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靈降生《42》諷科技亂世,吳柏蒼拼貼暗黑偶像崇拜

回聲樂團自2016年起暫別舞台後,吳柏蒼與家人赴美國展開公路旅行,遠方一望無際的荒涼與壯闊,還有接連發生的政治和社會事件,都讓他在沈澱心靈同時對末世感有了另一番詮釋。2020年他以42歲樂壇「新人」之姿帶著首張個人專輯《42》回歸,並且多了父親的角色,而親自設計的唱片封面洋溢濃濃的偶像崇拜與宗教狂熱,其中引發迷惘與幻滅的火種正是:科技。

▲吳柏蒼為回聲樂團主唱兼吉他手,iNDIEVOX 創辦人,前 StreetVoice 資訊長,現為 KKBOX 集團投資公司 theFARM 和 OURSONG 共同創辦人。

感情豐沛的理工宅Rocker

吳柏蒼以音樂人和科技公司創辦人身份聞名,資深樂評人馬世芳形容是感情豐沛的理工宅Rocker,「現在人生階段要做的事是維持憤青的氣場,並優雅地做一個憤青。」事實上他的設計力同樣靈光充滿,原來他大學時除了玩團,也自學網站與視覺設計。

畢業後不想進科學園區工作,於是以設計為業,他的瀏覽器書籤總是加滿設計師網站,像是Joshua Davis、Daniel Brown 等。當時他是少數會寫程式的設計師,強項是設計Flash 動態網頁。「有一段時間業界很流行的音樂播放器blog 貼紙,就是我在做回聲樂團2007年專輯《巴士底之日》時第一個開發出來的,當時徐佳瑩、陳珊妮等人都是找我做的,回聲樂團的每一代官網也都是我親手設計。」

▲吳柏蒼2020年個人專輯《42》,封面由他親自操刀。

拼貼蘇維埃政治與龐克美學

《42》專輯封面出自吳柏蒼的藝術「方寸之間」,概念探討科技在現代的政治性和宗教性。為隱喻掌權者灌輸人們虛幻美好,以及大眾的偶像崇拜,意象上參照許多蘇維埃共產主義政治宣傳海報。手法上應用他最愛的拼貼,淵源與他深受龐克樂文化影響有關。封面創作約花費兩個月完成,期間推翻過六個版本,直到某天意外在天使身上試出金色,理想中的氛圍才算真正成型。

「雲端上的金色天使是羅馬聖天使橋上的其中一尊天使雕像,傳說他是耶穌十二門徒之一,由於不忍看耶穌背著十字架行走的痛苦,拿了汗巾替他擦汗,結果汗巾上浮現了耶穌的臉。我把天使凝視的這個位置放上了被咬一口的蘋果。後面被舉起的紅書,原本是象徵被眾人高舉奉行的列寧主義,我把列寧的臉換成了電腦之父——圖靈。」

▲吳柏蒼的封面設計靈感包括蘇維埃海報與越南明信片。

《42》黑膠內頁用了設計師買買所做的〈知的所有〉,而封底靈感源自他為專輯所寫的短文,裡面提到:「但當你降臨火星,廣告看板一樣會在那裡等著你,你想要的和你會想要的,他都清楚明瞭。」後來他也在Gorillaz 的〈Strange Timez〉MV 裡看到類似的畫面,只不過看板是架在月球,而不是火星。

▲《42》黑膠內頁視覺。

▲吳柏蒼《42》黑膠封底。

▲《42》黑膠膠片內圈除了刻上唱片編號,還有一個神秘單字是開啟高音質數位下載的鑰匙。

反思人與機器的未來關係

數位科技雖帶給人們便利與撫慰,但也常在虛擬與實際之間誤人「深陷其中而不可自拔」。吳柏蒼和導演蔡承凱討論這種「在狂喜之後邁向失控毀滅」,並搭配藝術家林哲志的錄像裝置作品,最後為〈方寸之間〉MV 打造了一則如同《黑鏡》的暗黑神話。「最有意思的應該是飾演大叔的Joss 哥,他和我背景很類似,大學讀電子工程,而且也玩樂團,像是Deep Purple 之類的重搖滾。退休後拍片成了他的興趣,他也很支持正在做音樂的兒子。」

自從當上爸爸後,吳柏蒼常在創作過程一面唱給孩子聽,有為兒子寫的歌,也會用樂器育兒。由於孩子的英文名靈感來自「Bowie」,接生時,媽媽特地請麻醉師播放大衛鮑伊的歌,而那首命定之歌正是〈HERO〉。他不改幽默地說,後來聽說產房點播率第一的歌是周杰倫〈聽媽媽的話〉,現在覺得也是有道理。「音樂自然而然地成為一家人相處的一部份,我想未來我們也必然會相互形塑彼此的人生。」

撰文:蔡舒湉 Lala
資料提供:吳柏蒼、黑市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