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綜合體 PREP 2024台北巡演後台專訪,一場意猶未盡的聲音疊加與變形實驗

0
1357

 

5月5日下午,距離 PREP sold-out 的台北專場正式開演還有4小時,Legacy Taipei 門外已出現長長人龍。推開厚重大門,第二次訪台的新英倫浪漫樂團正在彩排,台上還有神祕嘉賓落日飛車曾國宏(國國)以可愛的踏併步合唱著〈15th Floor〉,控台區的巡演團隊也輕舞搖擺,場館瞬間洋溢校園舞會的青春氣息。PREP 就是這麼平易近人,他們的作品總能讓第一次聽見的人湧現久別重逢的懷舊感,但在琅琅上口的流行曲式基礎上,又野心勃勃地馳騁跌宕多姿的聲音變化,有合成器的電子聲響,也有多段薩克斯風 solo 召來喝采連連,叫人不時豎起耳朵,企圖抽絲剝繭 PREP 迷人的 live 密碼。

Photo Credit: Ian Hippolyte

▲ PREP 於2015年在倫敦創立,由(左起)製作人 Dan Radclyffe、鍵盤手 Llywelyn ap Myrddin、鼓手兼 House 音樂製作人 Guillaume Jambel(Giom)、主唱兼詞曲創作人 Tom Havelock 組成,他們在深入當代 R&B 和電子樂的 Groove 同時,並挖掘80年代初柔和與純粹的聲音,曲風受 City pop 和遊艇搖滾(Yacht rock)影響。

乘一架「廉航」 遨遊神魂顛倒的音樂

「Hi!我們是 PREP。」四位團員輕鬆地坐在後台休息室,台灣溼溽的梅雨季節對他們而言完全是小菜一碟,他們剛從40幾度的曼谷飛來,在結束台北場後,隔天馬上又要飛往下一場所在的馬尼拉。PREP 與泰國音樂人關係密切,除了曾與 Phum Viphurit 合作〈Getaway〉,在亞洲巡演也邀請 James Alyn(前泰國 R&B 雙人組 HYBS 成員)擔任巡演暖場藝人,PREP 欣賞他們擁有悠閒又愜意的嗓音,樂團也很優秀,在泰國的超人氣更是瘋狂。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PREP ⛵️(@prepband)分享的貼文

PREP 的故事要從他們的出道代表作〈Cheapest Flight〉說起,這是他們第一首合作創作的歌,更精確地說,在此之前他們甚至還不熟識。Tom 表示,這首歌真正發布的年分是2015左右,當時他們對自己想做的音樂類型只有一個模糊的輪廓,從一個只有鋼琴和鼓的基礎母帶開始,大家陸續加入和聲、取樣等,自然而然地發展出某種樣貌。「那時候一切都很新鮮,PREP 是從製作器樂曲開始,我們還不確定要加入什麼樣的主唱,〈Cheapest Flight〉是我們第一次讓主唱的樣貌成型。」

Tom 絕對是最有特色的樂團主唱之一,他雌雄莫辨、孩子般清亮的嗓音是 PREP 輕盈愉悅的密碼之一。作為創作首腦,他通常和夥伴一起創作,有時候是用一台筆電做 beats,他也會彈一點鋼琴。「我大概是7歲開始學鋼琴的,但沒有很認真學;而唱歌呢,我在學校時有在一些音樂劇表演唱歌,9歲時曾經穿著毛茸茸的戲服扮演過《綠野仙蹤》中的獅子(團員大笑),我很享受做這件事。然後大概10、11歲的時候,我在學校的爵士樂團負責演奏巨大的低音提琴和唱歌,我在那樣稚嫩的年紀用高音唱 Louis Armstrong(路易斯阿姆斯壯),這可能有點奇怪,但是我最早在樂團中演唱的經驗。青少年時期就迷戀上像 Nirvana 這樣的吉他樂團,並且深深地渴望成為一名主唱。」

繁複的爵士味和弦讓音樂更有趣

在 PREP 的作品中時而飄逸日本 City pop 的浪漫派對氣息,時而又輕觸爵士搖滾的瀟灑奇行,Steely Dan 確實是對他們影響很大的樂團之一。鼓手 Giom 表示,PREP 都是爵士樂的粉絲,但還沒有到非常狂熱的地步,也出自不同理由欣賞 Steely Dan。「他們可能不覺得自己是很棒的爵士音樂人,但我們覺得他們超讚。」團員們解釋,流行歌曲通常有大調/小調和弦(major/minor chord),而爵士樂是在這樣的基礎上再添加音符,爵士和聲的基礎,通常意味著一個和弦有超過三個音符,這種疊加讓人很過癮,很多音樂人熱愛這種繁複性,因為有時候只用三個音做一個和弦有點無聊,但與此同時,太複雜的和弦在市場面可能不太討喜。PREP 自稱幸運,自己的嘗試能被樂迷喜歡,也預見更有趣的和聲型態將隨著懷舊熱潮開始在英國全面回歸。

Giom 從14歲開始學鼓,讀音樂學校的四年每天打鼓8小時,接著他加入很多樂團。「我覺得你必須對自己的樂器有熱情,而且要肯花時間練習,你就會變得越來越駕輕就熟,但與此同時也會變得更難再進步,因為所有基本技巧你都已經會了,所以對呀,這是一個永無止境的探索,也是一件很棒的事!」

