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e Impala迷幻搖滾群像:渦旋脫落篇

如果說設計師的任務是引導、收到預期的效應,藝術家對破壞這檔事更感興趣,在平靜的河流擲石,看有形的跳躍,或是在風中伸手,從指縫感受干擾的形狀,享受起點到終點一路上的驚喜無常。

Tame Impala《Currents》專輯藝術即反映這種概念——在前行過程遭遇障礙造成的扭曲,呼應第一首歌〈Let It Happen〉,讓環繞身邊的持續發生吧!

▲澳洲迷幻樂團Tame Impala由Kevin Parker在2007年創立,包辦詞曲創作與錄音後製。團員包括主唱兼吉他手Kevin Parker、吉他手兼合成器Jay Watson、吉他手兼合成器Dominic Simper、貝斯手Cam Avery、鼓手Julien Barbagallo。

2015年Tame Impala發行第三張錄音室專輯《Currents》,包括《Cause I’m a Man》、《Disciples》、《Eventually》三張單曲封面藝術,皆由美國肯塔基州設計師Robert Beatty設計。

Robert Beatty說,自己和Tame Impala常被貼上「迷幻」(psychedelic)標籤,事實上,迷幻這個詞早被濫用了,絕大多數狀態下都不盡然是人們認知的定義。他們都喜歡運用舊時代元素,再做個人化詮釋,不特意採用拼貼或復古手法。

▲Tame Impala 2015年專輯《Currents》封面由設計師Robert Beatty操刀。

Kevin Parker在與設計師Robert Beatty聯絡前,心中已有一把尺,希望表現出「渦旋脫落」(vortex shedding意象,意即當物體穿越液態流或氣流時,破壞原本穩定、平順狀態,留下扭曲、中斷的物質軌跡。Kevin Parker提供蒐集的圖片與幾首粗略的混音,在簡單討論過後放手讓Robert Beatty發揮。

Robert Beatty率先聯想到「奧普藝術」(optical art,簡稱OP Art),常以黑白色彩顯現抽象性,造成閃爍、顫動的動態感,以及膨脹、蜷曲、內縮、隱藏圖像的觀看體驗,是種玩弄視覺幻象的藝術類型。諸如義大利建築師、圖像設計師、藝術家Franco Grignani在70年代早期為企鵝圖書科幻系列設計的封面,與捷克設計師Zdeněk Ziegler設計的電影海報,都善用波紋營造強烈的視覺意象。

▲義大利建築師、圖像設計師、藝術家Franco Grignani為企鵝出版社(Penguin)設計的書封。

▲捷克平面設計師Zdeněk Ziegler設計的海報。

Robert Beatty認為,這種復古的視覺美學符合《Currents》主題,也與Tame Impala的音樂風格一致。他用Adobe Illustrator和Photoshop完成系列作品,在設計過程進行許多實驗,也發生不少錯誤,著重思考運用哪些技巧更能表現出物體穿越過的軌跡。

設計師本身也是音樂人,隸屬音樂團體Three Legged Race,Robert Beatty表示,無論是創作音樂或圖像藝術,即興發揮實驗性都是他的核心理念,起初毫無頭緒,一旦坐定便跟隨直覺前行。

「我不斷嘗試可行與不可行,終極目標是找到看起來或聽起來最棒的『錯誤』。最有趣的一部分是發掘如何達成特定的效果。」

▲Tame Impala 2015年單曲《Eventually》封面。

▲Tame Impala 2015年單曲《Cause I’m a Man》封面。

▲Tame Impala 2015年單曲《Disciples》封面。

Tame Impala是Kevin Parker一手包辦的個人音樂專案,他常自己坐在錄音室內罵髒話,不知如何下手。踏入音樂圈越久,Kevin Parker有新的體悟。

「你看待事物的道德觀會變。一開始抱持非黑即白的絕對二元觀:腳踏實地做音樂的人為真,為大眾做音樂、操縱流行商業銷售的人為假,於是你選邊站。但當你混得越久,往往對期待越高的人失望越深,最後了解根本完全不是那回事。」

現在的Kevin Parker更願意為「大眾」創作音樂。其實何止音樂呢,人情世事,知道得越少,越好?

Tame Impala迷幻搖滾群像:Leif Podhajsky篇

撰文:蔡舒湉

來源:CreatorsRobert BeattygrapheinethreeleggedracePitchfork

SaveSave

SaveSave

SaveSave

Sav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