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原創配樂的《大法師》,寂靜打造影史駭人經典

0
5166

恐怖電影中的一項大宗題材是宗教,其中最為出名的莫過於1973年發行的《大法師》(The Exorcist)。恐怖電影一直以來非奧斯卡所青睞的類型,在本片上映之前,恐怖電影通常被認為是廉價、只會嚇人但沒有劇情的電影類型,《大法師》的成功為後世的恐怖電影鋪出了邁向奧斯卡獎的道路。本片是一個劇情令人深思的故事,直面人們的宗教和精神信仰,不僅讓觀眾尖叫,也使觀眾思考,並榮獲當年的奧斯卡最佳音效獎。今天我們就來談談這部經典之作的配樂與聲音特效吧!


▲ 圖片來源:© Warner Bros.。


▲ 影史經典的蜘蛛爬行。

劇情介紹

大法師的劇情相當簡單,一位12歲小女孩被惡魔附身,求醫罔效後,她的母親不顧一切的嘗試拯救愛女,最終決定從宗教管道著手,透過羅馬天主教會請來了兩位神父進行這次的驅魔行動。本片獲十項奧斯卡金像獎提名,獲獎兩項,在當時為票房收入最高的電影之一,全球票房收入超過4.41億美金。


▲ 被美索不達米亞神話裡的惡魔帕祖祖(Pazuzu)附身的小女孩芮根(Regan)。(圖片來源:大法師官方 Facebook。)


▲ 神父卡拉斯與神父梅林。除了芮根之母克莉絲的家庭外,本片也闡述不少神父卡拉斯的個人背景,探討親情與信仰的議題。(圖片來源:大法師官方 Facebook。)

配樂介紹

談及恐怖片,懸疑且壓迫人心的配樂,一直是當今恐怖片烘托氣氛的必備元素。恐怖電影的音樂很少會像傳統電影配樂一樣採用交響樂結構,主要訴求為觀眾創造心理體驗,製造令人不安的聲音,從而導致更高的預期或恐懼,刺激觀眾的生理反應。

但獲得奧斯卡獎的《大法師》,配樂的運用並不多,甚至能說「寂靜」才是主體。導演威廉弗萊德金(William Friedkin)原先請著名作曲家拉羅斯齊弗林(Lalo Schifrin)為電影譜曲。但拉羅斯齊弗林的作品卻因為太恐怖,沒被採用在正片本身,最後劇組改採用非原創的音樂,例如Mike Oldfield《Tubular Bells》等。因此,本片並沒有專屬的作曲家與原創配樂,而是挑選出數個音樂家的作品剪輯而成:包含Anton Webern(安東·魏本)、Krzysztof Penderecki(克里斯多福·潘德列茨基)、George Crumb(喬治·克拉姆)和Hans Werner Henze(漢斯·維爾納·亨策)的作品,四位都是無調性現代樂派(Atonality music )的知名音樂家。這種音樂的不和諧使導演戰略性使用於電影中,以「不尋常」的音調而非「嚇人」的音樂來擾亂觀眾的心理。

延伸閱讀:德國鐵路公司欲以「無調音樂」威嚇遊民,音樂家用無調演奏抗議成功!
延伸閱讀:讓作曲家大放光彩的奧斯卡獎項-最佳原創電影配樂


▲ 當初因為太恐怖而未採用的 Lalo Schifrin 作品。

〈Tubular Bells〉這首曲子來自於前衛搖滾名家 Mike Oldfield 的首張專輯《Tubular Bells》。曲調基調輕柔、舒緩人心,在《大法師》上映前便大受歡迎。本片則是剪輯〈Tubular Bells (Part One)〉前奏,透過與電影情節相配合,這首曲子在電影中給予人們的感受截然不同。

雷根的母親克麗絲於街頭漫步,搭配優美的《Tubular Bells》、飄落的秋葉、萬聖節裝扮的孩童們和隨風飄揚的修女服。如此普通的漫步,在導演、原曲、演員的合作下,片中人物場景的象徵意義與音樂完美契合。主角周圍的生活看似平淡無奇,但其實只是暴風雨前的平靜。

延伸閱讀:滾石雜誌》讀者票選史上10大毛骨悚然歌曲!

