶,成為文化的一部分(譬如每隔幾年就被拱出來拍游泳照),然而,這些「可愛」模樣對當事人來說,也許就沒那麼溫馨、浪漫了。

一個極端的例子:出現在Placebo首發專輯封面的紅衣小男孩在16年後控訴,打從唱片一推出就引發骨牌效應,開啟被霸凌的人生,氣憤的他決定提告Placebo。

▲英國另類搖滾樂團Placebo(百憂解),1994年由主唱兼吉他手Brian Molko與吉他手兼貝斯手Stefan Olsdal在倫敦創立,鼓手數度輪替,2015年起改以雙人組模式與音樂人合作。

▲《Placebo》封面照由Saul Fletcher拍攝,紅衣小男孩為攝影師當時12歲的表弟David Fox。

1996年Placebo發行首張同名專輯《Placebo》,封面男主角為當年12歲的David Fox,身穿oversize的紅色針織套衫,雙手捧臉上下推拉,封面照由他的表哥Saul Fletcher拍攝。

2012年6月,28歲的David Fox表示,這張專輯發行後讓他紅透半邊天,但也害他在學校被同儕霸凌、排擠,導致休學一年,後來又自英國普通中等教育(GCSE)輟學。即使長大後成為廚師,也在慘澹期被裁員,一切都是Placebo封面惹的禍!他和媽媽一起湊錢,訴諸法律行動要求毀掉他人生的樂團賠償。

回到1996年事發現場,當時他的哥哥剛過世,身為專業攝影師的表哥從倫敦前來致意,為家人拍攝若干照片,也把12歲的小表弟叫到屋外擺幾個pose拍照。一個月後,David Fox接到表哥電話,說他的照片即將出現在搖滾樂團的唱片封面上:「超酷的吧!

▲David Fox在電話中被攝影師表哥Saul Fletcher告知,自己的照片已授權給Placebo新專輯使用。

一週之後,《Placebo》專輯上架,陳列在各大唱片行與量販店。「當時我和我媽正在看連續劇《EastEnders》,在新歌排行榜發現自己的臉。」

專輯銷售開紅盤卻釀成David Fox的夢魘:「沒人想和我站同邊,相關鳥事不斷發生。就算是老師也曾經把我拉到一旁,問我CD封面的事。」霸凌日漸嚴重後,媽媽開始每天開車到學校接送他回家,避免同學在門口堵他,但最後還是輟學了。

Placebo經紀公司Riverman Management表示,本起糾紛應該與發行該專輯的維京唱片溝通,而不是樂團本身。

▲David Fox在2012年控告Placebo僅從攝影師方取得授權,未經他本人同意採用12歲時的照片當封面,導致人生從此不順遂。

霸凌這檔事,也是Placebo主唱Brian Molko的切身之痛。

Brian Molko來自保守家庭,父親希望他成為銀行家,Brian Molko用雌雄同體形象加以反制,擦指甲油、抹唇膏、畫眼線,聆聽龐克音樂。尖苛的個性加上外在表現讓他在學校頻頻受辱。

▲Brian Molko在舞台上的中性身體形象及大方討論性、性別與藥物使用,讓樂團一出道就風波不斷。

Brian Molko 2000年接受《FHM》訪問時表示,在盧森堡歐洲學校(European School of Luxembourg)時期曾被嚴重霸凌。當時的他個頭矮小、精神委靡,挺著跨性別的身份。「我有譏刺別人的傾向,直到對方輸掉基本盤為止,即使對方身形是自己的兩倍大。」「我覺得他們連打我都覺得尷尬。」

「我曾經在操場被自己的鞋子吊在10英呎(約3公尺)高的牆上,就像老犯罪片把告密者吊在樓頂一樣。如果他們放掉我,我會摔斷脖子。在很稚嫩的年紀,我就得面對什麼叫做生命有限。」

▲Brian Molko:「我常常是受迫害的一方,為了獲得自由,被迫參與某種逃亡比賽,逃離那些帶著電鋸的追擊者。」Photography Hamish Brown

《Placebo》專輯並未附上歌詞,因為Brian Molko希望人們專注音樂本身,而不是語言文字。或許原因也來自身體表象與管不住的嘴巴總是讓他吃足苦頭。

Brian Molko公開承認為雙性戀,2005年喜獲麟兒。

撰文:蔡舒湉

資料來源:dailymailthe guardianPlacebo World

SaveSave

SaveSave

SaveSave

Sav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