Photo Credit: Meg Meyer

短影音三大好處讓音樂人出頭天

Llywelyn 接受過作曲和鋼琴的古典音樂教育,從青少年時到現在都持續在聽倫敦放克和迷幻爵士(Acid Jazz)樂團 Jamiroquai,「他們就像我們剛剛談論的和弦一樣,有類似小九(minor 9)和弦和爵士樂的元素,我真的相當迷戀這種和弦,也有點類似我在鍵盤上做的事情。」成長過程中,他也喜愛 The Kinks、The Rolling Stones、The Who 等倫敦60~70年代音樂,並且認為時代趨勢,例如如果有人在 TikTok 或 YouTube 等社群平台表演時,就很有可能帶回某種浪潮,讓音樂人以內容創作者的身分東山再起。

問及短影音會影響 PREP 的創作嗎?他們大方地說:「當然啊!一定會的。」PREP 認同社群短影音有無遠弗屆的影響力,所以現在很多流行樂的曲長和前奏都做得越來越短,或是刻意產出適合短影音格式的作品。「我們有個朋友是很出色的音樂人,但他從來沒有真正發布過自己的音樂,但是自從社群設計出30秒影片格式後,他開始有了發布作品的信心,因為他只要準備30秒的東西就好了。現在他有十萬或更多的粉絲。」Dan 則舉社群病毒式行銷的例子,有個叫 GOOD NEIGHBOURS 的樂團會先在 TikTok 上分享一小部分的創作,如果迅速走紅,他們就會繼續把這首歌完成,再上傳到 TikTok 上,他們藉此變得非常轟動。

Photo Credit: Em Cole

但事實上,並不是所有樂團都能接受短影音和社群平台文化。Llywelyn 在提到他也很欣賞 Blur 時,眾人聊到 Damon Albarn 在 Coachella 音樂節上對群眾叫囂:「快一起大聲唱啊!不然我們就再也不回來演了!」Dan 中肯分析,其實 Damon 真正抱怨的是音樂節觀眾更熱衷於轉發 TikTok 影片,而不是專心聆賞樂團演出,他的不滿也類似 Oasis(綠洲樂團)Gallagher 兄弟放話的,他們永遠不會為了為了一群白癡(pricks)的影響力表演。

Photo Credit: Em Cole

延伸閱讀:不演了!Blur 睽違11年登 Coachella 台下卻一片死寂,Damon Albarn 心死:「你們再也看不到我們了!」

觸發新聲音與兼容並蓄的混合體 

PREP 對流行文化的開放態度也表現在2022年翻唱 Harry Styles 的〈As It Was〉,當時他們正在美國德州奧斯汀巡演,大家都想找一首歌來翻唱,但找不到方向,直到錄音的前一天聽到〈As It Was〉,他們認為可以用某種方式帶入 PREP 的性格,於是當天就做好新的和弦,隔天便在 Black Pumas 超讚的錄音室用一天的時間速戰速決。你們做歌都這麼快喔?「才沒有咧!」樂團笑著說:「這一切都發生得很快,真是太神奇了,完全不像我們平常的作風。」

呼應團名的 prepare(準備)涵義,PREP 是很講究計畫的樂團,他們視「筆電」是巡演中最重要的工具,感謝電腦讓 live 表演得以發生。Giom 說:「在我們巡演的前四個月,我們就會準備好所有的聲音變化。樂團固然有部分是以貝斯和鼓作為核心,因為它們是節奏的基礎,但實際上所有的聲響都是來自於筆電,筆電就像是一場秀的大腦,讓我們在舞台上演奏的所有聲音都會自動觸發新聲音,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的貝斯手 James Ahwai 有一種神奇的方式可以讓他的貝斯聽起來像貝斯合成器。」Llywelyn 說:「所以我們是一支把很多不同東西結合在一起的樂團,是一種混合體。」

當然 PREP 也樂於分享自己的樂器型號,Llywelyn 認為他的 Roland 具有非凡的觸感,保留了他最喜歡的舞台鋼琴模組,James Ahwai 是用 Fender 五弦貝斯,Giom 使用 Gretsch Drums 鼓組和 PAiSTe 的銅鈸,Dan 是用 D’Angelico 的吉他。


▲ PREP 第二張正規專輯《The Programme》預計在6月7日發行,封面藝術延續飽和的幾何色塊,結合太陽、沙漠、山脈等大自然意象,並列所有風格一致的唱片封面如見一套世界風情畫冊。

如果你習慣線上聽 PREP,可能會因為太順耳、不知不覺變成背景音樂,以致於到現場時被他們的演奏所震懾,深深佩服所有聲音都控制得非常乾淨漂亮,並且讓每個樂器角色都有均衡鮮明的呈現,這種合作無間的和諧與享受才是真正令人回味無窮。

撰文:蔡舒湉 Lakeisha
圖片來源:Em Cole、Ian Hippolyte、Meg Meyer
專訪協力:SECRET SIGNALS、ICON Promotions

🙏追隨音樂邪典指標,樂手巢雜誌 Vol.20 讓我們向狂熱崇拜:
https://bit.ly/3QWmVfZ

復古新浪潮 Parcels 捕捉夜現場的魔力,獲 Daft Punk 欽點合作!首度來台開唱:「期望不要太高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