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魂鋸1》:2000年後的革命性驚悚, Charlie Clouser 以工業金屬建構的虛無空間

音樂在電影中扮演著重要角色,它使電影栩栩如生;畫面是為了使觀眾思考,而音樂是為了使觀眾確認他們的所想無誤。電影導演與作曲家為每個特定場景選擇完美的音樂,以致於電影配樂是如此微妙,我們有時甚至不會注意到。這次要介紹的《奪魂鋸1》(Saw),被認為是2000年後最具革​​命性的恐怖電影之一。從2004年開始,第一集由溫子仁(James Wan)執導,票房收入超過 1 億美元,而預算僅為 100 萬美元。本片成功重振血腥虐殺片領域,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將其推向大眾市場。

《奪魂鋸1》將1970 年代的剝削電影(Exploitation film)和 1980 年代的恐怖電視片(Video Nasty)風格揉合並帶到千禧年,至今衍生出共9部的系列電影。除了極具震撼力的故事情節與拍攝手法外,其配樂也相當出名。


▲ 你有看過這個木偶嗎?名為比利的木偶是本系列的吉祥物,有時可以看到他騎著三輪車,拼圖殺人狂使用比利的形象與受害者交流,而非本人直接現身,這也是當時的創新手法。(圖片來源:奪魂鋸 Facebook)


▲ 圖片來源:Lions Gate Entertainment。

劇情介紹

故事圍繞著兩名被綁架的男子被困在地下室,並被迫玩由名叫拼圖殺人狂(Jigsaw)的精神病患者設計的生死遊戲。殺手精心策劃死亡,以反映他心中認為受害者犯下的罪行。有別於其它恐怖片,本片以殘忍的血腥遊戲、人性抉擇、兇手扭曲的道德觀為2000年後的恐怖電影樹立了新的形象:被害者往往不是直接被殺手殺死的。


▲ 圖片來源:Famous Monsters Twitter

配樂幕後功臣:Charlie Clouser


▲ 圖片來源:Charlie Clouser by Gage Skidmore (Wikipedia)

本片原聲帶主要由 Charlie Clouser(查理克勞瑟)作曲,耗時六週完成。他是美國著名的作曲家、製作人、混音師與電影配樂大師,1994~2000年間在著名工業金屬樂團 Nine Inch Nails 擔任鍵盤手。同時曾為許多知名樂團混音,包括:White Zombie、Marilyn Manson、Rammstein、Prong、Killing Joke 等。1997年時製作 White Zombie 的《I’m Your Boogie Man》和 Rob Zombie 與 Alice Cooper 的《Hands of Death(Burn Baby Burn)》的編曲混音獲得兩次葛萊美最佳重金屬表演提名。

雖然《奪魂鋸》系列經歷不同導演、編劇,但 Charlie Clouser 的工業音樂一直存在於系列作品,尤其主題曲〈Hello Zepp〉更是工業金屬作為電影配樂的經典範例。最初劇組便想使用工業音樂於電影,於是找上 Charlie Clouser。他認為拼圖殺人狂也算另類的黑暗英雄,其對道德的扭曲解釋給受害者帶來痛苦,但背後同時擁有崇高動機,因此想確保音樂主題具有悲劇性元素。

製作電影配樂時,他習慣從電影的高潮(結尾)開始再做到片頭,並認為這樣更容易讓早期的提示暗示後來的主題,在最後建立更完整的主題性。

延伸閱讀:合成器專書《Patch & Tweak With Moog》解剖電子聲音,Trent Reznor:重點是知識,不是設備!


▲ Charlie Clouser 同時也為知名影集美國恐怖故事混音。圖片來源:Music Tech

《奪魂鋸1》的配樂

〈Hello Zepp〉

〈Hello Zepp〉是全系列作最有名的曲目,在第一部電影中給片尾帶來戲劇性的基調,這首曲子在整個系列作品中被重複使用、命名和混音,用於每集不同的劇情。

作為恐怖影史上的經典,〈Hello Zepp〉以簡短緊湊的弦樂四重奏和簡單的樂句透過 D Dorian 調式營造了一種神秘又駭人的氣氛。大量使用電路擾動(Circuit bending)的樂器如 Alesis HR-16 鼓機等,打造出快速的節奏,聽起來像是電影中的神祕殺人魔正在凝視著你,讓人無法屏息。當拼圖殺人狂約翰說出「遊戲結束」,接著關上門時,這個配樂在接近尾聲時播放,感覺就像燈光突然打開,照映在觀眾的臉上,真相大白。音樂與劇情完美融合,其張力與震撼感鮮少有其他電影能相比。

〈Reverse Beartrap〉

本曲使用於亞曼達掙脫反向型捕獸器的片段,重複的吉他即興演奏、合成器與強烈的鼓機,在在表現出亞曼達面臨死亡困境時的恐懼,驚慌中著思考生路,使觀眾跟著人物一起情緒起伏。音樂與音效高度結合。在彰顯驚悚氛圍的同時,透過視覺與聽覺聯動,加深恐懼意識。

〈Fuck this Shit〉

最好的恐怖音樂會挖掘你大腦中純粹憑本能運作的部分,並且經常依賴作曲家以不同尋常的方式使用熟悉的聲音;這是一種原始的、發自內心的感受,無論是源於焦慮還是激起一個人的原始逃跑或戰鬥反應。 Charlie Clouser 在此將毛骨悚然的聲音與刺耳的打擊樂融合在一起,使不祥的緊張氛圍環繞於電影院中。結合了古典和現代音樂技巧,巧妙地反映新型恐怖片的轉變。

結語

人們普遍認為,若能理解透徹核心原理,對其就有了一定的了解程度。《奪魂鋸》的配樂與音效使用工業音樂、Shock Cut(震驚式剪輯法)、Non-diegetic Sound(非劇情聲音),以及高度超寫實的風格,建立出冷酷的虛無主義世界觀,使觀眾沉浸在其中。與畫面的蒙太奇手法合而為一,Charlie Clouser的配樂專注於激發觀眾的反應,而不是僅僅代表螢幕上人物的動作。

翻轉性的結局與殘忍的遊戲規則建立出的新恐怖世界觀,使本片成為當時革命性的恐怖電影之一。 也影響了電影《恐怖旅舍》(Hostel)、《陌路狂殺》(The Strangers),以及電玩的槍彈辯駁系列(Danganronp)等。

延伸閱讀:Kirk Hammett恐怖電影迷的恐怖電影主題吉他(上)
延伸閱讀:Kirk Hammett恐怖電影迷的恐怖電影主題吉他(下)


▲ 奪魂鋸第一集劇照。2023年奪魂鋸預計推出系列作第10部電影。圖片來源:奪魂鋸 Facebook

撰文:Vanessa Kao

參考資料:Nightmare on Film StreetFangoriaMusicTech噪咖

沒有原創配樂的《大法師》,寂靜打造影史駭人經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