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俗、抄襲,還是獨角獸夢幻?Taylor Swift《Lover》專輯藝術樹大招風

泰勒絲(Taylor Swift)彷彿是高大閃亮的獨角獸,在創作剪貼她的私密生活,專輯張張叫好叫座。她跟許多才女是 BFF 超級閨蜜,還擁有每個你夢寐以求的男朋友。不過這樣的甜蜜、陽光與積極也吸引許多人虎視眈眈她豐厚的羽翼。在《Reputation/舉世盛名》,流行天后挪用嘻哈味的重拍剽悍使壞,並且以自我揶揄的方式在 MV 回應金卡戴珊的「蛇蠍女」表情符號。兩年後的《Lover/情人》回歸明亮、有趣,還在〈You Need to Calm Down〉MV 與 Katy Perry 上演世紀大和解,專輯藝術則披上粉色的少女濾鏡,手寫字與照片拼貼樸拙得像跟死黨玩交換日記,把商業美術的犀利與精緻全甩出她馬卡龍色的夢幻世界。未料,最近有人跳出控告泰勒絲,指控《Lover》專輯冊的設計風格抄襲她的詩集,並要求超過一百萬美元的賠償金。

於是,泰勒絲的「愛」又變得烏煙瘴氣了。只是另一方那位自認「愛人」者,是否在義無反顧的捍衛之餘亦有其他奮不顧身的算計呢?

 

2019年泰勒絲發行第七張錄音室專輯《Lover》,這是她離開 Big Machine 唱片後的第一張專輯,創作動機來自巡演期間粉絲給予的愛和鼓勵,她將專輯視為一封愛的情書,引導她重新調適心理健康、生活步調和全新的藝術自由。最初她考慮選〈Daylight〉作為主打歌,後來為了避免太傷感,改以更能代表整體主題且更快活明朗的〈Lover〉作為專輯名稱。明亮的音律融合了鄉村、民謠、放克和泡泡糖流行等多元曲風,歌詞則探索愛恨、女權和多元性別平權,情感成熟、自由奔放,共發行〈Me!〉、〈You Need to Calm Down〉、〈Lover〉、〈The Man〉四首單曲,是年度最暢銷的錄音室專輯之一,也在各大音樂獎項表現亮眼,獲得第62屆葛萊美提名最佳流行歌手專輯、年度歌曲,以及〈You Need to Calm Down〉的最佳流行獨奏表演獎。

泰勒絲與哥倫比亞攝影師和拼貼藝術家 Valheria Rocha 共同負責《Lover》的藝術指導,專輯藝術一改《Reputation》時期暗黑、黑白美學,視覺採用明亮柔和的糖果色,呈現少女的盛夏音樂節。封面上,泰勒絲站在五顏六色的粉紅雲彩前,髮梢染上藍寶石色,右眼有閃閃發光的粉紅心形。

▲泰勒絲2019年專輯《Lover》,由泰勒絲與哥倫比亞裔美籍攝影師和拼貼藝術家 Valheria Rocha 共同擔任藝術指導。

Valheria Rocha 在《Lover》的任務包括拍攝和編輯封面藝術,當時她才24歲。四歲時,她從家鄉哥倫比亞移民到美國,Valheria Rocha 說,她看待事物有特別的視角,小時候不只會畫指甲,還喜歡嘗試豹紋、花朵或香蕉等複雜的設計。「我總是透過一層非常閃亮、彩虹色、粉紅和柔和的濾鏡來看待事物,上面有星星、心形和獨角獸。」她喜歡的東西有固定模式,而創作也是,其中保有一致的浪漫主義、積極和光明面,而這種世界觀正好符合泰勒絲想傳遞的概念。

手作/手帳感也是 Valheria Rocha 的特色之一,「我希望它看起來很商業,但也看起來很真實。」她透露自己有囤積狂熱,擁有你能想像得到的任何東西。東西多到放不下時,她會掃瞄一些重複的物件到她的電腦中,再以數位圖片的方式列印出來。有一系列星象的視覺就是這樣被創造出來的,例如處女座以一束光為背景,點綴著星星、被鮮花包圍,以兩隻眼睛為中心。

然而《Lover》青澀手作視覺也招來負面批評,有人說像 Tumblr 上粉絲為偶像特製的美工圖,是專輯藝術流於媚俗(Kitsch)的現象之一。為什麼不委託專業平面設計師製作封面藝術,而是故意採用類粉絲製品呢?原因或許是拉近與大眾的距離,營造一定程度的標誌性和相關性。Valheria Rocha 說過:「看到可以輕鬆製作自己的《Lover》版本,我認為這會讓大家感覺更接近泰勒絲。」

在專輯發行三年之際還殺出另一個程咬金,泰勒絲被 Teresa La Dart 起訴,因為她認為《Lover》豪華版附加的專輯冊藝術風格,與她2010年自費出版的「詩歌、軼事和照片」合集《Lover》過於相似。在8月23日向田納西州聯邦法院提起的訴訟中,Teresa La Dart 聲稱她書中的「一些創意元素」被複製到了泰勒絲的專輯冊中,指控泰勒絲抄襲了她的氛圍和設計,用結合手寫和圖片的方式紀念過去幾年回憶的模式,所條列的證據包括:書名相同、封面使用柔和的粉紅色和藍色、作者的圖像同樣以向下的姿勢拍攝,設計由點綴的照片和文字組成等。

Teresa La Dart 的律師表示,她的委託人強烈認為,在得出結論之前,必需將她全部的作品與泰勒絲的作品進行比較,並補充提訴訟是出自審慎的決定,有考慮到對方是相當難對付的,希望大眾能從她的角度理解問題。

純真的剪貼都是相似的,自我發明的剪貼各有各的造作。

撰文:蔡舒湉 Lala
來源:st8mntNMEbillboardjudycaseyew