〈Polymorphia〉的經典之處在於透過48 位弦樂手 (24 位小提琴手,中提琴、大提琴和低音大提琴手各 8 位 ) 去表現弦樂可發揮的可能性。波蘭作曲家 Krzysztof Penderecki 使用如音堆(Tone Cluster)和音響作曲法(Sound Mass)等技術創造出令人難以忘懷、不和諧的樂曲,告訴觀眾惡魔的存在以及也許一直存在於人們日常生活的可能性,讓人脊背發涼。本曲也被使用於《鬼店》(The Shining)中。

〈Night Of The Electric Insects〉出自 George Crumb 於1970年發行的專輯《黑天使》(Black Angels),整部作品是描述越南戰爭進展的哀歌,分為三大樂章,〈Night Of The Electric Insects〉
出自於第一樂章。這部專輯也強調弦樂器的表現性,透過不尋常的弦樂效果,創造出超現實主義的氛圍。這種類似噪音的存在擾亂了人類對於世界本質的理解,甚至可以將惡魔與這種使人世間失真的噪音畫上等號。整部專輯中有時演奏者需將樂器顛倒過來,搭配玻璃棒、頂針、水晶玻璃杯等物品演奏。

在 George Crumb 的職業生涯中,他以極具想像力的方式探索聲音,以延伸技巧(Extended techniques)突破技術極限而聞名,同時使用非常規記譜方式,為演奏者提供大量詮釋空間,將聽眾帶入傳統樂器以外的世界。

音效特色

在討論《大法師》中對於聲音的運用時,除了如何製作出惡魔講話的聲音、嘔吐聲、360度轉頭等經典動作的聲音效果之外,通常會提及本片如何絕佳地利用「沉默」和「靜止」這二個元素:例如片頭梅林神父在研究帕祖祖偶像時,野狗的咆哮聲,梅林神父盯著帕祖祖的臉,層層疊疊的噪音和狗的打鬥聲使場景相當壓抑,更使觀眾預知到整部電影一刻都不能放鬆。

接著,梅林神父抵達雷根家驅魔的畫面,即本片的劇照,角色於路燈下的剪影、黑夜與微弱燈光的寂靜氛圍,無聲地暗示他即將遭遇的威脅。

延伸閱讀:嗨!【音樂工作者】如果星際大戰沒了聲音:音效設計師Ben Burtt經驗分享


▲ 圖片來源:大法師官方 Facebook

結語

不像後世許多恐怖片頻繁使用突發驚嚇(Jump Scare)作為主要手段,大法師中相對不多,並運用前述的細緻規劃與手法,凸顯出寧靜表面下的駭人真相,充滿許多細節巧思,無怪乎其獲得奧斯卡最佳音效獎。

本片在明年將屆滿50年,沒有原創音樂,但在劇組挑選下的配樂中使用的樂器都相當有趣,無調性樂曲捨棄大小調的概念帶來獨樹一格的氣氛。除此之外,音效的使用時機恰到好處,這不僅僅是一部恐怖片,而是一部描寫人性的故事,宗教信仰與價值觀在人世間的掙扎於電影中展露無遺,特別反映出1970年代美國社會變遷下大眾的心理,除了劇情本身外,透過配樂與音效更加強了主題的弔詭性,在50年後的今天看來仍歷久彌新。

延伸閱讀:嗨!電影配樂導論:配樂置入的方式以及工作流程(上)
延伸閱讀:嗨!電影配樂導論:配樂置入的方式以及工作流程(下)


▲ 圖片來源:大法師官方Facebook

撰文:Vanessa Kao

參考資料:M Plus電影神搜The Conversation加點音樂SlatePBS SoCalRiot FestDangerous Minds雪莉的音樂與生活Tmd film

樂手巢雜誌 Vol.14 翻閱音樂巨星的熾熱人生,5月24日發行:https://ysolife.com/yso-mag-vol-14/

 《月光光心慌慌》:恐怖電影名家 John Carpenter 與無所不在的壓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