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樣音樂的器材們 — 關於取樣(sampling)(二)

0
1287

即使現在絕大部分的音樂製作都在軟體中完成,你仍能在 DAW 之外找到許多樂趣及點子(以及花錢的好藉口)。

便攜型錄音機

除了取樣自唱片或錄音室的內容,記錄下生活周圍聲響也是常被使用的方式。舉凡各式環境音,例如台灣特有的宮廟音樂,都可能成為你創作的一部分。現在一台由普通鹼性電池所驅動的錄音機,已經能夠錄製 24bit/96k 的高品質檔案達數十小時之久,有些型號甚至可以多軌錄音。

「臥室音樂家」並不代表一切都得在臥室中完成,帶上你的錄音機出門走走,如果無意添購像這樣的器材,有時人人都有的手機就是最好結果(唯一需要注意的是有些手機只能錄製 mono 檔案)。

▲ TASCAM ZOOM 是這類錄音機兩個主要製造商,價格從低到高很多選擇。

老學校的黑膠唱盤及MPC鼓機

熟悉經典嘻哈音樂製作的人對這兩者組合應該不陌生,黑色的唱盤跟米白色的 MPC,出現在無數歷史照片跟紀錄片中。當然你完全不必同時擁有,但可以理解就算是直接錄製到 DAW 中,同一首曲子經由黑膠播放,或直接將 wave 檔拖拉放,會得到截然不同的音質;更別提利用黑膠尋找取樣的內容時,是無法像軟體一般如此非線性的操作,當然也會導致不同的創作結果。

取樣黑膠時大部分的 audio interface 並沒有老式唱盤所需的 phono 放大,這時候會需要一個 phono 放大器或是 DJ Mixer,較新式的則是可以直接經由 usb 輸入。而 AKAI MPC 鼓機維持了傳統,直至前幾年發行的 MPC Live 都還保有 phono 輸入。

▲ NATIVE INSTRUMENTS MASCHINE+,更貼近現代音樂製作的流程與軟體整合,這系列應該是賣得比 MPC 還好的 MPC 鼓機。

小玩具很好玩

取樣音樂的技巧不僅能使用在音樂製作,同樣也適用於現場演出,此時這些看似像玩具的器材成了很好的選擇,不但顏值高吸睛,很難精準控制的隨機感,也帶來音樂上的變化。

▲ teenage engineering PO-33 K.O!,有內建的麥克風或經由 3.5mm line in 錄製 sample,加上電玩般的介面,它們家的東西就是潮。

▲ KORG volca sample。相比其他,volca sample 可能更著重於 sequence 的功能,但也因此非常適合現場演出。

▲ BOSS RC-1,廣泛被吉他手們所使用的 loop pedal,現在許多也都已經支援 stereo input。

app 也很好玩

這些取樣音樂的「小」玩具,價格隨著迭代越來越高。如果只是想嘗試類似概念,而又有預算上的考量,也許手機上的 app 是不錯的選擇。

由音樂網紅 Andrew Huang 所製作的 Flip,其概念近似於一台 teenage engineering OP-1,以 sampler 的概念出發,將手機變成一台能夠錄音、編輯、加上效果的機器,並可以彈奏或安排序列。

垃圾堆裡不全然是垃圾

80、90年代取樣技術開始蓬勃發展之初,大家所使用的是如今看來超級笨重的硬體機器,能儲存的 sample 數量遠不如一支隨身碟。當時的 AD/DA 技術也不像今日的高解析,但造就的是一種特別的聲響,例如筆者曾擁有過的 AKAI S950,甚至成了 plugin 廠商的模仿對象。這些機器在二手市場上的價格目前相當合理,也許你用不上它繁瑣的取樣功能,但光是聲響的部分就有機會為你的音樂帶來新的感覺。

撰文:Jungle

跟 HUSH 一起娛樂自己,1月17日樂手巢雜誌 Vol.16 正式出刊:
https://ysolife.com/yso-mag-vol-16/

你是不是偷了我的音樂? 關於取樣(sampling)(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