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出口 Putad 唯美演繹「擬人化的水」,新單曲〈 Pinagsanga 〉唱出大自然生命與力量

南島音樂串連計畫「小島大歌」在疫情期間跨海與7國南島音樂家遠端共製,以「為海洋發聲」為題,透過歌聲齊心唱出想對下一代說的話。最新單曲〈 Pinagsanga 〉為新科金曲獎最佳原住民專輯得主、漂流出口的女主唱 Putad(布妲菈.碧海)主唱主創,以自身與兄長一同被離岸流帶到海中載浮載沉50分鐘的臨死經驗為靈感譜出,闡述「大自然充滿生命與力量,人類卻常忘記自己的渺小」的道理。

阿美族傳統婦女以採集海洋貝類、魚類維生,這樣一個以大海為冰箱的族群,面對如今生態破壞、魚貝類產量銳減的狀況,產生「部落女性適應不了時代變遷的焦慮感」,成為 Putad 一直以來的創作主題。〈 Pinagsanga 〉中, Putad 變化多端又帶點魔幻的唱腔與旋律,如同像漂流在海底的氛圍 ,歌詞不僅向 Kawas 祖靈致敬,前奏更由 Putad 家族的阿嬤、媽媽、自己和女兒四代海女發聲揭開序幕,以阿美語口述作為母系社會文化由女性傳承的重要性。

而排灣族歌手 Sauljaljui 戴曉君則加入了排灣族哀弔的吟唱,象徵自然遭受破壞的哀悼;紐西蘭毛利音樂家 Horomona Horo 加入風的樂器 Purerehua ,和歌曲中的澎湃雷聲相呼應;而模里西斯 Emlyn、大溪地 Luc、布干維爾島 Yumi Yet 竹子樂團,則是根據 Putad demo 裡的音階,跨海以傳統樂器創作,共同譜出一片豐富的南島原聲風景。


▲模里西斯音樂家 Emlyn。


▲大溪地音樂家  Luc。

〈 Pinagsanga 〉MV 邀請長期旅居美國洛杉磯的影像創作者洪詩婷執導,她曾拍攝 Of Monsters and Men〈Alligator〉MV 、青峰〈太空〉MV,並擔任東京奧運主題曲希臘與德國區 MV 導演等重要國際影像工作,此次她也以擅長的魔幻手法展現歌曲中的自然力量。洪詩婷說,初次聽到這首歌時腦中浮現一幅一個女人漂流在水面上的油畫,並設定 Putad 和戴曉君分別代表「水」與「山」兩個角色,在影像上呈現兩人合併而生,卻又各自保有自己的樣貌與生態,如同她們在歌曲中用截然不同的嗓音互相支撐一般。

透過影像傳達各種不同女性的樣貌,並以「孕育」展現對女性的致敬,女主唱 Putad 成為「擬人化的水」,一路由位於河川上游的蝴蝶谷漂流至位於出海口的石雨傘。拍攝過程導演要求高超規格,讓就算平常超愛衝浪的 Putad 也數度在水中偷哭,尤其因為劇情需求,她必須在水中將頭鑽進塑膠袋裡並像水流一樣不斷翻滾大約一百次,多次經歷失溫、嗆水、胃絞痛等生理不適狀況;但最後因為不想自己「海女」的名號掃地,所以還是硬著頭皮克服,成就了史詩般的 MV。

拍攝時程也因疫情三級警戒、颱風等不可抗力狀況一在延宕,小島大歌計劃統籌 BaoBao 說:「拍攝過程中我們必須不斷地順應自然,我們也真的感受到〈Pinagsanga〉這首歌所說的,在大自然面前人類是如此渺小,對土地的尊敬、尊重會指引我們找到出口。」

文字整理: 樂手巢編輯部
資料提供:Small Island Big Song 小島大歌

樂手巢雜誌 Vol.12 9月15日正式發行,全台雜誌索取:https://mag.ysolife.com/

半農半歌《得力量 pulu’em》,桑布伊 Sangpuy 體內發酵母體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